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仙武神煌 > 462章 血侍,净法禅桑

462章 血侍,净法禅桑


  两人小心的一阵摸索,中间避开了三只血焰双头犬,每一只气息都绝不简单,竟然都达到了假丹境。一看书  ··据陶俑的神念传音,这样的假丹境灵兽一起有五只。只是那叱血葫太过霸道,便是血焰双头犬也不能靠得太近,否则一样会被叱血葫影响到,血焰双头犬虽然靠着叱血葫内凝结而成的血煞丹才能凝结假丹,但叱血葫却能影响到血焰双头犬的神识,使其陷入疯狂的境地,不分敌我,疯狂的杀死身边的一切,甚至连主人都不认。

  而他们真正要面对的却是一组血侍。

  “呆会我负责拿下血侍,给你争取时间,这里的阵法我动了些手脚,就算惊动了血葫孽徒,想要赶过来,也需要花费一点时间,只要你能用玉蟾将叱血葫中的精血吸出,解除叱血葫对我的压制,血葫孽徒没有了最强的手段,以后我回来收拾他也容易得很。”避开血焰双头犬之后,陶俑的脚步加快了不少。

  山体内的空间颇大,隐隐像一个地下城堡,一人一俑,一前一后,先后转过数道弯,足有十数里,才进入到第三层阵法之内。

  只是走到后面,竟然已经是光华的山体,除了一洼清流的水潭,里面空无一物。陆小天面色平静,看着陶俑跳入水坛中,搬开里面不规则的几块石头,移动了石头的位置,重新摆放,并未露出任何机关,不过那山体却是轰然洞开,一股让人闻之欲呕的血腥气息扑面而来。要看书·1书kanshu·

  “退!”陶俑低叱了一声,飞身而起,陆小天不假思索的跟着陶俑飞回。

  只见那敞开的山体中涌出大量鲜红的血浆,里面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掀风作浪一般,翻滚不已,不时炸开大量的血泡。

  一只足有一人高大的暗红色葫芦飘浮在上面。而随之飘来的,还有十个面色木纳,浑身上下不着片缕的**血侍,男女各半。这些人身上的气息竟然不比外面的血焰三头犬差多少。

  陆小天暗自有些惊骇,这血葫道人究竟有何本事,竟然能培养出如此多的假丹境高手出来。

  “这便是血侍,我来对付,呆会你看准时机,将玉蟾投入葫口之中,那玉蟾自会吸食里面的精血!切记,速度一定要快,我那孽徒手段也不简单,恐怕用不了多久便会发现此处异常。”

  陶俑低喝一声,此时也不再用神识传音,毕竟已经惊动了血侍,传不传音也无所谓了。

  陶俑飘身而退的同时,一拍腰间的黑袋,里面大量的陶俑傀儡杀奔出来。

  希律律……

  那陶俑战马后面拉着一辆看青铜战车,战车上面站着常人大小的陶俑傀儡,手执长戈。数辆战车一排,转眼之间,便出现了陶俑形成的骑兵方阵,虽然看上去数量仍然不多,但却让人有一种金戈铁马的气势。

  骑兵方阵向十个血侍呼啸而去,踏在那翻滚的血浆之上,似乎也并不能给这些战马带来多大影响。

  哗地一声,十个血侍从血浆中飞出,面色呆滞,但活动却异常灵活,手里并没有兵器,而是徒手向这些陶俑骑兵群奔杀过来。

  锵锵…

  陶俑骑兵的长戈那在那血侍看上去平平无奇的身上,竟然发出一种金铁交击的声音。

  陆小天暗自一惊,这些血侍分明跟人形兵器差不多,那陶俑骑兵的长戈的攻击力他可是见过,比之普通的法器丝毫不差,击打在这些血侍身上竟然没有丝毫作用。

  卡卡卡…

  十个血侍迅速杀奔过来,手足舞动得如同幻影一般,被其击中的陶俑傀儡如同脆弱的瓷器一般被击碎。

  而与陆小天并肩而立的陶俑却是丝毫不慌,腰间的储物袋间再次出现上百具陶俑傀儡。其中五十具是刀盾傀儡,五十具是射手傀儡。每五具傀儡中,都有一具傀儡异常高大,看上去是在小队长级别。

  这些陶俑傀儡身披陶制重甲,行动之间,如同世俗间的重步兵一般,共同进退。

  那十个血侍嘴里发出不似人声的尖叫,**的身体在原地拖过一道道影子,身体疾速冲来。

  不过陶俑夫星此时却不慌不忙,再次取出一只黑色看上去没有什么异常之处的黑石,那黑石里飘过一道道灰色的雾气,逸散到那些被血侍击碎的傀儡骑兵上,那些支离破碎的陶俑骑兵,此时地面的碎片一阵哗哗移动,竟然又重新重组起来。

  “这种傀儡之术简直闻所未闻,若是能无限复活,除非能一举将身侧控制局势的陶俑一举击杀,或者压下那只离奇的黑石,否则只有被累死的下场。”陆小天对身旁老谋深算的陶俑,心里的忌惮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重新复活的骑兵傀儡再次恢复战力,从后面冲向十只血侍。

  血侍迅猛的前冲,骤然遭到来自后面的骑兵冲击,再加上前面的刀盾重步兵阻拦,一时间速度竟然也慢了下来。

  不过十个血侍都是假丹境的高手,这些陶俑傀儡虽然数量占据绝对优势,但也就相当于普通筑基后期修士的水准。防御力甚至还差一些,十个血侍不仅攻击强大,而且防御也是极强,陶俑傀儡仍然不足以阻止十个血侍。

  卡卡卡,不断地有陶俑被击碎,但又不断地重组起来。

  不过血侍仍然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推近。虽然被陶俑击中无数次,但看上去仍然跟没事一般。

  陶俑夫星再次取出一枝似金非金,似木非木的树枝,金银相间,上面有的树叶如同又叶一般。

  “净法禅桑!”陆小天眼睛一眯,这陶的准备还真是充分,竟然准备了这种专门克制血煞之物的灵物,只是这净法禅桑看上去年份却并不算高。

  陶俑手中的净法禅桑微微一转,旋转着飞至那那十个血侍的头顶上,化作一阵金银色的佛光,照耀在这些血侍的身上。

  十个血侍齐齐惨叫一声,原本连法器都无法击破其防御的血侍,那光滑的体表竟然开始出现小块的溃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