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仙武神煌 > 464章 血葫道人现

464章 血葫道人现

  ♂

  </strong>此时血葫道人已经发现了他们,一旦碰到肯定会直接对他动手,而那神秘无比的陶俑,一旦得到叱血葫,自己也便失去了最后的利用价值。%而叱血葫对陶俑却是重要无比,既然如此,这叱血葫自然只有握在自己手里才最为妥当。至于陶俑的恼羞成怒,那也不关他的事。

  而且这陶俑对此地太过熟悉,如果按他按排的线路走,恐怕很容易便将他引入某个危机密布之地,遭其暗算,既然如此,陆小天决定赌一赌自己的运气。

  砰砰....陆小天直接一拳便击碎了数具陶俑傀儡,对于只要不是击中要害的长戈根本不避不让。一路蛮横的从陶俑傀儡中冲杀而出。

  至于那三层阵法,他费些手脚可以自己破去,另外他有元龟甲,仅管阵法内的环境在随时变幻,但他可以轻易通过元龟甲这件利器,找到刚才通过的通道。

  至于血焰双头犬,暂时就顾不了那么多了。走在前面,两只血焰双头犬看到不避不让的陆小天,怒吼着扑了过来,陆小天身体一扭,腿如同蛇尾般甩出,在空中扭过一个诡异的弧度,连踢两次,速度快得不可思议。此时黑渊象的元神精魄还能维持一段时间,暂时并不需要太担心。本身他自己的修为加上体修的实力就已经超过了一个假丹修士,此时再加上吞魂**的加成,血焰双头犬自然不是他的对手。

  被踢中的血焰双头犬哀嚎一声,倒飞而回。

  好霸道的力量,好快的速度。陶俑挥手收起傀儡,紧跟着陆小天追了出去,阵法中的环境比起之前已经发生了改变,寻常的修士根本难以找到之前的出口,不过让陶俑惊异无比的是陆小天几个兔起鹘落,不仅迅速击退了两只血焰双头犬,而且竟然没有丝毫阻碍的向之前进来的方向直奔过去。

  此子不仅法体双修,而且在阵法上的造诣竟然也如此之高。陶俑心惊不已,只当是陆小天一眼便能看出这阵法的破绽,实际上不知道陆小天有元龟甲,却是有些高看了陆小天。不过此时的陶俑也是颇为懊恼,千算万算,没有算到陆小天虽然只是筑基修士,但实力已经远远超出了筑基修士的范筹。比起几前年在寂星湖底见到的那次还要可怕得多。

  “以血葫孽徒的实力,很快就能赶来,如果你不将叱血葫交给我,一旦与其碰上,咱们两个都是死路一条!”陶俑紧追着陆小天上来。

  陆小天懒得回复陶俑,直接从之前的通道跑了出来。只是他刚从通道出来,没跑多远,一道可怕的气息扑天盖地而来。

  只见之前在乾天鱼目中见到的那个血葫道人此时已经破空而来。

  “能不动声色便潜入我的秘室,只有我那老不死的师傅,不过凭他还无法轻易取出叱血葫,我倒是找了什么帮手,原来是找了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子。只是你们今天都得死。”血葫道人怪笑一声,二话不说,大袖一挥,一只暗红色的飞矛朝陆小天激射而来。

  那暗红色飞矛来得极快,陆小天有种头皮发麻避无可避的感觉,不过此时不是畏惧的时候,他手腕一翻,裂地刀凭空而现,抬手一刀,便将那飞矛劈退,不过上面可怕的力道却也将他震得连退数步。

  血葫道人咦了一声,没想到眼前不过一个筑基修士竟然能正面挡住他的攻击,虽然吃力了一点,但终归还是挡住了。不过很快血葫道人又冷笑一声,左手屈指连弹,那飞矛在空中一颤,一只只血色的飞鸦茅中飞出。

  那血鸦接连朝陆小天飞来,成群结队。

  陆小天心头一凛,手中裂地刀翻飞不已,接连劈掉数只,只是每次劈在上面,那血鸦都轰然炸开。巨大的冲击力,还有里面一股血腥气息让陆小天都有种头晕目眩的感觉。再看裂地刀,上面竟然开始爬上一些锈迹,陆小天心头大痛,裂地刀跟了他不短的时间,除了火蛟弓箭之外,便是他手里最为犀利的一件武器,此时竟然受到了侵蚀。

  金丹修士的厉害,果然非同一般,哪怕他此时实力暴增,仍然在一交手就全面落入下风。

  陆小天心里闪过一丝焦虑,眼前这血葫道人的厉害超出他的想象,比起周通的手段还要高明一截。

  不过他也并非毫无倚仗,除了他自身的实力之外,还有那陶俑,既然这陶俑如此处心积虑的想要得到叱血葫,绝不会轻易让血葫道人抢回去。虽然两人刚才闹了一点不愉快。不过面对血葫道人,两人仍然是拴在一条绳上的蚂蚱。

  果然,就在在陆小天有些难以抵挡之迹,那陶俑见形势危急身形一闪,祭出一只陶制的飞鹏,一把抓住陆小天,躲过了剩下的血鸦攻击。

  “快,把叱血葫给我,否则咱们两个都是死路一条。”陶俑又气又急,见识了陆小天的战力之后,他也知道不是跟陆小天动强的时间,毕竟要解决陆小天,不是三两下能办得到的,而且此时还有血葫道人这个巨大的威胁在。两人联手也未必是在血葫道人的对手,若是此时跟陆小天闹翻,除非他们两个都不想活了。

  “把我送离这里,叱血葫立即给你,否则大不了一拍两散。”陆小天哪里肯将最后的依仗轻易交出去。以这陶俑的心机沉俯,一旦得到叱血葫,恐怕立马会丢下他,把他当成弃子。

  “你!”陶俑一时气结,但也拿陆小天束手无策。

  “年轻人,咱们做个交易如何,既然你是局外之人,就不必搅和进来趟这趟浑水了。把叱血葫还给我,我放你出去,如何?”血葫道人看到陶俑祭出的傀儡大雕,顿时面色一沉,大声喝道。

  “别听他的,把叱血葫交出去了,咱们才是真正的死无葬身之地。”陶俑说道。

  “把我送出去,你们师徒之间的恩怨,我不想掺和。”陆小天冷淡地说了一句,他自然不会真傻到将叱血葫交给血葫道人,眼下他跟陶俑联手才能勉强达到势力的微妙平衡,一旦这个平衡被打破,恐怕遭殃的还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