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仙武神煌 > 522章 遭遇堵截

522章 遭遇堵截

  ()  (一成不变的求推荐,求推荐,求推荐!书友们有票票的投过来吧)

  将深海青妖猿的元神精魄收起来,陆小天甚至还没有来得及收集深海青妖猿身上的材料,便感觉到数十股大大小小的气息从各处涌来。火然.ranena`

  是血腥味招来了其他的妖兽,之前这些妖兽因为两只深海青妖猿的斗法,妖猿的气息太过骇人,怕被殃及池鱼逃得远远的,此时终于是耐不住血腥味的诱惑,从四面八方涌来,陆小天暗叫一声可惜,只是取了一颗妖丹,甚至连另外一颗妖丹也来不及去取,匆匆离开,从各处涌来的妖兽实力有强有弱,他一个人族在这里,极有可能遭受到海各种妖兽的围攻,陆小天可不想冒这个险。而且这次能意外获得一只如此强横的八阶妖兽精魄,已经是意外之喜,眼下不是贪心的时候。

  不过自从收获这只深海青妖猿的妖兽精魄之后,陆小天后面的运气就再也没有这般好过,甚至连阶妖兽碰到的次数都极少。

  只不过陆小天也不在乎,如此在这片海域一晃便是四年,算进来陆小天此时进入金丹期已经有十个年头,仍然还是局限于金丹初期,不过论法力的凝实程度,比起当初刚结丹的时候已经不可同日而语,举投足之间,都多了一股更为沉凝的气势。此时八卦锁妖阵也已经完全大成。只是等到此时,他也仍然没有碰到传闻的飘渺殿出现。

  陆小天并没有心急,因为他注意到这段时间以来,他碰到的人族修士活动迹象似乎多了一些,以前一连数月也未必能碰到一个,毕竟海域无穷无尽,猎杀妖兽的修士虽多,但分摊在广亵的海域之上,如同沧海一粟般渺小,陆小天也一直在极力避免与其他修士碰面。

  只是这段时间以来再现的修士似乎开始多了起来,陆小天不禁心里一动,莫非这些人也是为了传闻的飘渺殿而来?

  若是如此,说明他在这里的等候刚好是正确的,意料之外的是出现的人比他想象的还要多一些。

  “嗯?”陆小天接连避开了几人之后,感觉到又有一名修士正对着他而来,陆小天眉头一皱,改变了一个方向遁走,没有走多久,又碰到了另外一个修士,刚好出现在他的正对面。

  “这些人是冲着自己来的?”陆小天面色微沉,抽亮出裂地刀便要动,对方出动了好几人四面合围。他可不能任由对方完全围起来之后再动,先杀破包围圈再说。

  “陆道友,且慢动,咱们也算是旧友了。”侧面一个灰衣修士身形疾掠,连忙大声喊道。

  “原来是赵道友,真是幸会了。”陆小天双眼微眯,没想到竟然在这里会碰到天海阁的**星,当初他还是筑基修士时,受富东明之邀,代为比试,因为在阵法上的造诣被**星所赏识,后来**星还想邀请他一起去探一处秘境。只是陆小天在蓝冥城等了二十多年,也没能等到对方的音讯,只当这件事黄了。再加上后来自己也是东奔西走,为增强实力忙活,便也将这件事放一边了,毕竟**星不愿请他,想必也是另外有了准备,他硬凑过去,反而可能会引起**星的杀意,对方是天海阁的人,天海阁的势力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不是他能招惹得起的。

  只是没想到事隔十多年之后,两人竟然在这里相遇,也算是有些离奇了,更为离奇的是这**星要探的秘地很可能也是飘渺殿。

  “没想到在这里还能碰到陆道友,一别数十年不见,陆道友竟然已经成为金丹修士,修为看上去也不浅,看来陆道友的资质不错,日后元婴大道大有可期。”陆小天意外,此时**星更是啧啧称奇,毕竟当初碰到陆小天时,陆小天还得称其为前辈,此时却已经是平辈论交,而且陆小天身上的法力丝毫感受不到多少波动,更让**星心惊不已。

  “老赵,婆婆妈妈的话真多,这小子什么来历?若只是萍水相逢,我一钗先钗了他再说。”一个光着膀子的年汉子,脸上带着一大块遮住了小半边脸的青色胎记,里提着一个像世俗渔民捕鱼鱼钗一般的法器,面色不善地看向陆小天。

  陆小天面不改色,却是在小心打量围上来的其他五人,想着万一动,该从哪个方向突围最有把握。只是很快,陆小天心里跳了一下,另外一个青衣道服老者,赤色长眉垂下的老者如同流星赶月一般电射而至,竟然是四年前跟他一起从蓝冥城传送到离水城的赤云桑,金丹后期强者!

  此时自赤云桑出现之后,陆小天反而坦然了些,赤云桑的速度比他还要快出一截,便算是用黑白双钵,估计也难以在其彻底逃脱。

  “这位道友,咱们好像是见过。”赤云桑皱眉看了一眼陆小天道。

  “赤道友贵人事忙,四年前,在下便是与赤道友一起从蓝冥城传送至离水城的。”陆小天面色恭谨地道。

  “原来如此,我说怎么觉得道友有些面熟。赵道友,咱们一行人人数已经是不少了,也犯不着再多一人,你说说看,让大家劳师动众的截住此人是何用意?”赤云桑双插于道袍宽大的袖子,眼神扫向**星。

  陆小天心里一沉,这赤云桑不仅实力高强,而且城府非同一般,丝毫没有因为他们一起来离水城有什么感觉,反而说他是个多余的,只是也没有说到如何处置他,倒是让他心里有些打鼓。这种技不如人生死控于别人之的感觉还真是不好受。

  “赤道友有所不知,这位陆道友年纪虽轻,在阵法上的造诣不低,远胜我等众人。”面对赤云桑的质询,**星连忙说道。

  “原来如此,我说你如此大费周章让我等截住此人所谓何来,原来是个阵法师,自从杜老头死了之后,咱们便没有了能破阵之人,眼见得那鬼地方即将出现,也只能干瞪眼。”那脸上带着青色胎记的年汉子收起了鱼钗乐呵地道,“如此说来,倒是真不能伤了此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