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仙武神煌 > 514章 双方罢手

514章 双方罢手


  大约过一了柱香的时间之后,白须老者身形狼狈地从八卦锁妖阵内又一次蹿了出来,陆小天脸上露出一丝惊讶的神色,但他的反应也不慢,未等白须老者有更多的反应,八卦锁妖阵再次将白须老者罩了进去。重新将他纳入可攻击的范围内。

  “道友且慢,听我一言!”白须老者见陆小天又要动手,连忙出声喊道。

  “打都打了,还有什么好说的?”陆小天沉着脸道,他也没想到这白须老者在阵法上的造诣竟然也不低。或者是有其他什么看破他八卦锁妖阵的法门,他的八卦锁妖阵并不同于一般的八卦阵,除了乾,震,坎,艮这四阳卦,坤,巽,离,兑这四阴挂之外,还有一道生门一和道必死之门。从四阳卦和四阴卦,死门中出入,多半是必死之局,而从生门出便有一线生机。所以这这八卦锁妖阵又有九死一生之名。

  只是身在阵中之人,便算是知道生门所在,想从阵法的攻击还有陆小天的骚扰下逃出去,也并非易事。不过白须老者虽然还只是金丹中期,但毕竟年岁不小,积累远比陆小天雄厚,几番缠斗,再加上一身神异的土遁之术,竟然连续两次从他的阵内逃出,此人的本事比起当初他诛杀的霍闯还要强出倍许,当初陆小天困杀霍闯时,八卦锁妖阵只是小成,现在距离大成只有一步之遥,已经能发挥出阵发的九成威力。便算是他没有召出帝坤,攻击力力也远比当初还要来得更为强大得多,即使如此,白须老者仍然能撑这么久,几度逃出阵外。

  只是陆小天的速度也绝不慢,每次在他快出阵时,又回收起阵法,然后重新将他罩住。两人便形成了这种拉锯式的对耗。

  只是时间长了,陆小对于这种对耗也绝不愿意,毕竟八卦锁妖阵动用的力量过多,也是有消耗的,后面需要炼化金丹妖丹重新补回来。否则以他的性子,直接将此人杀了便是,也不会如此废话,不过看这白须老者的迹象,似乎有些想罢手,便听听他想如何也成。

  陆小天意念一动,八卦锁妖阵的攻击稍有停顿,阴阳鱼在数个阵门之中来回闪烁,形影难寻。

  “道友,这次是我多有冒犯,咱们就此罢手如何?”白须老者见陆小天的攻击稍有停顿,连忙说道。

  “罢手?一路跟了我这么久,想要谋财害命,说打就打,想停就停,你的想法倒是不错。”陆小天冷哂一声道,说着阵法就开始缓慢运转起来。

  “停,停,道友息怒,在下愿意支付一笔灵石,或者是灵物作为赔偿。这样道友也没有损失,如果真要将我往死里逼,真拼下去,双方恐怕都讨不了好。”白须老者说道。

  “灵石我不感兴趣,便看你身上有没有什么稀有的灵物了。”陆小天冷声道,“至于是否两败俱伤,那得打到最后才知道。”

  白须老者嘿然一声,也不跟陆小天逞口舌之利,相继取出了几种灵物。

  灵芝马,蓝田果!看到白须老者亮出的数种灵物,陆小天眼睛一亮,这几种对于他的修炼倒是没有多大用处,只不过也颇为罕见,价值不低,而且刚好是酿制醉仙酒所需要的灵果之一。

  “行吧,把东西放地上,不要想耍什么花招,自己出阵。”陆小天也知道想要让这白须老老真的花费巨大的代价也不现实。而且贵重一点的灵物对于他而言,反而不如眼前的灵果来得更值。

  白须老者依言将东西放在地面,然后顺利出阵,头也不回地御剑飞离了上百里,这才心有余悸地回头看了一眼,若非他以前研习过一阵八卦阵法,与这阵法有些相通之处,再加上他修炼的功法对眼睛有格外的强化之术。侥幸看破此阵的生门所在,恐怕便是他,也迟早会被耗死在那阵法之中。白须老者抹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他干这种勾当也不止一两次了,还是头一回看走眼,那银发修士未免也过于可怕了一些,修为虽然尚不及他,但配合那套阵法,便是金丹中期,如果不通阵法之术,一旦陷入那古怪的阵法之中,委实是九死一生。那阵法脱胎于八卦阵,但又与寻常的八卦阵不同,威力着实不小。

  此地不宜久留,白须老者头也不回的破空而去。

  陆小天此时也收起了阵法,八卦锁妖阵,越到后面接近于大成,动用起来消耗的金系妖丹之力与灵石,比起之前小成的时候,发出同样的攻击,消耗反而要小一些。那白须老者手段非同一般,而且他现在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收了阵法,陆小天一路御刀飞行,径直赶往与罗屏儿约定好的地方。

  距离岛上另外一个银刀帮不远的小院内,外面有几个筑基修士把守,此时里面的罗屏儿一身浅紫色的长裙,娇白的脸蛋上挂着一丝焦急之色。

  “很着急吗?”罗屏儿来回在院中踱步的时候,忽然身后传来一道平淡的声音。

  罗屏儿身体一怔,顿时反应过来,回头一看,发现陆小天已经坐在院中的石椅之上,一脸惊喜,然后又有些楚楚可怜地道,“陆前辈你终于来了,再不来,晚辈可要被那刘镜川逼得无立锥之地了。”

  “刘镜川这几年可曾有什么异动?”陆小天刚想问刘镜川在修炼上可有突破,不过转念一想,刘镜川一个金丹修士,罗屏儿纵然想要去了解恐怕也不是那么容易,毕竟两人的修为相差太大。

  “倒没有太多的异动,最近五年刘镜川大多时候都在闭关。偶尔也会插足灵鹫坊的事务,现在的灵鹫坊已经不同于以前了,不少位置都被刘镜川安插上了亲信,晚辈这个坊主说出去的话也有很多人阳奉阴违。若不是父辈暗中留下来的几个忠心耿耿的手下,恐怕此时在灵鹫坊已经是闲人一个,只能任凭刘镜川鱼肉了。”罗屏儿苦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