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仙武神煌 > 482章 惊人消息

482章 惊人消息


  “嗨,也不是什么秘密,我们也是登岛之后才知道的事,听说坠魔谷的赤霄老祖的嫡孙赤景柏魂灯灭了,就是从紫桐宗出去之后殒落的,这赤景柏又是紫桐宗的大长老的外孙,两大势力自然同气连枝,元婴大修震动,不止珞河岛,就连方圆数千里的所有岛屿,经过的修士,都要经过严格的盘查。一看书  www·1ka要n书shu·妄图抵抗,只是自取其辱。也不知道是哪路人击杀了赤景柏,我们算是被殃及池鱼了。真他娘的倒了大霉。”

  “什么?整个蓝魔海域的天才筑基修士,号称金丹以下第一人的赤景柏竟然死了?难道下手的人是金丹修士不成?”青灯寺与一起登岛的修士纷纷面色惊骇地道。

  “应该是金丹修士吧,否则谁有那本事杀了赤景柏,等闲数十个筑基好手也奈何不得赤景柏,就凭他那一身防御法器,伤他都难,更何况是打得此人神形俱灭。”说话的中年修士嗟然长叹道,“这一个人的命运还真是说不清楚,赤景柏才不过四十岁,就已经达到了筑基修士的巅峰,常人难以望其项背,以其资质,还有家势,这两年踏入金丹大道是板上钉钉的事,没想到竟然殒落,真是可惜。”

  众人闻言也无不摇头叹息,大多是同样的话,感叹赤景柏身世好,天资又好,是未来蓝魔海域中最有希望晋阶金丹的筑基修士。  要看书  ··以其家族的资源,还有其自身的修炼天赋,完全可以在两百年之内便可以冲击元婴,甚至还不需要这么久,有可能是未来蓝魔海域中有史以来最为年轻的一个元婴修士,这种人竟然中道夭折。再联想到自己,大多数人都还在为一颗凝金丹而伤透脑筋,真是人比人气死人。

  “唉,谁说不是。”众人一阵摇头叹气。

  陆小天混迹在人群中,听得人群里面的你一言,我一语,算是将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弄得差不多了,此时他心里也一阵默然,没想到跟他打得难解难分,最后动用帝坤才能将此人击杀。

  只是此时回想起来也有些后怕,这个赤景柏背景竟然如此可怕,他的爷爷赤霄是坠魔谷的元婴后期大修。其外公也是元婴中期的绝顶强者,虽然父亲早年历险而亡,但母亲也是元婴中期。一门三元婴,还有一个元婴后期的绝顶强者,跺跺脚都能使蓝魔海域震一震的人物。

  相比之下,他这个不过有只七阶战宠的修士跟对方后面的势力比起来,对方拔根腿毛都比他粗。幸好没给对方查出他身上有帝坤,否则刚好从那片海域过来,必然洗不掉身上的嫌疑。以元婴修士的通天手段,想要从大战爆发过的海域找到一些蛛丝马迹,也并非不可能。便是金丹修士的手段都超乎他的想象,更何况跟他比起来天差地远的元婴老祖。

  只要有一丝怀疑到他的身上,除非他通过传送阵逃回望月修仙界。否则以蓝魔海域之大,估计也没有他的容身之处。

  幸好他体内有结界,将缴获的灵物全部转移进了结界内,从灵物上根本检查不出来,而帝坤有了小火鸦的插曲,也没有谁再对他这个寒酸修士感兴趣,毕竟唯一剩下的一个灵兽袋,又不是储物袋,没有什么看头。没有人会想到一个寒酸的筑基修士手里会有一只金丹级的战宠。

  而另外又有数队好几十个散修登岛,紫桐宗的修士看上去人手有些不足,真是侥幸。饶是陆小天心理素质够强,但这种没有经过打斗,却如同在生死边缘走了一遭的经历,着实考验一个人内心。若是稍微沉不住气,估计便被人看出了蹊跷,当然,除了几分运气的成分之外,小火鸦也是功不可没,没有这只看似没用的小火鸦的插曲,他身上只有一只灵兽袋的话,肯定逃不开对方的搜查。

  小火鸦这家伙虽然战力几乎可以忽略,不过也算是他的福星了,这已经是第二次让他险死还生。陆小天出了口气,小心地地人群中行走,好在紫桐宗的修士只在登岛时有严格的盘查,登岛之后管制倒是不严。试想一下也很正常,骤然出现赤景柏殒落的事,紫桐宗要调集人手,将方圆数百,甚至上千里的岛屿进行封锁搜索,紫桐宗并不算是超级大宗,匆促之下难免人手不足。再说来往的也有一些其他门派的修士,搜查个一次还说得过去,反复搜查难免会怨声载道。若不是坠魔谷的元婴后期大修士,便是元婴中期,也绝不会有这种面子。后期大修士已经是整个蓝魔海域的顶尖存在,元婴中期有实力的门派或多或少总会有一两个。

  陆小天在人群中行走着,思索片刻,决定在珞河岛暂时住下来,珞河岛是紫桐宗的地盘。虽然陆小天对于什么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这种说法并不太认同,不过他上珞河岛已经被检查过一次。

  如果这两天就离开,中途经过其他的岛屿,仍然可能遇到其他紫桐宗,甚至坠魔谷派过来的人,今天凭着运气避免了帝坤被发现,后面再碰到其他的搜查小队,运气就未必会有这么好了,以他的实力,一旦被怀疑上,估计那痛失爱孙的元婴老祖也会抱着宁杀昏,不放过的想法。毕竟对于他这样一个没有任何背景的散修,杀了也就杀了,连个喊冤的人都没有。

  相反,如果继续呆在珞河岛,紫桐宗原本就人手紧张,已经检查过了一次,再加上有陆续登岛的人,一时间也没法顾得上他,等这波风头过了之后再离开,就没什么大问题了。

  打定了主意,陆小天与几个同样寒碜无比的修士合租了一个相对破旧的小院,各自呆在房间内很少出来,偶尔陆小天也会出去打听一下消息。晚上则呆在房间里面推演阵法,不时也会拿出那两块未曾研究透的灰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