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仙武神煌 > 589章 山门,石阶,梵罗灵火!

589章 山门,石阶,梵罗灵火!

  无论是赤云桑,还是陆小天,此时都毫无办法,眼见得铁尸鞘似乎对这一带熟悉,没有其他出路的情况下,也没多想,便跟着铁尸鞘一路奔逃。

  足足逃遁了一个多时辰,几人浮悬在一处干涸的河流上空,正面是一座数十丈高大的小山,小山荒芜一片。

  “两位与我一起动手,合力击破此山,此山之中,尚有一处藏身之所,也许能助我等避过一动。”铁尸鞘一脸严肃地道,“这禁制坍塌如此之快,想必是那几个元婴老怪进来,并且遇到某种阻拦出手了,咱们不尽快找个容身之所,恐怕也是死无葬身之地!”

  “你有把握?”赤云桑冷声道。

  “没把握,你有更好的办法吗?”铁尸鞘回呛了赤云桑一句。

  “不管如何,先找个地方落脚吧,这种情形下,去哪里都不是绝对的安全,只能赌一赌运气了。”陆小天说道。

  “既然如此,那便动手吧!”赤云桑点头。

  三个都是杀伐果断,一旦决定绝不拖泥带水的性格,为了各自的生路,倒是没有藏私,一时间铁尸鞘的攻击,赤云桑的宝塔,陆小天动用吞魂大法之后劈出的裂地刀交相错落,几乎同一时间落在眼前的小山之上。

  受到强大攻击的小山一阵颤洞,卡嚓之间,轰然洞开,里面竟然别有洞天,呈现出一阶阶的石阶,只不过这些石阶是向下沿伸的。陆小天按了按灵兽袋,止住想要冲出灵兽袋的小火鸦,心头禁不住一跳。看来距离他想要的东西又近了一步。

  山门洞开之后,铁尸鞘先行一步,直接没入其中。赤云桑眼神一闪,也紧接着跟了上去,毕竟此时都是各自逃命,此前为了活命,自然是精诚合作,不过铁尸鞘明显对此地甚为熟悉。万一铁尸鞘利用熟悉的地形脱身,他可没地方哭去。毕竟知道结婴果所在的只有铁尸鞘,哪怕是陆小天这个阵法师,可以破解禁制,也只能做第二选择,此时铁尸鞘近在眼前,自然没有舍近求远的道理。

  赤云桑紧跟着电射而入,陆小天原本在三人之中修为最差,便是想跟也跟不上,而且铁尸鞘进入山门如此之快,倒也有几分蹊跷之处。心里有了防备之下,陆小天自然更不会一心与其相争。只不过进入其中,身后的山门便轰然合上了,陆小天面色微变,转身回过头来,竟然找不到重启山门的所在,这座小山看上去平凡,但若不是铁尸鞘带着他来,他也未能看出此处的不妥,此时想要重启山门,恐怕也只有找到控制机关所在,或者是与赤云桑或者铁尸鞘再次联手硬开了。

  陆小天略一皱眉,铁尸鞘与赤云桑早已经不见了踪影,只能着两个消失的方向接近过去,此时九阶雪妖熊的元神精魄之力还未完全消失,不过陆小天已经随时准备服下巨蛟的元神精魄。这小山之内的空间倒是远比外面的稳固,不用担心空间塌陷,禁制坍塌,还有那可怕岩浆随时将人吞没,估计那几个元婴老祖一时间也找不到这么隐秘的地方来,不过此地出乎寻常的静谧之下,也透露着一丝诡秘的气氛。

  山洞之内,石阶蜿延盘旋,很快便离开了那狭小的山体内部,眼前的石阶飘浮着通往另外一处小山,脚底下已经变成了万丈悬崖,那石阶在虚空中延伸,四周飘逸着白蒙蒙的雾气。陆小天试了一下凌空飞行,不过那雾气似乎能起到隔绝神识的作用,一旦进入其中,眼前是白蒙蒙的一片,根本找不到方向,陆小天吃了一惊,连忙退了回来,不敢再过于深入,只能重新回到蜿蜒盘旋的石阶之上。

  “这到底是个什么鬼地方?”陆小天心里有些打鼓,铁尸鞘与赤云桑也不见了踪影。陆小天略一思索,虽然赤云桑与铁尸鞘的修为远在他之上,不过神识未必会比他强出太多,自己进入那雾气之中,尚且如同无头苍蝇一般,他们两个应该不会进入雾气之中,看来沿着石阶找过去便是。

  心里有了个大概判断,后退也没有退路,陆小天便加快了脚步,石阶飞快地向后延伸,陆小天行走在雾气之中,仿佛踏足天梯之上,在空中漫步。

  约摸又过了一个时辰,陆小天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走了多远。只是远远地听到一阵激烈的打斗声,紧接着一道熟悉的惨叫声,顿时心头一凛,脚步不由自主地放慢了下来。

  发出惨叫的竟然是赤云桑!

  陆小天沿着石阶又行了数百丈,转过一道弯,眼前豁然开朗,眼前是一片相对平缓的山坡,沿着山坡向上,是一处直插天迹,如同刀削般的山峰,那山锋之上,飘浮着一座方圆数百丈的石池,石池内,闪动着一种浅青色几近透明的火焰。那跳动的水焰,似乎要灼穿虚空。无物不焚!

  陆小天感觉到自己的心脏剧烈地跳动了几下,一双眼睛陡然间紧缩了两下,正是传闻之中的梵罗灵火!

  千呼万唤始出来,陆小天深吸了口气,他起初前往传闻中的飘渺殿,起初便是为了这梵罗灵火。他手里的银叶佛桐,若无梵罗灵火,与普通的朽木也没有多大差别。到了后来,见识到飘渺殿中的处处凶险,也许说为了保命更恰当一些。毕竟他一个金丹初期修士,在里面朝不保夕,梵罗灵火的事也只能偶尔想一想罢了。只不过现在,梵罗灵火却真实地出现在了自己眼前。纵然隔着如此远的距离,陆小天也能感受到那跳动火焰上传来的惊人威慑力。哪怕以他此时的修为,一旦过于接近,恐怕也会被那灵火所酌伤。若是身处那火池之中,恐怕以他的法力也支撑不了多久,便会被烧得连灰都剩不下。

  也不知道那石池容易是何物所铸,竟然能容纳这等灵火。

  不过陆小天的注意力很快便离开了朝思暮想的梵罗灵火,而是转移到了山坡处一处相对平坦的参天巨木下,此时的赤云桑模样极惨,赤黑宝塔歪斜在地面失去了控制。而赤云桑本人,呈大字型,双手双脚展开,四根森森白骨,分别插入他的手脚,将他钉在那树干之上。每一根白骨上面,都闪烁着让人心颤的丝丝灰气不断地从伤口处钻入赤云桑的体内。

  赤云桑被钉在树干上喉咙间发出痛苦地咆哮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