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仙武神煌 > 467章 富东明

467章 富东明

  ♂

  绿魁岛占地并不小,方圆数百里,灵气比起望月修仙界的大多数地方比也相差不大,没想到这里竟然只有一些炼气修士,看来这蓝魔海域的修炼环境比起望月修仙界要好上不少。

  至少陆小天从海上一路过来,所经历的地方除了那血葫道人的岛屿之上外,其他地方的灵气都是比较浓郁的。

  陆小天很自然的住进了桂荣的祖宅,座落在一片靠海边的山脚下,数十太高的山将海风挡了大半,四周绿树成荫,倒是个不错的住处,只是听桂荣说这里经常会有妖兽出没,所以住的人相对少一些,不过以陆小天的实力,一般的妖兽他也应付得来,对于这样的住处,陆小天很是满意,当即决定住下来,并且交待了桂荣一些事情。

  包括打探情报,还有通过天海阁采买一些炼制阵法的灵物。

  听到陆小天交待的差事,桂荣一副愿效犬马之劳的样子,同时内心大喜,他做这么多,还不就是想在陆小天手下效命?能为一个筑基修士鞍前马后,可是绿槐岛上千修士都没有的荣耀,就凭这一点,以后估计他在绿槐岛上面横着走都没有问题了。

  “老老实实办事,别整些没用的,我不喜欢麻烦。”陆小天扫了一眼桂荣道。

  “是,谨遵前辈令谕,晚辈没事一定尽量少打扰到前辈。”桂荣听得心头一凛,连忙点头道,不过桂荣心里也开了点窍,按眼前这筑基前辈的话,这位前辈喜静,他在外面只要不招惹出太大的麻烦上门即可。

  没有多久,绿槐岛上来了一个筑基修士的消息不胫而走,对此陆小天也并不觉得意外,毕竟桂荣的修为在绿槐岛并不算高,想要在岛上给他办事顺利一些,必须要借助筑基修士的名头。其他势力才会卖面子,打听消息也会容易许多。

  超初也有金鲨帮,乱星帮,还有天海阁的人前来拜访,无一例外都吃了闭门羹。后来乱星帮有几个狂徒,因为喝醉了酒,不信这座不起眼的院子里真的有筑基修士,还把桂荣捆住抓到了院子前一阵叫嚣,惹得不少人前来看热闹,也有一些修士想借机看看是否真的有筑基修士这回事,毕竟对于筑基修士,一连数月他们都是只听到传闻,并未见到有真人的存在。

  甚至连桂荣也被抓了,还被打得鼻青脸肿。这几个喝醉了酒的狂徒都是炼气后期,还有大圆满的修士。狂妄得很。只是没叫嚣几句,那看似不起眼的院子里便凭空出现一只丈许见方的大手,直接朝几人抓来。

  这几个狂徒看那骇人的大手时,这才亡魂皆冒,骇得身上的一点酒意全都醒了,体如筛粮的浑身颤抖,跪下来便求饶命。只是那凌空抓来的大手毫不停歇,直接将几人拍在地上变成一瘫肉泥。那小院中爆发的可怕气息,甚至让更远一些修为低下的人直接双腿一软,跪趴在地。

  自此再没有人怀疑过这座小院中有筑基修士的存在,不止有,而且手段之厉害,在筑基修士中也甚是少见,虽然素来不出门,但出手凌厉,敢于冒犯的人甚至连求饶的机会都不多便直接被当场击杀了。

  不过那大手击杀了乱星帮的几个狂徒之后,抓断了桂荣身上的绳子便消失不见,并未见有更多的动作。只不过经此一事,所有人都知道了这个筑基修士的存在。而桂荣虽然挨了顿打,但背后有筑基修士的事却已经再明显不过。

  发生了这件事情之后,整个绿槐岛没有人再敢找桂荣的麻烦不说,乱星帮的几个高层连夜乘舟颤颤惊惊离开了绿槐岛,其他的帮众一轰而散,大部分重新加入了金鲨帮,也有一部分沦为普通的散修。昔日绿槐岛上的两个帮派一夕之间变成了一个。而金鲨帮更是严令所有帮众禁止出现在陆小天所住的小院方圆数里之内,违者直接按帮规处置。而桂荣也成为了金鲨帮的贵宾。

  对于这种现象,陆小天倒是乐意得很。桂荣每过一段时间都会将收集到的情报送来一份给陆小天,偶尔也会送来一些通过海天阁购买到的阵法炼制材料。

  绝大多数时间,陆小天所在的这座小院数里内,除了桂荣之外,其他人都会刻意的回避。

  只是十数年后的某个晴日,碧空万里,桂荣面色却有些发苦,身后多了一个面色详和略微矮胖的富态中年,和一个面貌娇美的妙龄少女。

  “这位道友,在下天海阁驻东鲟岛执事富东明,听闻道友在此驻留,特地前来拜会。”富东明对着小院一拱手扬声道。

  只是富东明一连叫唤了数声,小院内也没有丝毫回应,富东明不由面色一沉,他好歹也算是一个筑基九层修士,东鲟岛更是方圆千里内少有的大岛,就是寻常的筑基后期修士见到他也得客客气气的,若不是因为十数年来,这绿槐岛购买的阵法材料越来越高级,甚至已经达到四阶上乘阵法的水准,眼前这个小院内的修士极有可能是个非常高明的阵法师,他又岂会屈尊降贵到这偏僻的小岛来。

  可眼前这修士未免也有些太过托大了吧,富东明心里有些不舒服,不过旁边的少女富姣姣却是很愤懑地开口了,“爹,这无名修士好生托大,爹爹在东鲟岛上都是赫赫有名的人物,前来求见,此人竟然连吭都不吭一声,瞧我砸烂他的破门,将此人逼出来问问是何道理,竟然这般不知礼数。”

  “不可,此人在阵法上的造诣非同小可,不能轻易得罪。”富东明连忙制止住女儿的举动,一双眼睛却是扫向旁边的桂荣。

  “富前辈,这里面的前辈神秘得很,这十数年来,每次晚辈也只是将对方要求的东西交到指定的位置,也未曾踏入过小院一步,更未曾见过此人出来,以前交付东西的时候都很快有回应,前些日自从这位前辈吩咐过之后,我再来便一直没有了回应。这位前辈神秘莫测,晚辈也不知道去了哪里啊,更不知道里面是否有人。”桂荣苦着脸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