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仙武神煌 > 515章 进坊遇阻

515章 进坊遇阻

  “安排我跟刘镜川见一面吧。”陆小天闻言点头。

  “前辈是否已有万全之策?那刘镜川异常小心,而且这五年来,似乎功力大有精进。晚辈也不知道具体到了什么地步?晚辈这里有一件遮掩身上功法气息波动的法衣,前辈是否要先在灵鹫坊呆一段时间,摸清楚刘镜川的虚实再行下手?”罗屏儿说道。

  “也好。”陆小天并不是狂妄自大的人,虽然知道那刘镜川结丹的时间已经近九十年,不过每个人的修炼天赋都不一样,极少数有的资质甚至可以从金丹初期接连突破到金丹后期,陆小天自忖以此时他的实力,再加上八卦锁妖阵,对付一名金丹中期修士问题应该不大,但金丹后期修士他还不是对手,修为上的差距太大,不是一套阵法能弥补的。

  罗屏儿取出一只锦盒,里面一件薄如暗翼的透明宝衣,陆小天竟然也无法感受到上面法力的波动,脸上不由有些异色,他自己有修炼敛息术,原本并不需要这件宝衣,只不过对方送上门来,他也没有拒绝的道理。

  “这件截蚕宝衣也是家父传下来的,晚辈也一直在用,不过为了诛除刘镜川这个恶人,此次也只有拿出来给前辈了。”罗屏儿一脸不舍地说道。

  “我会尽力帮你除去此人,不过一旦情况有变,超出了我能承受的范围,你也需要自己另谋出路。另外,你们灵鹫坊的窘境在于没有高阶修士坐镇,如果你没有突破到金丹期,眼前的窘境渡过,以后还可能会碰到同样,甚至更大的困难。请外援,只不过是权宜之计。”收了对方的宝衣,陆小天说了几句劝告地话道。

  “前辈说得在理,晚辈受教了。”

  罗屏儿听得一怔,最近几年以来,她确实分了不少心思在灵鹫坊的运作上,以至于修炼也受到了些影响。陆小天的话虽然不太中听,不过却是一针见血地切中要害。心里对陆小天不由又信服了几分。

  “这几年刘镜川在灵鹫坊安插了太多亲信,冒然将前辈安排到灵鹫坊里面,只怕会引起刘镜川的怀疑,暂时就委曲一下前辈跟随晚辈身边如何,先名义上委以护卫之职。”罗屏儿道。“后天正好刘镜川找晚辈有事,到时候带前辈一起去一探虚实。”

  “可以,就这样安排吧。”陆小天点头,进了院子,将截蚕宝衣穿在身上,发现身上的气息果然被遮掩得更加完美了,以前运用敛息术时,便是金丹后期修士,也难以真正一窥他的虚实,现在不知道到了什么程度。

  双方又商议了一翻细节,陆小天跟着罗屏儿离开,

  数日后,陆小天跟着罗屏儿来到灵鹫坊的总坛,灵就坊与银刀帮将所在的这座小岛一分为二,虽然偶尔也有过境的散修,但毕竟不多,灵鹫坊占地不小,总坊之外,便有筑基修士,还有少量的炼气修士驻守。

  “站住!刘长老有令,所有进入总坊的人,必须接受检查。”为首一名中年披甲修士一脸严肃地说道。

  “连我这个坊主也要检查吗?”罗屏儿气得不轻地道。

  “坊主自然是不用,不过坊主以下,都不能例外。”披甲中年冷着声音道,似乎并未将罗屏儿放在眼里。

  “好得很,看来你们是越来越不把我这个坊主放在眼里了,连我的人都要查。”罗屏儿气得俏脸煞白。

  “在下银刀帮张广,特地前来拜会刘大长老!”此时坊外,一个灰衣年老的筑基后期修士扬声高呼道。

  “呦,原来是罗坊主,真是幸会幸会。”

  银刀帮的灰衣修士看到罗屏儿先是有几分意外,不过也没有太放在心上。语气里并无太多尊敬的意思。

  “陆前辈,该怎么办?”罗屏儿虽然气极,不过此时还并未失去理智。

  “你身边这几个人,不会连一个守门的都拿不下吧,掌他的嘴。”陆小天道,虽然他是一直抱着低调行事的想法,不过银叶佛桐在刘镜川的手里,两人便不存在和解的可能,终归是免不了一战,若是对方一意要翻什么灵兽袋,储物袋,难道他还能给人检查?既然如此,还不如硬进硬出的好。

  “那倒不至于,晚辈虽然沦落至此,但也不是一个守门的能轻视的。”有了陆小天的话之后,罗屏儿心里顿有了底气,寒声看着披甲中年,“连刘长老也对本坊主客气有加,你一个小小的守卫有何本事,竟然蔑视本坊主。给我拿下!”

  罗屏儿一声令下,身后跟着他的两个中年女子眼中闪过一丝忧色,不过却也没有迟疑,直接祭出兵刃朝披甲中年镇压过去。

  披甲中年待要反抗,一条绳索已经悄然由另外一个年轻女修手中射出,缠住其脚脖子,三对一,其他修士还未反应过来,便已经被直接拿下。

  陆小天眼中闪过一丝异色,罗屏儿身后十多人,动手的只是三人,不仅修为在筑基修士中算是不错,而且三人的合击之术更是精绝,便是以前他在筑基期的时候,如果不动用冰魄玄音,想要拿下这三人只怕也要费一番手脚。

  此时更多的筑基修士从坊内涌出,面色不善地看着眼前的罗屏儿,里面有不少人都是灵鹫坊以前留下来的老人,不过却也有些后面由刘镜川招进灵鹫坊的筑基修士,并不太给罗屏儿面子。

  “坊主无故拿下大长老的人,可是不将大长老放在眼里?”此时一个体形圆胖似管家一般,留着撇八字胡的修士越众而出,俨然一副主人的模样,向银刀帮的人一拱手道,“原来是张兄,坊内的一点家务事倒是让张执事见笑了。”

  “是张某冒昧登门才是。”张广谦逊一笑,退到一边道,“既然今天贵坊有事,张某改日再来。”

  “无妨,一点小事,张兄稍等片刻,等我将此事处理妥当再迎张兄入内。”八字胡修士抚须轻笑,眼神扫向动手的几人,“果然是妇道人家,一点规矩都不懂,坊主年少气盛,你们作为下人的便应该多加劝慰,怎能跟着一起瞎胡闹。”

  说完,八字胡修士看向两侧早已经虎视眈眈的护卫道,“愣着干什么,坊主身份尊贵,但下人不懂事,照样得教训,把这几个动手的人给我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