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仙武神煌 > 519章 银叶佛桐到手

519章 银叶佛桐到手


  “这个刘镜川,倒是积攒下了不少东西。”陆小天打开刘镜川的储物袋时,发现里面一些琳琅满止的灵草,数以百万计的各种灵石,还有其他几种法器,陆小天兴趣不大,倒是那黑白双钵,用来逃跑或是自保委实不错。速度竟然比起帝坤还要快。

  刘镜川的实力并不弱,甚至比起当初他击杀的霍闯保命功夫还要强上一些,若非八卦锁妖阵威力大增,险些就拦不住此人,而他吞服的妖蟒元神精魄,也能将他近身的战力发挥得淋漓尽致。是其他妖兽精魄所比不了的。若不是陆小天首先用阵法将其困住,多半也是留不下他的。

  不愧是已经结丹多年的修士,除了自身的积蓄之外,恐怕灵鹫坊也占有一大头,看来坐拥一方势力对于个人修炼也是有极大好处的。陆小天托着下巴沉思道。

  陆小天将刘镜川装放各种灵草的玉盒一一拿出来摆放好,想了一下,又在四周布下了几道禁制,避免大量的灵气外泄。

  做完这些之后,陆小天将玉盒一一打开检查,“独狸果!”

  看到醉仙酒酒方中的灵果,陆小天眼睛一亮连忙将独狸果在结界中培育出来。看了一些玉盒之后,陆小天拿着一只颜色稍深的玉盒,心里莫名地跳动加速。

  缓缓打开一看,一股古银色的并不刺眼,反而十分柔和的光芒自玉盒内流淌而出。

  一株只有尺许高,枝干呈现一种佛珠的古棕色,但叶子却是银色的灵物,豁然浮现在眼前。

  “银叶佛桐!”只是打开玉盒,看到这株尺许高的灵物后,一股自心灵被洗涤,似乎灵魂也为之变得纯净的感觉却是挥之不去。陆小天虽然未见过银叶佛桐,但此时却十分笃定这便是传闻中的佛道圣木。

  只是眼前的这银叶佛桐年份尚浅,想要为他所用,恐怕还得花费大量的灵石培育才成。

  此行的最大目的到手,陆小天轻呼出一口气,银叶佛桐对于他而言,不能直接发挥出战力,也许对于佛道中人,是可遇不可求的至宝,可以发挥出莫大的佛道神通,不过陆小天以前翻阅一些上古修仙界的历史时,对于佛道的传闻只是只言片语,似乎不知道具体从哪个时候开始,佛道便开始销声匿迹了。于是关于佛道的一些法器也开始逐渐消失在各修士的视线中。

  不过也有极少数大神通却在一些秘术中流传了下来。只不过因为佛道器物减少,知道的人已经越发少了。眼前的这一株银叶佛桐,实用价值也不大,估计等刘镜川寿尽,也培育不出多大的名堂。也许是见其稀有,而且对元神有一定的稳固作用,难得的凝神静气。

  陆小天神识一动,将银叶佛桐也移植进结界内。在大量的木灵石的培育下,银叶佛桐那脉络清晰的古银色叶子上,银色的光芒微闪,似乎散发出一阵阵的生命力。

  “看来银叶佛桐的生命力还挺旺盛的。”陆小天脸上闪过一丝喜意。

  接下来的数日,陆小天都一直呆在这座山头之上,风吹日晒对于他一个金丹修士算不得什么。此时陆小天手头上也有不少事,一是将八卦锁妖阵炼制完最后一步,使其能发挥出十成的威力,再便是催熟银叶佛桐。另外便是继续修炼《混元经》,推演阵法,还有两道元神在一刻不停地对裂地刀与火蛟弓箭进行蕴养。

  不过现在又多了一样,得到刘镜川的黑白双钵之后,陆小天逐步抹掉刘镜川留在里面的气息,需要不少时日,后面又要浸入丹田内蕴养。

  陆小天感觉自己现在五道元神似乎都有些不够用了,此时他才更清楚贪多嚼不烂的道理,便是他自己是炼丹师,可以不断通过丹药补充消耗,再加上五道元神,可以分心多用。但他此时既要自身修炼,又要钻研阵道,《吞魂**》加上这次得到的黑白又钵,等于要同时蕴养三件法器了。

  不过此时陆小天也没有太好的办法,蕴养这些法器只是要多消耗一些丹药罢了,对于他而言,丹药反而不是大问题。只是再多,恐怕也力有未逮了,至于阵法是绝不可能放弃的。

  陆小天对于自己的实力有着清晰的认识,其实他自身的修为跟其他金丹修士比起来并不占有太多的优势,便是《吞魂**》也只能短暂的提升自己的实力。阵法也是靠着他的副元神控制,所以在斗法时,并不会影响到他自身实力的发挥。

  陆小天学得很杂,并非十分精通于一道。包括法器,拥有得也算多的了。哪怕是知道这种所学过于杂乱的弊端,陆小天却也不得不继续在这条路上继续走下去。尽可能地增加自己的实力,不止是斗法,还有逃命的本事。对于其他修士而言,要跟陆小天这般无疑等于是找死,自绝前程,不过好在陆小天以前意外地得到了《裂神秘术》,可以将这些杂乱的东西联结起来,不止是平时的修炼,在与其他修士斗法中也是如此,否则他也活不到今日了。

  “也许在得到了梵罗灵火之后会好一些吧。”陆小天叹了口气,心里对于梵罗灵火的期待也高了几分,如果能修炼一种神通实力稳步提升,他也不想这样东拼西凑。毫无疑问,梵罗灵火正是他所需要的。而结合了梵罗灵火之后的银叶佛桐这佛门圣木也会拥有着惊人的杀伤力。甚至裂地刀,或者其他丹元法器的地位也可以被逐步取代掉。

  除了这些器物之外,还有刘镜川收集的大量关于灵鹫坊的一些资料。这点也算是在情理之中,毕竟刘镜川想要掌握鹫坊化为己用,必须对灵鹫坊了解透彻。按这些资料的显示,刘镜川对于灵鹫坊的各个收集消息,还有盈利的渠道可谓相当了解了,每年所获得的灵石也不在少数,毕竟灵鹫坊消息灵通,在打探消息上的手段十分独道。对于一个金丹修士而言,也是有着不小的吸引力的。陆小天随意看了一遍,其中连罗屏儿,还有她已经亡故的父亲都有记载,罗屏儿的父亲是一个颇为厉害的金丹修士,不过也有一个弱点,天生独阴之体,独阴之体生在女子身上便是天然的尤物,从这个方面讲,也怪不得刘镜川对罗屏儿垂涎,不过生在男子身上,就成了一种缺陷了,会有一种奇寒之气与元神相伴相生,而且遇到极阴之物的诱因,便极容易发作。

  这刘镜川也算是处心积虑,陆小天摇头继续看下一行,里面有不少关于蓝魔修仙界的秘辛,陆小天看得津津有味。

  “陆前辈可有空闲?”陆小天正琢磨着,禁制之外传来罗屏儿的声音。

  “过来吧。”陆小天挥手间撤去了禁制。

  “这里面是晚辈准备的炼制凝金丹的灵物,还得劳烦前辈代为炼制。”罗屏儿呈上一只储物袋道。

  “梵罗灵火在哪里?”陆小天接过储物袋问道。

  “储物袋中有一卷地图,陆前辈一看便知。”罗屏儿恭敬地道。

  “三天后来取凝金丹!”陆小天点头道。

  罗屏儿听到陆小天笃定的语气,心头一震,哪怕是对于一名高级炼丹师而言,凝金丹也是极难炼制的,一个高级炼丹师对于一个宗门的价值之大,远超过一般金丹修士,甚至元婴修士也要对其礼遇,毕竟元婴老祖不问世事,金丹修士的多少直接决定了一个门派的未来。更何况陆小天本身还是个金丹修士,若是肯留下来,恐怕日后灵鹫坊不知道能发展到什么程度。倒是可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