可乐小说网 > 仙武神煌 > 455章 联手协定

455章 联手协定


  随着陶俑进入洞穴,中间通过了两个阵法,进入阵法之后,陆小天便感觉到外界连声音都已经被隔绝了。

  洞穴中别有洞天,规模竟然比陆小天想象中的还要大,方圆足有上百丈,中间分成了好几个石室,而里面,豁然便有数十具陶俑,或是手持长戈,或是披甲执持。栩栩如生。

  “这个地方怎么样?”陶俑转过身来道。

  “还不错。”陆小天脸上并没有将心里的惊异表现出来,眼神往四周扫了一圈,陆小天便判定这个洞府绝非最近几年才建成的。恐怕已经有些年月了,这陶俑他上次是在寂星湖中遇到,看其对此处熟悉的程度,岂不是说他早就来过这里?

  陆小天对这陶俑的神秘来历不由更加好奇了几分。

  “你不用猜测我的身份,你也猜不到,你以前所在的地方虽然有数个修仙界,但实际上也只是整个修仙界的一隅之地而已,你现在踏足的地方叫血葫岛,此地有种天然的禁制,想要离开此地,只有两种途径,第一,修为超过金丹期,第二,得到叱血葫。我找你来,也正是因为如此。因为我肉身已毁,实力大打折扣,所以必须借助你的帮助,才能离开这里。”陶俑开门见山地道。

  “这叱血葫是血葫道人的法器,想要打他法器的主意,那不是送死吗?”陆小天等陶俑继续往下说。

  陶俑道,“平时叱血葫自然一直是血葫道人随身携带,不过叱血葫威力虽然不小,不过由于打造的材料过于特殊,再加上炼化人精血太多,最近这几年来每过一段时间,叱血葫内的血煞之力便会暴动一次,连血葫道人都压制不住,只能将叱血葫放在远离自己的地方,否则里面暴动的血煞之力甚至能引动血葫道人体内的法力逆行,轻则重伤,重则走火入魔。这便是你我的机会,当然,就算如此,也必须有人配合,否则无法达到目的。”

  “莫非是偷走那叱血葫不成?那叱血葫既然是血葫道人的法器,自然有感应,只要等那段时间过去,血葫道人足够追上来击杀你我。”陆小天冷然问道。

  “自然不是,只需要从叱血葫中倒出两滴精血便可,只需要一滴,便足够你我打开此地的禁制,离开血葫道人的地盘。到时候大路朝天,各走一边。如何?”

  “想必取那精血之法,还有如何进入血葫道人的禁地,蒙骗过其他人的办法你都已经有了全盘计划了,咱们两该如何分工?”陆小天眯着眼睛问道,事实上已经进了此处,陆小天倒不觉得他还有反悔的余地,一旦他不合作,恐怕为了避免事情泄露,陶俑第一个饶不了他。

  “单独把你放一边,恐怕你也不放心,自然是咱们两个一起行动,你说得不错,那血葫道人对血葫异常重视,就算没有在身边,也是安排了重兵把守,虽然都只是些筑基修士,却也颇为麻烦,尤其是那些血侍,我用傀儡冲杀,自然也能解决,但动静太大,难免会惊动血葫道人。不过你的实力也极为强横,若是咱们两人联手,还是有几分胜算的。”陶俑嘿然一笑。

  “既然如此,那便干吧,不过我现在有伤在身,需要疗养一段不短的时间,才可恢复实力。否则怕是帮不上多大的忙。”陆小天皱眉说道。

  “嗯,从寂星湖出来之后,我都等了几年了,也不在乎再多等一段时间,血葫道人修炼的邪功颇为霸道,现在也确非动手的最佳时期,等那叱血葫的反应变得更大一些,咱们才好进一步动手。你就算是养个几年的伤也不打紧。”陶俑闻言一笑,“此地隐秘,你不妨就在此处养伤如何?”

  “不了,我还是出去吧,在你这里呆得不大习惯。”陆小天摇头拒绝。

  出乎陆小天的意料,原本他以为陶俑会挽留一二,没想到陶俑便直接爽快的答应了。

  “夫星你竟然如此轻易就放这小子走了,也不怕这小子会将计划泄露出去吗?”陆小天离开后不久,一直同中雕塑伫立在一侧,手执长矛的一具陶俑将长矛往旁边的青铜架上一放,背着双手走上前,与之前的陶俑并肩而立道。

  “夫鼎,我看你是经历了血葫的背叛之后,有些草木皆兵了。这小子原本是青宇大陆的修士,想必是误入了之前那传送阵,但那座传送阵只是单向的,并不能传回去,通往青宇大陆的传送阵掌握在我夫氏一族手里,还怕这小子能翻出什么浪来,而且此次取那血葫孽畜的叱血葫,确实需要借助此人之力。若非你我二人实力大降,血葫那孽畜又何来反叛的机会!”叫夫星的陶俑语气笃定地道。

  “青宇大陆的修士?那便更留不得了,等咱们脱困之后先解决了这小子,待回复了实力,再来找血葫那孽畜回来算帐!”提及血葫,夫鼎忍不住的一阵滔天恨意。

  “这银发青年行止十分小心,他不愿意呆在这里也好,免得被他看破你的存在。”夫星摸了摸下巴道。

  “不过一个筑基后期修士,你对他倒是高看得紧。”夫鼎哼了一声。

  “你别小看此人,我与那赵卓丹一场大战,虽然最终击杀了他,但自己也受到重创,还被他摆下的一元重水纪阵困住。花了无数年月,才控制了一元重水幻阵,原本没想着还能有朝一日可以脱困而出。只想利用那阵法多击杀一些赵氏族人。这银发青年可是不仅看破了此阵,最终还机缘巧合下破了此阵,我才因此得以脱困。此人不仅实力在筑基修士中难逢敌手,心思之缜密,也是我生平仅见,便是你我这样的老家伙,稍有不慎,也可能着了此人的道。”夫星谨慎地说道。

  “现在你我都已脱困,虽然不比金丹修士,不过这小子就算再厉害,还能逃出你我的手掌心不成。”夫鼎阴冷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