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仙武神煌 > 489章 金丹雷劫2

489章 金丹雷劫2


  卡嚓,卡嚓,一片声响。壹看书·1kanshu·陆小天耗费了不少心力炼制的这些飞刀如同瓷器一般接二连三的碎裂,雷劫来得太快了,甚至他布置的水心石地煞刀阵连多少反应的时间都没有。

  紧跟在后面的劫雷趁着短时间内击破了阵法接二连三地落下来,让人几乎难以有反应的时间。

  陆小天刷地拔出裂地刀,数道锋锐的刀气破空斩出,劈散至头顶落下的劫雷。

  空中一阵滚动的炸响,刀气与劫雷滚滚相撞,不过劫雷的速度终究是太快,便是陆小天一时间也无法尽数将其击溃。

  轰轰

  陆小天抬手便是一拳,强劲的拳力又一次轰散了两道劫雷,不过胸口与大腿仍然先后被剩下的两道劫雷间不容发的击中。普通的筑基九层修士面对这样的雷击不死也要受伤不轻,陆小天被两道劫雷击中,身体也骤然遭到重击,从地面抛飞而起,那强横的雷电之力透过火蛟鳞甲作用在身体上。陆小天整个人的身体都在一阵抽搐。

  接着又是剩下的两道劫雷击来,陆小天的身体在地面不断地翻滚,翻过的地方留下丝丝血迹。

  天上的雷云中一片电闪雷鸣,再次落下水桶粗般的巨大散电。一波接过一波。

  此时的陆小天状态看上去狼狈之极,不过那些分散的飞刀却是再次聚焦起来,摆出一道相对没有之前严密的阵型,迎空而上。壹看书·1kanshu·这便是陆小天祭炼这套刀阵的好处,水心石地煞刀阵,哪怕法器破损了一半,剩下的飞刀也还可以组成小地煞阵。威力比起全套的七十二柄飞刀自然是有一段差距,不过此时却能为陆小天赢得一定的时间。老天既然不给他时间回复,他便只能靠自己。

  陆小天间不容发地再次服下回天丹,同时手持裂地刀斩出一道道的刀芒,用神识控制小地煞刀阵抵挡雷劫的同时,再用刀芒击破其中的一部分。经过之前的两波雷击,此时陆小天也算是有了一些经验。用法器配合阵法,彼此交替,他能赢得更多的时间。

  刚才虽然接连被劫雷击中数次,身体先后受到创伤的同时。但是那雷电之力似乎也对身体内的法力洗礼了一次,经历了雷电之力洗礼的法力更加精纯凝炼,元神经历了雷电的麻痹之后,也变得更加的强大,对于四周的感激也变得空前的明朗起来。

  陆小天的眼中闪过一丝异色,看来全部将劫雷挡住,也未必见得完全是一件好事,不经历风雨,怎能看到彩虹?只是劫雷的杀伤力也同样十分可怕,一理超出身体的负荷,便会如同周小翠,还有其他渡劫失败的修士那般,形神俱灭,元神在这种雷电密布的地方,根本没有逃跑的机会。

  事实上陆小天抬头看着天上的雷云时,心里也禁不住苦笑,恐怕不用他刻意去放劫雷下来,能不能最终撑过去,还实在说不准。

  陆小天自幼便有一颗不屈的心,如果他这么容易屈服,也根本走不到今天。看着天空中那依然强大的雷云,陆小天眼神前所未有的坚定,天不救人人之救。他能走到今天,虽然也有运气使然,但更多的是自己的努力。眼前的雷劫也是如此,当无路可走的时候,披荆斩棘也要走出一条道来。

  “小地煞阵,击!”陆小天双手向上一托,三十六柄飞刀刀柄向下,刀尖向上,一道明晃晃的刀光映得人几乎眼睛都睁不开,散发着阵阵轻吟之声,对着天空中落下的劫雷,逆流而上!

  空中此起彼伏的炸响,不时有其他的劫雷从那飞刀的间隙间落下,有的被陆小天用裂地刀击散,也有的击打在了陆小天的身上。

  一道接着一道,电闪雷鸣。此起附近几个山头的修士还有些幸灾乐祸,可彼伏一阵接过一阵的炸雷声,使得这些修士只能遥遥的看着这个方向,满脸只剩下惊骇之色,这边的动静让他们感觉是好几个修士在渡劫一般,原本那早就应该结束的雷劫,此时却似乎看不到尽头。如此激烈的雷击之下,还能有筑基修士在其中幸存?他们都是筑基巅峰的修士,有不少修士还观模了其他修士渡劫。但还从未看到过眼前这般惊人的。

  此时的陆小天也确实到了极为狼狈的地步。

  剩下的小地煞刀阵也被劫雷尽数摧毁,便是火蛟鳞甲,在大量雷击下,也被击落了几块鳞片,防御受损不小。但天上的雷云仍然压得人心头喘不过气来。

  陆小天的身体被粗大的雷电再次击中胸口处,整个人浑身麻痹的被又一次击飞。

  “七星剑阵!”陆小天吐血的同时,双眼倔强的看着那压抑的雷云。这一刻,陆小天的眼神比起那裂地刀的刀气还要锋锐。

  粗大的雷电将陆小天所在的这一片山头都照亮,与那压抑的雷云,还有四周黑压压的一片形成鲜明的对比,那些远远观看的筑基修士甚至只能看到电蛇狂舞中,一道单薄的身影倔强而孤傲的顽抗。似乎随时可能湮灭在那狂暴的雷电之中。甚至这些人稍微看久一些,会被那雷电形成的领域晃花眼,到此时,这些人心里剩下的便只剩下恐惧了,如此强大的雷电领域内,还有什么人能活下去?

  小片刻,哪怕是这些远远眺望雷劫的修士也感觉如同过了几年一般漫长。

  甚至当那几乎将中心区域照亮的雷电消散的时候,这些人仍然还沉浸在那前所未有雷劫带来的震撼之中。

  此时陆小天所在的小山顶,肉眼已经无法看清楚东西,四周只有大量化为齑粉的灰尘,还有零星跳动的电光。

  一道清啸声自那视线蒙胧的区域中响起,那弥漫的烟震与电光全部震荡开去,只露出一个衣衫破烂,身上的鳞甲片片掉落,皮开肉绽,身上满是血迹,焦黑的青年。但那青年银发飞舞,手中柄破损的金刀直指天际。

  那清啸之声震荡四野,是一股不岔,不甘,不屈意志的彻底宣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