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仙武神煌 > 554章 拦截
  铁尸鞘在后面一阵穷追猛赶,陆小天控制着黑白双钵向前疾速狂飙。

  铁尸鞘追得一阵气喘嘘嘘,一双凶狠的眼神看得大恨不已,若不是此前为了逃出那禁制的封锁受到的创伤到此时还未能恢复,这样一个金丹初期的小子哪里逃得出他的手心,怎么也不至于追到现在也没把人拿下。

  不过就算是受伤,他发出的尸云也数次后来居上的将黑白双钵裹住,只是那黑白双钵也看上去没有多大的攻击力,但防御力着实不小,而且还能隔绝尸云对陆小天的侵蚀,倒是少见得很。

  铁尸鞘一直追了数百里,逃到一片杂草丛生的草原。沿途不少妖兽感受到两股惊人的气势都纷纷惊逃而走,陆小天感觉这么逃下去也不是个事,想着怎么兜回去,利用以前发现的妖兽脱身,只是以前陆小天发现的几处妖兽所在地,极为厉害的也有九阶妖兽,实力甚至比这铁尸鞘还要强也说不定,对于进入其领地的异类,不止是铁尸鞘,还是他自己,都会被猎杀,非到万不得已的时候,陆小天着实不愿意这样做,只是这铁尸鞘跟块狗皮膏药一般,如果真把他逼急了,他也只有铤而走险。

  “这位道友,你也无须害怕本座会对你怎么样,本座有一件法器被封印在了一处隐秘之地,只要道友愿意前往帮助我去取出那件法器,到时候必有重谢,你知道那赤云桑为何会要这般算计你们吗?在你之前,已经有几批修士被赤云桑带进来。他无非是想图谋结婴果罢了,偏偏那结婴果只有我知道具体的位置,并且也只有我才能完好无损的打开。只要道友助我拿回我自己的法器,倒时候这颗结婴果便是你的,如何?”铁尸鞘在后面一边追,一边给陆小天传音道。

  “结婴果?”陆小天内心有些吃惊,但也没有太感到意外,毕竟赤云桑已经是金丹后期中的顶尖高手,能让他花费上百年去图谋的东西必然与凝结元婴有关。否则再好的宝物,也不值得一些金丹后期修士花费上百年的时间,数次冒着生命危险去奔波。

  “不错,道友觉得怎么样?”铁尸鞘一副蛊惑地语气道。

  “不怎么样。”陆小天冷哼了一声,逃跑的速度丝毫不减。

  “怎么,道友连结婴果都不想要?不怕告诉你,就算你不要,我也不可能让你就此逃走,我必须拿到自己的法器。所以你要么跟我合作,要么跟我死磕到底。”

  听到陆小天的拒绝,铁尸鞘语气里带着几分怒意同时对陆小天的反应也有些意外,眼前这青年修为虽低,可逃命的本事着实不小,而且心性丝毫不逊色于一些老奸巨滑的老牌金丹修士。便是那些金丹后期的强者,听到结婴果时,难免心神会出现一丝波动。可眼前的陆小天刚才听到结婴果消息时,没有丝毫的停滞。便是铁尸鞘也感到有几分不可思议。

  “你先追上我再说这些吧。既然你与赤云桑合作在先,连赤云桑都没有得到结婴果,现在你又跑过来与我合作,真以为我脑子有问题不成。”陆小天冷哼一声,他对飘渺殿的熟悉程度远不如赤云桑,也不觉得自己会比赤云桑更老道,至于实力更差了一大截。连赤云桑这个老谋深算,城府极深的家伙都被铁尸鞘摆了一道,他可不觉得自己能从这铁尸鞘的手里讨得到什么便宜。

  “原来你是在担心这个,其实本来我是想把结婴果给赤云桑的,奈何那家伙不是省油的灯,为人太过厉害,万一我把结婴果给了他之后,他跟我翻脸,我实力未复之前可不是他的对手。而且之前若不是你突然破解了禁制,为我的离开创造了机会,现在估计结婴果已经到了赤云桑的手里,也不会有这么多事了。”铁尸鞘嘿然解释说道。

  估计赤云桑现在把自己恨死了,陆小天也有些无语,这才醒悟过来此前逃离时,赤云桑说的让他不要乱逃,倒也不完全是在唬他,自己对赤云桑还是有些利用价值的,不过估计这点价值到对方得到结婴果之后就一点不剩了,结婴果这种让无数金丹修士都为之疯狂的天地奇物,赤云桑想要事情不往外泄露,自然也只有杀人灭口,自己的下场也无非是死得晚一点罢了。幸好当时趁着人多形势混乱逃走了,不然稍迟片刻,在铁尸鞘,还有赤云桑两大强者在侧的情况下,恐怕连逃跑的机会都欠缺。

  现在回想起来,陆小天也不由惊出了一身冷汗。对于这些实力远超自己的修士,还是尽量远离为妙。

  陆小天心里闪过一丝这样的念头。并没有因为铁尸鞘的言语有任何的意动,逃跑的速度反而快了几分。

  “这小子看来是铁了心要逃走了,看来得花些代价才成。”铁尸鞘看到速度再增数分的黑白双钵,眼中凶光闪过,大嘴一张,仰天一阵嚎叫,嘴里四颗长长的獠牙带着一点血光,尸鞘一族特有的渗人叫声震荡天迹。伴随着叫声中铁尸鞘的脑后出现一片灰蒙蒙光晕,里面大量的尸虫嗡嗡作响。铁尸鞘张嘴吐出一口精血,这些不过寸许来长,面目狰狞的尸虫纷纷将精血吞食一空,铁尸鞘嘴里念过一阵晦涩的咒语,吞食了精血的尸虫嗡声大作。围着铁尸鞘层层环绕,在灰雾还有尸虫包裹下的铁尸鞘速度陡然激增。

  虽然隔着黑白双钵,陆小天仍然能清晰地感受到外面的一切,速度激增的铁尸鞘自然没有逃脱陆小天的眼线。

  嗖!铁尸鞘此时速度大增,人影一闪,便已经落在了陆小天的前面,陆小天控制着黑白双钵以不可思议的速度转向,朝相反的方向奔逃。

  陆小天脸色一阵难看,没想到逃到这里仍然要被对方截住,看来终究是免不了拼死一战了。

  形势急转直下,陆小天深吸了口气,正打算破盾而出,陡然间天空中一阵剧响,头顶之上的禁制如同海啸般一阵晃动。一阵腥风血雨从头顶上洒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