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仙武神煌 > 559章 被逼表态

559章 被逼表态


  只要有机会,单独离开也便是了。手机无广告 m. 最省流量了。陆小天暗自想到,忽然间灵兽袋内似乎有些异动,是小火鸦的那只灵兽袋,明显比起以前更为兴奋。陆小天没好气地轻按了灵兽袋一下,示意小火鸦老实一点,现在他要想办法脱身,可没闲功夫搭理小火鸦。

  只不过小火鸦的躁动似乎不同一般,甚至比起以往碰到帝坤的冰蓝色火焰,还有莫问天的煦蝎灵火时还要强烈几分。也许这里隐藏着其他什么厉害的灵火也说不定。小火鴉对灵火的灵敏,陆小天还是有几分佩服的。

  “该不会是?”陆小天心里陡然间一动,整颗心快速地跳动了几下,眼中闪过一丝精光,“该不会是焚罗灵火吧!”

  若真是焚罗灵火,这次他进入飘渺殿最大的目光差不多就已经达到了。至于结婴果,他自然也极为垂涎,只是陆小天还能分清楚主次,现在他还只是金丹初期,极需的是强大自身的实力,结婴果这种可遇不可求的东西碰到了故然要拼尽全力,但眼下在飘渺殿这种地方,便是手上有了结婴果,下一刻便有殒落的可能。总之,强大实力,保住性命,才有可能成就元婴大道。

  “对了,地图!”陆小天陡然想起罗屏儿给的地图,听罗屏儿所说,她的父亲便见到过飘渺殿中的梵罗灵火,殒落之前,还竭尽全力带回去了一份地图。只不过这飘渺殿所辖的区域太大,便是罗屏儿的父亲当初见到的很可能也只是冰山一角,陆小天登岛的地方跟罗屏儿父亲在地图上所述完全不一样,一连几年,也没有碰到相似的地方,陆小天便将这地图暂时忘到了一边,此时小火鸦的躁动提醒了陆小天周围可能存在极为厉害的灵火,陆小天自然也就想到了这件事情上面来。

  回想着地图上面所记载的,还有刚才进入土黄色灵罩之后,经过的几处地方,与地图上所记载的倒真有几分类似。想到这里,陆小天心头一动,地图上另外还记载了几处险地,如果真的存在,他从熊霸,铁尸鞘几个手里脱身倒还真有几分可能了,至于在灵罩外面的元婴修士,神识也未必能察探到这么远的地方。

  “这地方古怪得很,滚滚黄沙,到处一片荒凉,再找下去,恐怕也没有多少有价值的灵物,我看咱们还是回去吧。”又前进了百余里之后,熊霸有几分不耐烦地说道。

  “既然我师傅,还有另外两位前辈让咱们进来,肯定有他们的道理,咱们也算是金丹修士,虽然比起几位前辈天差地远,但也有自己的骄傲,自从跟着几位前辈进入飘渺殿以来,处处要受人庇护,何等憋屈,遇到一点挫蜇便打算无功而返,前辈还要我们这几个金丹修士有何用处?”绝远扶着腰间的刀柄冷声说道。

  “真要是有发现,不用你说,我冲锋陷阵都没有问题,但这种没有意义的寻找当真是无聊得紧,你们几个,怎么看?”熊霸一听绝远反对,顿时将目光扫向另外几人。

  赤云桑,还有刚加入进来的铁尸鞘不肯说话。

  熊霸知道赤云桑与铁尸鞘两人的实力不下于他,也不好过于逼迫,最后将眼神看向陆小天,“小子,你呢?”

  这个熊霸看上去粗鲁,但也是个欺软怕硬的主,绝远的眼神此时也向他扫来,无论他如何选择,总是要得罪一个,既然如此,也就不用纠结了,若是此时回去,他还如何借助此处的险地脱身。

  很快,陆小天便有了抉择,不过嘴上还是客气地说道,“在下一个实力低微之人,对此地也是人生地不熟,两位如何决定,拿下主意便可,在下最后必定遵从。”

  “狗屁地尊从,现在是少数服从多数,是继续还是回去你说一句话,别跟老子想蒙混过关。”熊霸直接训斥道。

  陆小天眼皮子一跳,这家伙不敢过于逼迫赤云桑和铁尸鞘,但对他却丝毫不客气,原本他还想谦让几句,既然对方硬是要逼着他表态,那就没办法了。

  “在下看,还是继续找一找吧,既然几位前辈让我们进入这里,自然有他们的道理。飘渺殿中这么大,宝物又有限,想要寻得宝物,自然不是件容易的事,眼下才走了不过数百里就折返回去,后面又碰到这般情形恐怕又是一无所获,一次两次,几位前辈还不会说什么,次数多了终究还是会觉得我们这些人没有用。”

  “我看这个阵法师说得有道理,熊兄,你要不要再问问其他人的意见?”觉远脸上有些玩味地道。

  此时明眼人都能看出熊霸与绝远两个不对付,未等熊霸开口问,赤云桑也出声道,“我也觉得该继续进行搜索。”

  “既然如此,那还废话干什么?走吧。”熊霸哼了一声说道。

  对于熊霸凶猛的目光,陆小天只当没看见,继续跟着觉远向前。不过心里却琢磨着该如何把这些人引到地图上几处险地的地方,好早些脱身。如果他修为高一些倒还好办,修士之间,以实力为尊,便像刚才熊霸便不敢过于逼迫赤云桑,但对他却恶语相向一般。可惜他实力太弱,除了碰到阵法禁制的时候,说出的话恐怕也没人会当回事。

  眼下只能看运气,或者后面等待机会,看能不能顺利脱身了。

  “陆道友可是心里有什么想法?不妨说出来与我分享一二。”陆小天脑子里正转着一些念头,陡然间身体微微一滞,因为他听到了赤云桑的传音。

  “我实力低微,能有什么想法?”陆小天叹了口气回道。

  “是吗?虽然陆道友修为低了一点,但保命的本事着实不低,当日在石洞中一别,孤身存活到现在还安然无恙,这份本事可不是谁都有的。陆道友在阵法上的造诣我是深感佩服,又没有元婴修士在你体内存下暗手,只要机会合适,利用此地的陷阱脱身,还是很有几分希望的。”赤云桑嘿然一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