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仙武神煌 > 463章 乾天鱼目

463章 乾天鱼目


  ♂

  终究不是自己修炼所得,利用血罡煞形成的防御力,一旦碰到克制的灵物,那看似厉害的血侍此时却已经实力大降。喜欢就上

  陆小天看得微微摇头,原本他看到这些厉害的血侍,还以为要大战一场,这些血侍近战极为可怕,如果他没有修炼那无名功法,单对单估计还可以勉强靠着爆发力暂时压制,强行将其击杀,但一对二却力有未逮。毕竟是相当于假丹境的高手,本身实力跟他比起来,相差也并不多。

  不过现在不用出手,就已经解决了眼前的大麻烦,也算是不错。陆小天陡然发现那血池中咕咚一声,冒出一只足有人头颅大小的眼球,看上去像是一只鱼目,只是透过那鱼目,陆小天分明看到一个肥胖,体形也像只大葫芦的道人,正是之前他碰到的那个金丹修士。那道人一双冰冷的眼睛正透过这只巨大的鱼目看到了他们,那道人满眼愤怒与疯狂的杀意。

  “乾天鱼目!”

  陆小天一颗心顿时急剧地蹦了几下,被发现了,乾天妖鱼是深海妖兽,平时素来不会浮出水面。陆小天也只是从传闻中听说过,没想到今天亲眼所见。炼化了乾天鱼目之后,将鱼目放置在一个位置,而炼化之人,哪怕身处百里之外,也可以通过这鱼目目睹乾天鱼目周围发生的一切。

  不说怀疑,血葫道人已经发现了他们,金丹修士的手段,果然不简单。

  虽然之前有了一定的心里准备,不过真到此时被血葫道人发现,陆小天心里仍然不免有些打鼓。

  “被发现了,快,按计划行动。”陶俑催促着陆小天。

  陆小天闻言,身体一飘,便到了那血葫附近,一股凶煞之极的气息从那血葫上冒起,向陆小天袭卷而来,这血腥凶煞的气息对于神识的作用影响尤为严重,陆小天骇了一跳,连忙收摄神识,不敢有丝毫的外探。不过仍然感觉这凶煞的气息有如实质一般,无孔不入的朝他的身上漫延过来,似乎想要钻进他的身体,连火蛟鳞甲都挡不住。哪怕是他以六阶巅峰的体修,也感觉那体表如同针扎一般。

  “快,抓紧时间,否则哪怕你是个极为厉害的体修,也坚持不住多久。血葫道人也快赶来了。”陶俑夫星连忙大喊道。

  怪不这石俑想要借助他,毕竟六阶的体修不是想找就能找得到的,连火蛟鳞甲都没有丝毫抵挡的作用,只怕那陶俑的陶制身体同样会被这股凶煞气息所影响。

  陆小天吸了口气,正如那陶俑所说的那般,便是他这个六阶体修,也无法久持。

  陆小天连忙将这玉蟾丢入叱血葫中。

  说来也奇怪,自从这玉蟾丢进去后,那股凶煞之极的气息便越发消散。

  而此时,被破了防御的十个血侍也在陶俑傀儡的攻击下各自受了轻重不一的伤势。

  此时叱血葫的体形也开始急剧变小。只有尺许来长。

  “哈哈哈,总算是成了。”陶俑的破嗓子发出一阵大笑声,竟然没有因为血葫道人发现有体慌张之处,伸手朝叱血葫抓扯过来,竟然丝毫没有提及之前的事。

  不过有一只手却抢在陶俑之前,将叱血葫抓在了手里,陆小天似笑非笑地转身看着陶俑,“你不先说说看眼下的情形该如何脱险吗?”

  “你先将叱血葫给我,我自有办法脱身,这脱身之法与叱血葫息息相关。没有叱血葫,我可无法破除此岛的禁制。”陶俑干笑了一声,看着陆小天的眼神有些阴晴不定,刚才陆小天出手之快,甚至从他手上将东西截下来,可不像之前表现出来的实力。

  “既然如此,你先带我到岛边,到时候破除了禁制,我自然将叱血葫还给你。”陆小天语气平静地道。

  “找死,你以为我真地奈何不了你吗?”陶俑腾身而起,一爪凌空向陆小天抓来。

  “你可以试试!”陆小天冷哼一声,直接吸入一只黑渊象的元神精魄。

  黑渊象那恐怖的力道立即在体力炸开,身上的衣襟无风自动,黑渊象的元神并不算有多强大,但肉身力量着实可怕,当初他不仅是六阶体修,还是筑基巅峰修士,也只能远距离与黑渊象斗法,虽然给对方带去一些伤势,但也并未伤及根本。以他的实力,且不敢近身过去。哪怕他已经突破到了筑基十层,修为前所未有的增长,如果不是冰魄玄音刚好能克制黑渊象,想要击杀黑渊象也不是一般的困难。

  而用吞魂**炼制出来的兽魂战珠,刚好增加的是肉身力量。

  陶俑一爪朝陆小天抓来,陆小天也毫不客户的一拳回了过去。黑渊象让他大增的实力,使得陆小天也增添了几分信心。

  砰!

  陶俑自然不可能有什么表情,不过眼神却是难以掩饰的惊异神色。

  陆小天身体也是微微一颤,落在那血池中倒退了几步,虽然因为黑渊象元神精魄强横的力量,使得他刚才这一拳之力暴增数倍,加上他原本就已经是六阶体修,筑基十一层的实力。陶俑这一击竟然也将他击退了数步。

  “好小子,没想到你竟然还有这一手。”陶俑夫星颇为震动,“既然你有值得尊重的实力,那便依你所说,随我一起走,我先将你送出去,你再将叱血葫给我如何?”

  “你的话还值得信吗?”陆小天不理对方说什么,直接跳上血池便往外冲。往外的同时,陆小天顺手将那只稀有无比的乾天鱼目收进了储物袋。

  “没有我,你能走出这些阵法?能摆脱血葫道人的追杀?”陶俑没想到陆小天竟然不肯合作,心里顿时大怒。他倒是有心在离开的时候通知夫鼎,两人联手剿杀了陆小天,夫鼎是他安排在外面的暗手,用来应对突发状况,哪里知道陆小天根本不按常理出牌。

  恼羞成怒的陶俑急忙调动傀儡来阻挡,对于刚才陆小天出手时的那股狂猛的力道,陶俑也有些惊疑不定。

  “想要叱血葫,就跟着来吧。”陆小天倒是并非想抢占这叱血葫,事实上这东西对他也没有任何用处,只是他有个感觉,血葫道人与陶俑所在乎的这只叱血葫是双方争夺的交点,也是他握在手上最为重要的筹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