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仙武神煌 > 460章 阵丹难题

460章 阵丹难题

  半年之后,陆小天的身前出现一团足有在尺许见方的光球,里面赤绿蓝金红五色灵气旋绕运转,虽然被局促在一道极小的空间之内,但彼此却并没有产生冲突。壹看书

  此时这光球里面已经分别由原来的下品灵石换成了中品灵石。这些年不断地推演阵法,他在五行阵法上的造诣自然远非以前可比。一年多前,他在五行阵法的推演上进入到一个瓶颈,来到陶俑这里,侥幸突破了,运气还算不错。如果不是因为修炼这五行阵法造成的灵气波动有些大,遭到那陶俑的阻止,陆小天还想再加几块中品灵石的灵力。

  不过他也知道轻重,而且此时他又碰到了另外两个难题,此时他虽然可以用神识强行将金木水火土五种不同的灵力约束在一个极小的空间内,使其不会出现冲突,但这五股不同属性的灵气却没有丝毫要融合的迹象。

  如果五种灵力不能结合在一起,又如何能在他的丹田之内结成金丹?陆小天有些懊恼,混元功中的阵丹篇可是明确的记载到要将五种灵力融汇惯通,才能完全的结合起来。

  至于另外一个难题,随着加入的灵石越来越多,陆小天感觉自己的神识已经有些不够用了,三道元神,同时控制五道完全不同的灵力,在灵力不强的时候,以他元神的强度,还能勉强为之,但随着灵力越来越强,哪怕是他的三道元神,竟然也有种不够用的感觉。一?看书  

  金木水火土,难道需要对应的五道元神,才能分别控制五股完全不同的灵力?陆小天心中不禁涌出一个这样的念头,同时对于那混元道人心里也多了一丝怨念,这老怪物,既然留下了这阵丹功法,但只是一个大概的方法,却并不具体,中间很多难题都要自己去摸索,试探,而这些试探都是极为凶险,稍有不慎便会万劫不复,那混元道人既然留下这种功法,应该也懂得如何控制五种灵力的融合,若是肯将方法也记载在混元经的功法之内,他岂不是省了很多事。

  前后在这鬼地方呆了半年多,算时间,距离他上次修炼《裂神秘术》也不过才过去了不到九年的时间,也就是说他想要尝试结丹,至少还需要等上个十几年,等第二和第三元神完全稳固之后,再次用分神之法,同时对第二和第三元神进行分裂。才能得到五道元神。至于主元神,陆小天暂时还没有想过要对其进行分裂,若是五道元神一般强大,没有主元神的压制,其他元神可能会自行争夺肉身的主导权,反而会弄巧成拙。

  暂时无法用更多的灵石进行实验,陆小天也不勉强,而且控制的这些灵力暂时也未达到融汇贯通的地步。

  事实上陶俑夫星和夫鼎对于这新来的伙伴也是满肚子的腹诽,看陆小天的样子,以他们的眼力,自然能看出陆小天是在实验某种五行阵法。只是这种烧灵石的方式却让两个老古董也震动不已,以两人的年纪,败家子也见过不少,但还没有见过这么败家的,一个筑基修士而已,竟然这般用烧灵石的方式实验阵法。只是以他们的阅历,竟然也看不出陆小天除了实验阵法之外,有其他的异动,也不知道陆小天所图为何。

  对于陶俑的诧异,陆小天也没办法解释,如果他说要凝结阵丹,只怕别人听了之后,只会以为他疯了。

  对于修炼之人而言,半年的时间很快就已经过去,其间陶俑夫星打断过陆小天的一次修炼,因为血葫道人这家伙竟然亲自搜索全岛。

  陆小天心头一凛,自动将手中的灵力散去,事实上他还可以将多余的灵力吸进结界内,不过眼前的陶俑深不可测,陆小天不会因为眼前的一点利益却暴露结界的所在。

  半年之后,陆小天跟着夫星出了洞穴,脑子里不由冒起一个疑问,此岛既然是血葫道人的地盘,血葫道人应该也是岛上唯一的金丹修士,为何还要煞费苦心的对全岛进行搜索?而且他跟着夫星一路前行,避开了数拨暗哨,一路行了数百里也没有看到海水的迹象,可见这座岛并不小。

  看来这血葫道人必然是在忌惮着什么。莫非与那传送阵有关?血葫道人担心从传送阵那边过来更厉害的修士?想想也觉得正常,毕竟不断地有新人传送到这座岛上,血葫道人不放心也在情理之中,不过陆小天心里也有一丝明悟,这陶俑对血葫道人如此熟悉,血葫道人未必就不知道陶俑,也许对方防备的是陶俑也说不定。

  带着这样的怀疑,陆小天小心地跟在陶俑后面,却不知道在离两人十数里远,还有一只陶俑吊着尾巴一路跟了上来。

  岛上一片喜庆的模样,连那些矿奴也难得的多了些附加的食物,看样子血葫道人确实是在大办喜事,此时岛上已经有不少人在给血葫道人贺寿。陆小天眼神一阵闪动,如果他要离开此地,倒并非一定要通过陶俑的途径,也许通过这些人蒙混走也并非不可能。

  “如果你想通过这些客人混走,未免也太异想天开了,难道你没有注意到,血葫道人请的人里面没有金丹修士吗?”陶俑看到陆小天的表情冷冷一笑。

  “怎么说?”陆小天心头一惊,没想到这陶俑竟然老辣到了这种地步,连这也能猜得到。

  “不止血葫岛,就连这岛附近也十分凶险,血葫道人想要一些人消失,是很容易办得到的,他所修炼的化血邪功,需要大量修士的血液,这些客人能被他看中,大多是一些没有背景的散修,你若是想混进去,保不准被他直接给看中了。”陶俑嘿然一声。

  听得陶俑如此说,陆小天没有尽信,但也暂时打消了刚才的想法,他有自己的眼睛,后面自己会看。如果有机会,他绝对会一个人开溜了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