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仙武神煌 > 513章 白须老者

513章 白须老者


  数月后的陆小天已经乘上一艘回蓝冥城的巨船,这艘巨船是蓝冥城的飞天战船,金丹修士便有数十个,不过大部分是伤员,需要送走的,青州城虽然也不算小,不过容纳不下太多伤员,毕竟修士在养伤,修炼的时候都要吸收灵气,而且有些受伤颇重的修士需要养个十几年甚至数十年,呆在青州城显得有些挤占资源了。至于那传送阵,按外面流传的说法,估计还要修个五六十年。一个中远距离的传送阵,修个一两百年是很正常的。

  陆小天原本是打算孤身返回的,正赶上在蓝冥城的这艘大型的飞天战船,听说蓝冥城的修士遭遇了岛上的一次兽潮冲击,修士死伤不小,在满足城防之余,甚至连抽调足够的人手护送飞天战船回去都犹有不足,于是便从散修中招募人手,以蓝冥城的金丹修士为主,以金丹散修为辅,运送着满满一船的妖兽材料,大量的灵草返回蓝冥城,毕竟从青州岛回蓝冥城路途遥远,这一路可不太平,很可能遇到其他的邪修,或者是一些专门以截道为生的冒险修士。

  飞天战船的速度不慢,比起大部分金丹修士御器飞行的速度还要快一些,而且只要有灵石驱使,中途根本不用休息。陆小天也觉得跟这战船上的数十名金丹修士一路会安全不少,于是很顺理成章的便应征了。至于孟老怪,陶小凤与莫问天三人,对于陆小天的离开倒是颇为不舍,毕竟以陆小天的实力,跟那些金丹中期修士组队也是完全没有问题的。不过好在他们这些年手里也积蓄了不少东西,打算先在青州城修炼一阵,提升了实力再考虑以后的事。

  蓝冥城的飞天战船上除了金丹修士外,还有大量的筑基修士,或是满载而归,或是身负重伤的。

  此时的陆小天在飞天战船船楼之上的一个房间内,重新将八卦锁妖阵的阵盘一一祭炼,回到青州城内,又在青州城呆了数月,自从应征到飞天战船上的名额之后,数十个金丹修士,哪怕有些是重伤之躯,也绝对是一股不小的势力,陆小天便没有了那么后顾之忧,在青州城多收购了一点金系妖丹,不仅有七阶的,甚至还有几颗八阶,一颗九阶的金系妖丹,当然,为了拿下这些妖丹,陆小天也付出了不小的代价。不过大多数用掉的财货都是从霍闯的储物袋中得来的。

  因为动静有点大,金丹修士中有本事的人不少,虽然陆小天每次都收敛气息,不过还是被人盯上了,盯上他的也是金丹中期修士,一个头发花白的老者,也同样跟着上了这艘飞天战船。

  对此陆小天也不以为意,在青州城的时候,八卦锁妖阵就已经恢复了小成时的实力,飞天战船沿途要经过几个地方补给灵石,再加上赶路的时间,消耗的时间也不算短,此时他手上的金系妖丹已经足够将八卦锁妖阵完全炼制成功。中间只要他不下船,或者是落单,那老者也奈何不了他。

  飞天战船一路停停走走又是数月,除了零星的一些高阶妖兽之外,并没有遇到太大的危险,唯一的一次是碰到大量的太阳鱼,背上的长鳍上有个类似太阳一般发光的小圆珠,无数的太阳鱼振翅而飞,扑天盖地,好在飞天战船的速度不慢,而且又在太阳鱼种群的最边缘,险之又险的避了开去。

  甚至时候碰到几只七阶,或者是八阶的妖兽,飞天战船上的金丹修士也会有些按捺不住,三两结伴地飞下去围杀妖兽。毕竟此时战船上的金丹修士人数不少,现在的便宜大多会争着拣。陆小天并未加入到这种围猎之中。毕竟现在已经有了一人虎视眈眈在侧,他哪里还会去出其他的风头。除了偶尔会到甲板上观看其他修士与妖兽间的斗法,一睹其他金丹中期,甚至金丹后期修士出手时的威势外,大多数时候陆小天都呆在船楼的房间内继续进一步炼制阵盘。

  经历了大量的太阳飞鱼之后,再没有其他的危险,飞天战船沿途停了几个地方,又花了几个月的时间,终于是抵达了蓝冥城。

  此时距离与罗屏儿约定的时间已经不足两月就达到五年了,陆小天也担心时间拖得太多会平生波折,也顾不得后面还跟着个尾巴,直接赶往与罗屏儿约定的地方。

  离开了蓝冥城近千里,身后有个尾巴始终甩不掉,陆小天一皱眉,直接停在了一处小岛上。

  “桀桀,小子,从青州城再到蓝冥城,你总算是不跑了。”那须白老一阵怪笑,眼神里却有些犹疑地看着陆小天,看样子对方也早就发现了他,这种情形下仍然敢停在这里等他,显然也是有所准备。莫不是有什么陷阱不成?

  “一路跟这么远,你也算是挺有耐性的,打不打,给个痛快话。不打快滚,别耽误了我的时间。”陆小天束手而立,冷冷地说道。

  “一个金丹初期的小辈,竟敢如此狂妄,不必急着送死,呆会老夫有的是手段收拾你。”白须老者一对三角眼打量着四周,确定暂时没有其他修士赶来,稍微放心了一点,嘴上虽然反驳,不过脸上没有丝毫因为陆小天恶语动怒的迹象。

  左看右看,也没有发现任何不妥之处,白须老者稍稍放心了一点,不过他的法力运转,稍有不对,便会先拉开两人间的距离,活到他这个年纪,普通的言语已经无法激怒于他。

  只是待他降下来之后,陆小天二话不说,直接抛出阵盘,面对金丹中期修士,陆小天心里不会存在任何侥幸。

  “阵法!”白须老者顿时一阵气极败坏,千小心万小心,还是被对方的阵法给罩住了,眼前这个年轻人以他的经验,虽然可能服用了驻颜丹,但年纪应该不大。看也去也是结丹有些年头了,这般年纪,能结丹已经是不错了,手里竟然还会有阵法,怪不得面对他一个金丹中期的人紧盯着,也丝毫不惧。原来已经是有恃无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