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仙武神煌 > 591章 铁尸鞘,罗中庭!

591章 铁尸鞘,罗中庭!

  铁尸鞘也绝刻有放松对陆小天的警惕,只是他一掌拍向陆小天胸口时,陆小天先是面色惊鄂地低头,却并未看到陆小天讥诮的笑意。

  只见铁尸鞘快触及陆小天胸口的一瞬,陆小天的速度再次暴增,并不是拦截铁尸鞘击向他的一掌,而是身体略微一偏,缓冲掉铁尸鞘的大部分攻击,而他也一撑打向铁尸鞘,陆小天此时已经服下了九阶土火双系巨蛟的元神精魄,爆发力已经不在铁尸鞘之下。

  吞服下巨蛟的元神精魄之后,以陆小天此时的实力,完全有能力避开铁尸鞘的这一击。不过他对于铁尸鞘钉住赤云桑的夜冥骨器忌惮异常,以自身的一点伤势,换来同时击伤铁尸鞘的机会,纵然九阶巅峰的巨蛟元神厉害无比,陆小天也并没有把握战至最后击杀铁尸鞘,更何况对方还能控制邪异异常的夜冥骨器。

  如果猜测是真,他便能一举翻盘,如果猜错了,也不过是早一些落败而已。陆小天翻掌之间,手里陡然乍现出一颗白色寒气闪动的小球,自从这小球出现的一瞬,四周的温度陡然之间便开始急剧下降,便是以陆小天的实力,也感觉到祭出不过鸡蛋大小的白色小球时,右手冻得跟麻木了一般。

  “千年雪霖石!”

  铁尸鞘眼中闪过一丝难以置信和不可思议,没想到陆小天竟然会陡然之间祭出这样一件至寒之物。

  雪霖石一经触及铁尸鞘,立即化作一道寒气钻入铁尸鞘的体内。

  铁尸鞘双眼带着一丝极度的痛苦之色。陆小天受了铁尸鞘一掌,纵然卸去了不少力气,仍然被击得倒飞吐血。

  不过此时铁尸鞘却没办法进一步攻击了,因此此时大量的寒霜凭白爬满了他的全身,并没有将其冻住,但那一层浅浅的白霜,却如同万古不化的雪晶。

  铁尸鞘冷得跌倒在地上,身体一阵瑟瑟发抖,毫无此前的威风,眼中满是发自灵魂深处的痛楚。

  陆小天捂着受创的胸口松了口气,总算是让他赌对了。

  “罗道友,我应该这样称呼你吧。”陆小天抹了下嘴角的血迹,毫不犹豫地动用法珠内的力量,使用寒冰之愈治疗自己体内的伤势,虽然卸掉了铁尸鞘一掌的部分力道,但对方直接击中胸口,仍然给他带来了不小的伤势,此时这种情形下,危机远未解除,自然是时刻保持最佳状态的好。

  陆小天一边说,一边向倒在地上瑟瑟发抖的铁尸鞘走来,语气里带着一丝戏谑之意。

  “你,你怎么知道我的身份?”铁尸鞘看着陆小天的眼神中满是震惊与难以置信,他的身份只有自己知道,而且还是一百多年前的事了,眼前这银发青年绝对是跟赤云桑一起进入飘渺殿的,便是他至亲的人出现在眼前,也绝对无法认出他来,眼前的陆小天竟然一语道破了他的身份,不过这也正常,如果不是知道他的底细,绝对不会设下这样精妙无比的陷阱,利用千年雪霖石这种至寒之物给他致命一击。

  “很难猜吗?罗屏儿的父亲,天生独阴之体,与元神相伴相生,身体接触到至寒之物,便会发作,生不如死,周身的法力无法调动分毫。”陆小天眯着眼睛看着铁尸鞘,确认铁尸鞘此时已经失去了反抗的能力,心里大为松了口气。

  “你是如何猜到是我的?”铁尸鞘语气里有几分气极败坏地说道,千算万算,将陆小天的实力算得死死的,但没能算到陆小天突出奇招,利用千年雪霖石这种至寒之物将他克制住,否则陆小天的战力再增几层,在这种上天无路,入地无门的地方,也不过能多坚持一段时间而已。绝对飞不出他的手掌心。

  事实上也确实如同铁尸鞘所想的那样,如果没有这个变故,陆小天自认手上还有九阶巅峰的巨蛟还有妖鹰精魄,最后肯定也耗不过铁尸鞘,更何况对方还能控制夜冥骨器,就算只能发挥出其中的一小部分力量,陆小天也绝难匹敌。连赤云桑这般厉害的人物,都被夜冥骨器直接钉在树干上,失去反抗的能力,更何况是他。单打独斗,他也绝非赤云桑的对手。

  “这些你暂时就没有必要知道了。”陆小天森然一笑,哪怕罗中庭的独阴之体被千年雪霖石触发,现在已经失去了行动能力,但只要对方活着一刻,陆小天便如鲠在喉。哪怕此处是一个死地,也许只有罗中庭才知道出去的地方,不过陆小天此时也不急,只要拿住罗中庭的元神,他也可以想办法撬开对方的嘴。

  迟则生变,尤其是对于罗中庭,赤云桑这样实力高强,又老奸巨滑的修士。只有对方彻底失去动手能力,陆小天才会心安。

  话音刚落,一道金光闪过,巨大的刀芒斩在罗中庭铁尸鞘强悍的身体上锵锵作响,不过此时已经无法运转体内法力的铁尸鞘防御力下降了几个等级。这一刀直接斩断了罗中庭好几根肋骨。陆小天见罗中庭这种情形下仍然无法一刀解决,不由脸上带着一丝异色,不过很快陆小天再次抽刀,双手持刀,猛然斩过罗中庭的脖子,罗中庭的脑袋轱辘辘滚出丈许远。陆小天尤自不放心,毕竟此时罗中庭的身体是尸鞘之身,不能以常理度之,仍不停蝎地再次抽刀将罗中庭的四脚斩下。这才稍歇。

  不过最后一刀落下的同时,陆小天脸上又浮起一阵如释重负的笑意,握刀的左手接连弹出十数道灰线。

  灰线纺织成的灰网刚好将罗中庭逃出来的元神给挡住。不过罗中庭的元神也颇为厉害,被灰网挡住,仍然凶悍无比地挣扎出来,然后向另外一个方向逃走。

  “想走?可没这么容易!”陆小天冷哼一声,既然对方舍弃了自己的肉身,只是元神状态,对他的威胁力自然就下降到了最低,罗中庭这一团灰蒙蒙的元神小球看上去颜色颇淡,但却异常的凝实,被他用拘魂灰线纺织的拘魂网网住,竟然还能挣脱开来,这份本事可着实有些出乎他的意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