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仙武神煌 > 535章 漫长的破禁

535章 漫长的破禁

  地渊翼狼兽想要追击众修士便要穿过蓝藤树精的区域势必要遭受雷霆般的打击。□▽○番茄☆小○说网  `便是那些气势隐隐达到七阶灰气形成的翼狼兽,在蓝藤树精凶猛的攻击下虽然不会死,但也会被那粗大的树枝与根条分开,气息锐降。再冲过来,自然对一众金丹修士造不成多大的威胁。

  众人难得地喘了口气。

  蓝藤树精似乎并没有追出领地的意思,地渊翼狼兽也逐渐地退了回去,原来的那青栈石阶也逐渐恢复原形,两侧蓝藤树精见领地内已经没有异类,树枝也重新扎进了山石之中,根条收起。树叶葱郁地搭下来,迎风而动。除了随处可见的碎石,还有一些落下的枝叶。地渊翼狼兽也消失无踪,一切跟没有发生过一般,如果不是他们这些修士一番险死还生,几乎以为之前的一切只是幻觉。

  “陆道友,这机关可真是凶险无比,我们这些不通阵法禁制的人,恐怕就算是在旁边也帮不上什么忙,反而还会耽误你,不知觉间触发莫名的陷阱。刚才的危险便是如此来的,后面我看只怕也帮不上陆道友多大的忙了。”

  王驼怪看着陆小天嘿然一声道。

  “像你这样存心跟我过不去的,自然是只会帮倒忙。”陆小天冷哂一声道。

  王驼怪眼神冷森地紧盯着陆小天,他跟陆小天两人早已经闹翻了,心里不禁冷哼一声,如果不是这么多人在场的情况下,他可不会像眼前这般好说话,就算陆小天在阵法上有可以值得利用的地方,也非得让陆小天吃吃苦头不可。

  对于王驼怪毫不掩饰的杀意,陆小天只当作是视而不见了,真到了能动手的地步,陆小天也想解决这个难缠的家伙。

  “好了,王道友虽然与你有些过节,不过话也有几分道理,陆道友你怎么看?”赤元桑问道。

  “既然诸位道友都这么认为,我自然是没有什么好说的,只是王驼怪得将之前强行分走的元神精魄拿出来才行,不能让我一个人在前面冒生命危险的同时,还有人想要强行抢走我保命的手段。”

  陆小天眼神再次扫向王驼怪。王驼怪的态度自不必说,他与何佑生两人同进退,赤元桑这般问只是给他几分面子,真要这个时候还拒绝,便有几分不识抬举了。此时拒不拒绝对他而言已经没有多大的区别,决定权并不在他自己手里,既然如此,还不如争取一些对自己有利的东西。

  “陆道友之言有理,王道友,之前你的行为也有些过了,拿出来让给陆道友吧。”赤云桑作为中间人,此时也只有他才有这个份量。

  “是啊,王道友,陆道友要冒的风险比咱们这些人大得多,你有何必斤斤计较。”杨翠云此时手上的木杖一顿说道。

  王驼怪面色阴暗,恶狠狠地瞪了陆小天一眼,哪里不知道陆小天这是借机在挤兑他。之前好不容易借机恶心陆小天几次,没想到现在又被对方给扳回了局面,虽然这些东西对他没有太大的益处,但心里却咽不下这口气。

  “东西给他,来日方长,还怕日后没有出气的时候吗?只要此人失去了利用价值,谁还会肯护着他,到时候揉圆搓扁还不是王兄你的事?”何佑生暗地里给王驼怪传音道,事实上他也觉得王驼怪有些小题大做了,对于他们这些金丹修士而言,一时之忍算得了什么,谁有命笑到最后才算是真本事。

  “也好,看我日后再怎么收拾这狂妄的小子。”王驼怪暗自回了一句,冷哼一声,将装着几只元神精魄的小瓶还给了陆小天。

  陆小天脸上挂着一丝笑意,虽然王驼怪嘴上不说,但对方心里打的什么主意他哪里会猜测不到。

  之前逃亡的时间虽然短暂,过程着实凶险万分,多少都消耗了不少元气,甚至有几人还受了点不轻不重的伤势。各自便在青栈古道的入口处盘膝而坐,休养了数日,开始重新探索青栈古道。

  此时陆小天孤身一人走在最前面,赤云桑等人远远地吊在后面,只走陆小天已经走过的地方。

  陆小天面色凝重,不时抬头仰望,或是就地思索,有时候一阶石阶甚至要停留数日,眼前的禁制之厉害复杂,着实是他生平仅见,倒是灵兽袋中的破界虫感受到这离奇的禁制,有些越越欲试,不过陆小天并没有直接将破界虫放出来。虽然破界虫在破除一些古怪禁制上有奇效,但始终只是自己的豢养的一只灵虫,灵虫也算是修士实力的一部分,终究还不是他自己的实力,以前破界虫在破除了绿甲骷髅的古怪禁制之后,一睡便是数十年,万一后面又破除某道禁制再次沉睡,他能依靠的还是只有自己。灵虫,灵兽很多时候能救命,但也并不是随时都能依靠到。而且这么多怀有异心的修士在,说不定转身便有可能成为敌人,他哪里会轻易暴露其他的底牌。

  眼前飘渺殿周边的禁制如此厉害,倒是给了他一次考验自己的机会。看似并不算长的青栈古道,哪怕以一个炼气修士,花费不长的时间也能走完,更遑论他们这些金丹修士。只是陆小天带着一行人却是走得颇慢,盘旋在青山上的栈道,前后退出了不下六七次,好在随着陆小天这些时日对于阵法一道的理解不断提升,在经过了最初的晦涩艰难之后,后面前进的速度开始逐渐变快起来,不过便算是如此,众人走过青栈古道,翻越数座大山时,也花了一年半的时间。

  当踏彻底离开这青栈古道时,众人均是松了口气,并未觉得有什么不妥的地方,倒是看陆小天的眼神多了几分敬意,毕竟从登岛开始,带着他们识破无数明里暗里的禁制。陆小天也有些懂得为什么越是修炼时日长久的修士,心机城俯往往会越深。毕竟单是通过这飘渺殿的青栈古道便花费了一年半,还不算前面的时间,耐性差一点的恐怕死在无数次凶险之中了。能活下来的,都已经不知道经历了多少次考验。尤其是心境,面对危险时也远比一般人来得更为平和。自然也就更为老谋深算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