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仙武神煌 > 604章 一剑西来

604章 一剑西来

  似浮屠行僧这种强绝之人,哪怕是已经死去,其气势与遗留下来的战斗本能,也足以压制得陆小天这个新晋的金丹中期修士步履维艰,足见其可怕之处。浮屠行僧身上的袈裟看上云也绝不简单,隐隐有一阵灵光流动,哪怕是在梵罗灵火的酌烧之下数千年之外,依然未被毁云,不过上面却有几道破烂,还有剑气斩出的齐整破口。看样子应该是当年跟飘渺尊者大战时遗留下来的。不知道当时的飘渺尊者又强到了何种地步。陆小天心里有几分神往地道。

  浮屠行僧的面容除了枯稿一些,看上去与常人无异,但绝对没有人会将这样一个霸气睥睨的人当成一个寻常的家伙,唯一有些让人疑惑的是浮屠行僧那空洞洞的眼神,没有一丝神采,看来正如罗中庭所说的那样,浮屠行僧的元神已灭,剩下的不过一尊行尸走肉罢了。

  只是被那双空洞空的眼睛扫过时,陆小天仍然有种心惊肉跳的感觉。

  浮屠行僧单手在那石池边缘一拍,整个人豁地一下飞起至半空,仰天一阵咆哮,一股极度的怨气如同洪海惊涛一般,巨浪滔天。陆小天能从这股怨气中感受到浮屠行僧对瓢渺尊者的恨意。

  似乎感觉到了陆小天的觊觎,浮屠行僧那空洞不含一物的眼神居高临下扫到了陆小天的身上,伸手一伸,便要向陆小天拍来。

  陆小天顿时一颗心跳到了嗓子眼,面对这样强横的敌人,他连一点反抗之力都没有。

  “这浮屠行僧看上去要动手了,有没有办法?”陆小天第一次尝到这种束手无策的感觉,咬牙向罗中庭问道,便在是强如浮屠行僧,陆小天也绝不会放弃生的希望。

  “能有什么办法,大不了一起死吧。”罗中庭一阵苦笑,他也没想到哪怕已经没有了元神,浮屠行僧留下来的一丝战斗本能,仍然能感觉到他们两个的窥视之意,

  混蛋!陆小天暗骂了一句,却没有后悔,陆小天直起了腰板,对着正要一掌拍下的浮屠行僧昂然而立,“来吧,也让我死之前,再见识一下超元了元婴后期大修的手段,能死在接近化神修士的手里,也不枉此生了!”

  “你怎么这个时候还去招惹他,真是不知死活!”罗中庭有几分气极败坏地道。

  “浮屠行僧都已经动手了,招不招惹有什么区别吗?”陆小天哧之一笑,事到临头,反而比此前的战战兢兢更坦然了一些。

  罗中庭语气一滞,颓然无比地道,“罢了,看来事到临头,我还不如你镇定,若你能寿元长一些,前途不可限量,倒是可惜了。”

  罗中庭语气里首次带着对陆小天的几分敬意,哪怕此前陆小天所表现出来的心思缜密,遇事不惊。都只能说明陆小天此人城俯极深,这样的对手会让人感到忌惮。可越是城俯深的人,对事情的操控力越强,一旦面对失去控制的局势,要么会表现得比常人更为心慌,或者是更加歇斯底里的爆发。这种人罗中庭见多了,但陆小天面对浮屠行僧无法敌对的肉身时,却表现出一种洒脱。让罗中庭看到陆小天在心机与算计之下,其实比寻常充满杀伐与狠厉的修士多了几分阳光与洒脱。在杀戮与算计中迷失自我的人太多,却往往忘记了原来的那颗本心。

  陆小天此时也没有想那么多,在绝对的实力面前,再多的阴谋诡计,想得再远,也只是浮云。至少面对浮屠行僧拍下来的那一掌,陆小天便感觉到自己的所有生机都已经被这巨大的掌影所掐断。哪怕是傀儡娃娃,也不过能稍稍迟滞的这巨大的掌影一瞬,瞬间过后,连逃跑能力都欠奉的他,仍然必死无疑。

  轰!引发巨响的并不是浮屠行僧拍下的掌影,而是整个封闭小空间的颤动。一股带着些许飘逸,但飘逸中却有着一股绝世的锋锐的气息似乎要穿破时空而来。

  浮屠行僧那拍下的手掌戛然而止,仰首一阵咆哮,取而代之的不是此前面对陆小天与罗中庭的那种冰冷无情,而是一股滔天的怒意。

  陆小天还未能明白怎么回事,浮屠行僧已经对着天涳狂轰几拳,顿时一片天塌地崩一般,整个由庞大禁制与灵物撑起的空间竟然轰然崩塌。

  无尽的混乱之中,一柄数丈长的透明光剑自西方破空而来,那光剑包裹在一个透明的圆形光罩之内,如同胎中灵剑。

  那巨剑给人一种飘乎不定,但飘乎中不失无敌锋锐与霸气的睥睨气息。

  “飘渺剑胎!”禁魂珠内的罗中庭此时声音里有着一股难掩的恐惧之意。

  “飘渺剑胎是什么?”陆小天疑惑地道。

  “是飘渺尊者殒落之后,遗留下来的无敌剑意,也许是当初飘渺尊者自感大限将至,便将自己的剑意结成道元剑胎,将其封印起来,以待心术不正之人利用飘渺殿内的一切再次作乱,危害修仙界!也许是其他的原因。”罗中庭声音干涉地回复道。

  陆小天感觉这剑胎与此前在禁制中遇到的无数剑气有几分类似,但明显强大了太多,只是具体他也不能十分肯定。

  那光罩内的光剑身形一颤,发出一道轻吟之声,数百丈的距离一晃而过。剑锋直指浮屠行僧眉心。

  浮屠行僧怒吼一声,身体一闪,不避不让,迎面朝巨大剑体冲击过去。一时间空中气劲震荡不已,哪怕是逸散的剑气,或者是浮屠行僧被打散的力量,对于陆小天而言,都是足以致命的。此处封闭的空间内,在飘渺剑胎与浮屠行僧的大战之下,处处崩塌,大量的岩浆冲天而起,四处飞散的乱流。四周的环境恶劣到了极点。不过随着这一剑一僧的大战,此处空间已经破出几道口子,足够他出去了,陆小天吸了口气,强行按下飘渺剑胎与浮屠行僧大战的威压给他带来的不适,迎头朝头上一道豁开的大口子飞去。

  轰!浮屠行僧一拳打出,一座百余丈高大的山峰直接被这看似轻飘飘的一拳砸平。那剑胎身形一颤,分出来的气劲似乎连这不稳定的空间都要割裂一般。拳劲四溢,剑气纵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