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仙武神煌 > 546章 为何停下

546章 为何停下


  接下来的日子里,陆小天倒是没有再像之前那般跟着赤云桑一行人时提心吊胆,虽然有赤云桑那一群人在,面对妖兽时生存能力会高上许多,不过应付那些各自怀有异心的人委实比应付妖兽还要吃力一些,尤其是赤云桑这个花了大量心血在飘渺岛上的人,无论实力,还是布局,都远不是一般人能比的,陆小天实力还比对方弱,自然极为被动,此时虽然时刻要提防四周可能出没的妖兽,倒是比起之前要轻松了一些。△  △○番茄△小说▽网  w-w-w`.x`f`q-x-s`w`.-c-o`m

  这飘渺殿所在的区域并不缺灵物,灵气也是异常的稀薄,虽然暂时被困在这里,不过陆小天一时间也不急着出去,这种事也根本急不来。此时陆小天在结界内酿制了大量的醉仙酒,另外还留了一些灵石,作为催熟其他灵物的所需。

  日子便在这种单调而枯躁的修炼中渡过,好在陆小天已经习惯了这种单调。

  四周的环境也时间的推移中不断地被陆小天摸索清楚,元龟甲记录着每一条他经过的路线。几次发现强大的妖兽,陆小天都能远远地避开。

  直到数月之后,陆小天为了躲避另外一群人,往相反的方向遁走后,却是不小心碰到了另外一人,正是此前跟他组过队,而且还一直跟他不对付的王驼怪。便算是如此,陆小天也是有些吃惊,王驼怪隐匿气息的本事恐怕也不比他弱,不过稍一想也便正常了,若非如此,王驼怪想从赤云桑还有铁尸鞘的追杀下逃生恐怕也不是件易事。

  “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啊,我倒是谁,原来是陆道友,最近这段时间,陆道友可还好?”王驼怪盯着陆小天皮笑肉不笑地道。

  “托王道友的福,过得还算不错,我还有些事,就不跟王道友你叙旧了,告辞!”陆小天一拱手,虽然当初对这王驼怪恨意不浅,不过对方是金丹中期修士,能活到现在本事必然也不小,此时他也不想跟王驼怪斗个两败俱伤,毕竟在这危机四伏的飘渺殿,如何继续生存下去才是最需要考虑的,至于其他一些私仇都可以放一放。他手上的元神精魄也并非可以一直用下去,而是消耗品,用掉一只少一只,虽然暂时他还积攒了不少七阶以上的妖兽精魄,可谁知道还要在这飘渺殿中呆多久,在自身修为没有提升上来之前,手上的妖兽精魄得省着用一点。

  “陆道友咱们阔别数月,好不容易碰到,正好叙叙旧,何必急着走呢?”陆小天想走,王驼怪却是一副笑眯眯地样子,紧跟着陆小天的后面,一副狗皮膏药的样子。

  “话不投机半句多,王道友还是请便吧。”陆小天冷脸说了一句,转身但疾驰离开。

  “嘿嘿,陆道友,实不相瞒,我对你身上的一件宝物非常感兴趣,只要陆道友肯将这宝物让给我,我自然是转身便走,绝不多叨扰陆道友一刻。”王驼怪嘿然一笑,见陆小天加快了速度,他的速度也提升了数分。

  “我一个金丹初期修士,手上能有什么宝物。你恐怕是看走眼了吧。”陆小天背对着王驼怪的眼神中闪过一丝杀气,嘴上不紧不慢地说道。

  “陆道友何必揣着明白当糊涂,当日赤云桑心怀鬼胎与那铁尸鞘勾结,咱们都被困于那古怪的山洞与禁制之中,若非陆道友转手间破了那禁制,恐怕我们都得死在那铁尸鞘的手里,只是那禁制颇为神奇,再厉害的阵法师想要将其破除恐怕也需要一定的时间,陆道友竟然翻手间便将其破了,若是不懂阵法的人也便罢了,可我以前偏偏有一位是阵法师的挚友,知道陆道友应该不是凭借自己的本事,想必身上有极佳的破阵器具,只要陆道友肯让给我,给陆道友一些补偿也未尝不可。”

  王驼怪一边追,一边注意着陆小天的动向,陆小天逃跑的速度并不快,比起当初从铁尸鞘,赤云桑手下逃生时表现出来的速度差了一截,再加上陆小天本身是一个阵法师,王驼怪自然多了几分提防。

  一旦陆小天祭出厉害的法阵,王驼怪自忖也能第一时间脱离阵法核心,眼前的陆小天终归只是金丹初期,若是没有阵法之助,他自信还是能拿得下来的。而且对于陆小天是真的靠宝物破阵,还是凭借的自己的本事,王驼怪心里其实也不是很拿得准,说这么多只是在试探陆小天是否真有其事罢了。如果真的有宝物,少不得要将陆小天解决了占为己有,如此宝物,自然不能让第二人知道,尤其是在这禁制密布的飘渺殿内。如果没有,若是陆小天肯服软,他也能考虑留陆小天一条性命,毕竟有个阵法师在身边,活动会自在许多。

  陆小天自然是不知道王驼怪打的如意算盘,王驼怪心口不一,换个人遂了王驼怪的意,要是说身上有这破禁之宝,十有**便难逃一死。

  对于王驼怪的这些心思,陆小天也懒得去猜,跟王驼怪一样,他也早就对对方生了杀心,之前只是不想自伤元气而已,眼下王驼怪却是再三挑衅,顿时将陆小在心里仅有的一点耐心也给磨没了。

  仗着对此地的熟悉,陆小天没多久便来到了一片空旷之地,不仅没有再继续逃,反而停了下来,转身看着王驼怪。

  “陆道友,可曾考虑好了?”王驼怪有些惊疑不定地看着陆小天,心里对陆小天的提防未曾放松半分。不过看到陆小天并未有何异动,心中稍安,回过神来不由为自己的谨小慎微感到有几分愧意。暗道自己是不是有些小心过头了,一个金丹初期修士而已,能奈他何?便是有阵法,能跨跃一个大阶位对付他,纵然能拖得了一时,便想奈何他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知道我为什么会在这里停下来吗?”陆小天冷眼看着王驼怪道。

  “为什么?该不会是陆道友天真的以为凭某些手段便能真的抗衡于我吧。”王驼怪哼了一声说道。

  “这里视野开阔,正好作你的埋骨之地。”陆小天嘴角一跷,翻手间取出火蛟弓箭,而那只还未使用完的八阶深海青妖猿的元神精魄被他再次一口吞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