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仙武神煌 > 602章 传送阵

602章 传送阵


  “那些人到了什么境界?”陆小天此时心里的震动已经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纵然没能亲眼目睹当初一战到了何等惊世骇俗的地步,不过单从飘渺殿现在的规模,还有让元婴修士也为之头痛不已的险境,似乎对方的境界超越了元婴期更为实际一些。

  “具体也不是太清楚,不过实力最差的一个,已经到了半步化神的地步。当初飘渺殿禁制重重,参战的众人无一幸免,只有外围的几个元婴修士侥幸逃得一缕元神,不是因为都相互同归于尽,而是那一场旷世大战,惊天动地的法力波动下,引动了化神雷劫。那几个离化神只有一步之遥的老祖,一个人引动的雷劫都是骇人听闻,更何况数个老祖一起,场面难以想象,飘渺殿也是毁于那一场惊世雷劫之中。至于飘渺尊者与浮屠僧人,可能在那场大战中蜕变成了化神期修士,不过由于连绵不尽的雷劫,最后身死道消。”说到这里,罗中庭也不胜唏嘘,就快度化神雷劫的人,竟然死于那样的动乱之中,多少让人觉得有些不值得。

  陆小天也是深受震动,此时的他方才知道在元婴后期之上,并不直接是化神,而是半步化神。似乎后面的境界玄妙程度已经超过了他现在所能想象的极限。几个人斗法,一起引动的化神雷劫,那种毁天灭地的场面,陆小天甚至都不敢想象,好一会才回过神来。

  “你是如何知道这些的,之前为何不说?”陆小天沉声说道,花了一定的时间消化刚才听到的事实之后,陆小天对罗中庭再次多了几分提防。

  “实不相瞒,我也是被你封印在禁魂珠内才知道的这些事。”

  “被封印在禁魂珠内还能知道这些?我倒是有些小瞧你了。”陆小天冷笑道。

  “我说的是真话,当初玄鱼老祖的一缕元神控制了铁尸鞘,我也不过苟延残喘,谁知道赤云桑奇峰突出,竟然有荷宇雷果,一举重创了玄鱼老祖,我也才趁机将玄鱼老祖的这缕元神灭杀,因为我天生独阴之体,元神较常人更为奇特,虽然遇到至寒之物容易引发寒疾,但也具备常人所没有的一些特性,我修炼过一种吞噬元神的秘法,吞掉玄鱼老祖受损的元神之后,神识大进。并且我所修炼的这种秘法有部分搜魂的特性,能了解到被吞噬元神的部分记忆,只是玄鱼老祖的元神虽然受损,但相对于我而言,对方的元神凝实程度远超我的想象,因此要完全消耗掉对方的神识,需要一段不短的时间,随着逐渐消化对方元神的过程中,也会逐渐知晓对方更多的记忆。”罗中庭解释着说道。

  “你有多大的把握能控制那浮屠行僧的肉身。”陆小天心里沉思了一阵之后问道。

  “说实话,一点把握都没有,到了眼下这个地步,除了一试之外,我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也没有更多的选择。那浮屠行僧的肉身已经达到了浮屠真身的地步,已经超越了元婴后期大修士,无限接近化神,也可能在化神雷劫中达到了化神期的地步,岂是能轻易控制的。”罗中庭苦笑一声道。

  “既然如此,你控制不了浮屠行僧的肉身,咱们又怎么可能脱困?”陆小天面色一沉地道。

  “那浮屠行僧生前法体双修,已经强悍到了不可思议的程度,在殒落之前,与飘渺尊者一番大战,后来被飘渺尊者打落梵焰池,虽然元神已死,不过其身体仍然保留了一些战斗的本能,只是暂时被封印在梵焰池中,只要你将那些梵罗灵火收起,浮屠行僧的肉身解除困境的那一瞬,仍然会发出惊世一击,击破此处壁障,到时候便是你逃离此处的机会。”说到这里,罗中庭的语气陡然间落寞下来,“至于我,只求陆道友在离开之前,将我的元神放出,不管后果如何,哪怕希望再小,我也总要一试。”

  陆小天听得心里倒是对罗中庭多了几丝佩服之意,不成功便成仁,以罗中庭此时的状态,进入浮屠行僧的肉身之内,能否在浮屠行僧遗留下来的战斗本能下进入其肉身,并一步步取得其控制,其过程,也许九死一生还不足以形容其凶险。

  “就算能逃离这里,外面的空间因为几个元婴修士的大战一片紊乱,四处都是乱流,我也不过多活片刻,逃离这里能有什么用?”陆小天冷哼一声道。

  “当初浮屠行僧联合众人大战飘渺尊者,最终仍然不敌,浮屠行僧想要逃走,因为距离梵焰池附近,有一个传送阵,至于传送到何处,我也不知道。”罗中庭补充着说道。

  “传送阵?”陆小天心头一动,没想到飘渺尊者有这样大的手笔,在其飘渺殿内设下传送阵。哪怕是此时的蓝魔海域,想要修建传送阵,都要集门派之力,普通的小门小派,根本没有这个能力和财力修建。如果真有传送阵的话,他倒是有一线机会,只是不知道这传送阵究竟是否还能动用,传送到哪里,陆小天也管不了那么多了,正如罗中庭所说的那样,眼前这种情形,已经没有他选择的余地。总管如何,总得试上一试。至于可能存在的其他宝物,陆小天暂时倒并未往这一方面想,毕竟眼下这种情形能保得一命已经算是不错了,哪里还能奢求更多。

  “不错,传送阵,当初飘渺尊者除了浮屠行僧之外,另外还有几个极其厉害的仇家,因此在自己的飘渺殿内设下了传送阵,以备不时之需,而且用了特别的方式进行加固,等闲的手段根本无法将其摧毁。”罗中庭证据肯定地道,“如果你不信,可以等传送阵出现之后,再考虑是否将我的元神放出,反正现在我的生死与否完全操之你手。”

  “也罢,那便姑且试上一试吧。”陆小天吸了口气,作下决定,当断不断,反受其乱,真等到此处空间塌陷,这唯一的机会都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