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仙武神煌 > 469章 五行鹤击阵

469章 五行鹤击阵

  桂荣一脸可惜的神色,陆小天离开这里,跟眼前海天阁来的筑基修士走到一起,以后自然就不再需要他了。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桂荣知道像陆小天这样的筑基修士不可能一辈子呆在绿槐岛,呆了十多年,已经给他提供了天大的便利了。这十多年,他从一个平平无奇的炼气修士积累了以前想都不敢想的巨额财富。

  “陆道友,能请到你这样的贵客,真是让这里蓬壁生辉啊。”将陆小天带到一艘富丽堂皇的楼船之上,富东明一脸喜意地道,他结识的人不在少数,不过眼前的陆小天绝对是一个异类。

  “富道友,明人不说暗话,说吧,找我有什么事?”陆小天单刀直入地道。

  “陆道友快人快语,富某也就不藏着揶着了。实不相瞒,小女富姣姣,是天心阁的弟子,再过两年就要出远门,参加门派试炼,由于小女实力还有所欠缺,而天心阁内,又有富某的仇家恐怕欲暗中加害。虽然富某给小女置办了几件不错的法器,但还不足以自保,一次偶然的机会得知绿槐岛上有一个极为了得的阵法师,所以想要向陆道友求一套阵法,至于价钱方面,陆道友尽管开口。终归不会让陆道友吃亏了便是。”富东明一脸期盼地看着陆小天道。阵法师极为难得,尤其是能炼制四阶阵法的人,便是四阶阵法也有强有弱,悬殊极大,实际上富东明并未说实话,此时他已经收集到了两套四阶阵法,只威力都不够强,富东明也不是很满意。再加上天心阁这几年在天心岛大兴土木,方圆数万里内出名一些的阵法师大多都被请了过去,他这两年都没能碰到一个足够厉害的阵法师。

  “四阶阵法我手上倒是有一套,对付一般的筑基后期修士也差不多了,只不过我只能用来交换炼制阵法的材料,灵石我暂时还不缺。”

  陆小天想了一下道,五行鹤击阵他炼制的时候耗费了不少心力,不过作为一套攻守兼备的阵法,对于大多数阵法师而言已经算是一套不错的阵法,只是这套阵法的威力对于他却是没有用处。

  “什么,能对付筑基后期修士的四阶阵法?”富东明顿时兴奋得直接从凳子上站起来,原本他想着哪怕是能达到跟富姣姣一般的实力,也还过得去了,没想到竟然远超他的想象,便是他得到这样的阵法,助益也是不小。

  “五行鹤击阵。我听说附近的海域近些年有出没过宝荫邑龟,还有人击杀过,我需要此龟的龟甲,年份至少要四百年以上的,想必以你们天海阁的路子,应该能弄到手。”陆小天手指轻叩着桌面道。

  “宝荫邑龟甲!还要四百年份以上的,着实并不多见,我倒是知道有个人手上有,不过想要从此人手上把龟甲弄过来难度不小,需要些时间,如果陆道友不急,不妨留在我天海阁做客如何?”富东明想了一下说道。

  “一个月后,我会再来,希望到时候听到富道友的好消息。”陆小天摇头,飞天银尸帝坤渡劫在即,他需要寻找一处渡劫之地,最好是荒芜人烟,不受外物所扰的小岛,至于身上这点伤势影响并不大,一边寻找渡劫之地,一边养伤便是。

  “这,好吧,陆道友虽然实力惊人,不过最近出现了几种实力颇为强横的妖兽,甚至传闻有金丹修士来此寻宝,陆道友可要提防一二。”富东明知道留不住陆小天,出声提醒道。

  “金丹修士?”陆小天略一皱眉,如果是金丹修士,确实是大麻烦。只是帝坤渡劫的事已经刻不容缓,不能因为可能出现的金丹修士停下来,而委身附近一个门派,或者一大势力之举,又非他所愿,毕竟他一个外人,别人到时候会不会窥视他身上的东西谁都说不准,反而不如他一个人在外面安全,至少变数没有这么多。

  “这是我天海阁的贵宾腰牌,万一陆道友碰到不怀好意的修士,可以拿出些腰牌,对方只要不是穷凶恶极之辈,应该不会与陆道友为难。”富东明不放心,又递给陆小天一个玉质腰牌。

  “也好,那便谢过了。”陆小天点头,虽然富东明是对他有所图,不过这个情他却是记下了,“后面我也不会离开得太远,尽量帮我收集宝荫邑龟甲便是,越快越好,只要龟甲到手,我那套五行鹤击阵随时给你们。”

  “能否现在见识一下道友的五行鹤击阵?”富东明试探着问道,“当然,启动阵法所需要的灵石等一应物什,至有富某承担。”

  “自然可以。”陆小天闻言一笑,身体一闪,便已经从楼船的窗户处弹射而出。

  富东明与富姣姣两人落后一步,也相继来到楼船之外。而此时,又有一个筑基后期修士,与富东明看上去颇有几分想你,年纪要大一些,应该是其兄长。

  陆小天心里一笑,看来这富东明是担心万一他趁着启动阵法时起什么坏心思,将他诛杀于阵内,所以特意请来自家兄弟旁观,这富东明能做到天海阁一个大岛的执事也不简单,心思缜密无比。不过他要是真起什么坏心思,像富东明这样的后期修士,来得再多,用处却也不大。

  陆小天抛出五块阵盘,分镇五方,随着阵法启动,一阵鹤唳之声不绝于耳。

  “停!陆道友,快快罢手!”一柱香的时间后,阵法内的富东明满头大汉,原本听陆小天说可以应付一般的筑基后期修士,他还有几分自负,毕竟他是筑基九层,手上几件顶阶法器也不一般,斗法在众多筑基后期修士中应该是中等偏上一些。应该能应付这阵法。不过才呆了这么久,但这套五行鹤击阵也着实不简单,哪怕是他,也时间再长,恐怕也迟早会被耗死在这阵法之中。

  陆小天依言停止了阵法的运转。

  “陆道友可真是自谦了,如此厉害的四阶阵法,当真少见。”富东明松了口气,抹着额头上的汗,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道。便是那新来的后期修士,也是一脸凝重的神色。

  “不同的阵法,在不同的人手里,施展出来的威力都不一样,倒也并非一成不变,富道友的实力算是上乘了,如果换成令千金,恐怕还对付不了你,能自保就不错了。”陆小天如实地道。

  “便是这般也非同寻常了,陆道友放心,富某一定竭尽所能,将那几块龟甲弄过来。”满头大汗的同时,富东明喜形于色地道。

  “那便这么说定了,后会有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