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仙武神煌 > 586章 剑胎

  事实上这也不能怪陆小天几人不够小心,事实上他们几人都十分注意着身后的动静。只是那绿蜈蚣与熊熬替身收敛气息的手段都十分高明,元婴级老怪的手腕也不是他们这些金丹修士所能想象的。

  只是在这飘渺殿内,没有什么是能完全按自己意愿走的,哪怕是鬼尊者与熊熬这样的强者,也无法完全掌控此地的局势,原本还算稳定的禁制,除了不时诞生的一道道剑气之外,并没有露出大面积崩溃坍塌的迹象,只不过绿色蜈蚣才跟了几人不过数十里,远空之中似乎便响起了一阵地崩山塌的强裂震感。

  “不好,定然是元婴级老怪触发了禁制。”赤云桑与铁尸鞘两人齐齐色变。

  鬼尊者与妖修熊熬进来了!陆小天面色也是大变,哪怕逃出了一段距离,但元婴老怪的恐怖实力,仍然能给他们带来强烈的心里震撼。

  “且不管这么多了,定然是他们进来寻找咱们了。否则等闲九阶妖兽,亦或者金丹后期修士绝不至于引发如此乱象。此地禁制都有可能会很快坍塌,陆道友,西南向,距离此地千里外,有一处秘地,空间颇为稳固,咱们必须尽找个能容身的地方,否则不用这禁制内的剑气绞杀,单是这天崩地裂的坍塌,便足以要了咱们的小命。”铁尸鞘气极,又急又快地说道。

  “陆道友,不管如何,先带咱们逃离这里再说。”赤云桑也是一脸少有的惊慌之色,那天崩地塌带来的强烈震感,便是他也有几分束手无策之感。

  “走!”陆小天自然没有迟疑,身体向前暴射,速度飞快,转眼间便掠过了数十丈的距离。铁尸鞘与赤云桑两人紧步跟上。

  禁制与之前不同,正在大面积的晃动,虽然还未被毁灭性的破坏,但谁也不知道这禁制还能维持到什么时候,原本有迹可循的剑气,此时开始凌乱起来,哪怕陆小天早已经知悉了禁制的规律,但也禁制受创之下,仍然不时有大量的剑气胡乱飘飞,不再像此前那般有着一定的轨迹可循。

  便是陆小天已经服下了九阶雪妖熊的元神精魄,还残留一部分力量,也有几分难以为继的感觉,好在旁边还跟了铁尸鞘和赤云桑两个高手,主动替他挡下了绝大部分的剑气攻击。

  远远看去,只见三条人影在禁制中快速地闪动,为赢得一线生机竭尽全力。

  而此时,更远一些的地方,绿色蜈蚣与熊熬的替身却陷入了窘境,由于禁制的崩坏,铁尸鞘体内残余的气息原本就已经十分微弱,此时更是虚无飘渺。鬼尊者与熊熬的替身都不识此地禁制,要不然此前也不会被陆小天几人乘势各个击破。

  此时大量的剑气变得衰乱,绿色蜈蚣与熊熬替身在崩坏的禁制中一阵左突右冲,毫无头绪,四周暴虐的剑气越来越多,不断地向这一蜈,一熊袭杀过来。这狂暴的剑气,似乎要斩杀附近的一切生灵。

  熊熬替身虽然悍勇无比,可在这四处肆虐的剑气之下,也是难以为继,与绿色蜈蚣好不容易支撑了数个时辰之后,被残余的禁制之力,还有失控的剑气所绞杀,斩成碎片。

  禁地之外,万里之遥的鬼尊者与熊熬霍然而立,一双阴沉,一双暴戾的眼珠子各自盯着禁地光莫之内的世界。那锐利的眼神仿佛要刺破光幕一般。

  “看来已经有跟咱们一般的元婴老怪进入其中了,否则这禁地之内不会引起如此乱象。”鬼尊者眯着眼睛道。

  “这个家伙可真是该死,也不知道他寻得了什么,竟然搞出这么大的动静。”熊熬愤恨地说道,“难不成除了咱们,还有更多的元婴老怪或者是妖修不成?”

  “这可说不准,也许是绝心道人也说不定,既然对方已经有所发现,咱们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先进去了再说。”鬼尊者嘿然一声道,“纵然把这一片区域毁了,也总好过宝物被别人得到。”

  “说得倒是,那几个小辈最好别让我碰到,否则....,希望那几个小辈不要直接死在这动乱之中。”熊熬狞笑一声,身形一瘠,已经穿过了眼前那层黄色光幕。

  “不会,那几个小辈虽然修为远不如我等,但心机不浅,尤其是那银发小子精通阵法禁制之道,连咱们两个的替身都吃了大亏,又岂会轻易死去。”

  提到陆小天,赤云桑与铁尸鞘几个,鬼尊者阴沉的眼神中也是杀气盈然,被几个金丹小辈祸害到如此程度,不杀他们,不足以平心头之恨!眼前黑影一动,鬼尊者便紧跟着熊熬进入其中。

  为了不引起此地禁制进一步恶化,鬼尊者与熊熬收敛了一部分气息,不过速度仍然快得惊人,万里之遥以外的地方,哪怕是他们两个,也需要消耗不短的时间。

  空中暴虐的变动仍然还在持续,漫天翻滚的黄沙之中,出现在头顶的飞天沙穴比起之前数量明显要更多了一些,只不过对于鬼尊者与熊熬两个却算不得什么。

  两人如履平地一般地略过无数的危险,行进数千里之后,距离此前与陆小天等人斗法之地也不过两千余里,不过此时两个却被头顶上的异象惊得目瞪口呆。

  原本那剑气惊人的禁制区域正在大面积坍塌,大量的剑气不断地向高空凝聚,高空之上,无数道剑气汇聚在一起,扭曲形成一个巨大的球形,那球形里面无数剑气纠缠,似乎在形成一柄无色的剑形胚胎。

  “剑胎!”鬼尊者与熊熬两人看到眼前的这一幕,饶是他们见多识广,法力无边,也不由骇然失色。

  天空之中的巨大球形,似乎有一层若有若无的淡薄雾气,萦绕在四周,任凭狂风呼啸而不散,那巨大的球形之中,仍然在吸附着四周逸散的剑气,体形不断地得到壮大。但萦绕在四周的淡薄雾气,却给人一种虚无飘渺的意境,让人感觉那剑胎远在天边的飘渺,但剑气的锋锐,又让人有一种近在眼前的真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