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仙武神煌 > 606章 传送离开

606章 传送离开

  陆小天的身体在空中踉跄而退,看着那结婴丹被剑气一击而碎,化作大量的灵力飞逸在四中,心里却再无一丝可惜的神色,转头往罗中庭指引的方向疾速飞奔而去。人心里都有一个魔障,他第一眼看到结婴丹时,贪念占据了上风,以为凭借自己的准备,可以火中取栗。只是没想到那剑胎的厉害远在想象之外,跨跃了好几个大境界,哪怕只是遗留下来的剑胎,也非他现在所能想象。

  此时遭遇到铁一般的事实面前,陆小天心里再无一丝侥幸,在结婴丹与性命面前,陆小天自然知道该如何抉择。

  而眼前的局势,结婴丹已碎,似乎也并不需要他再如何纠结了。说到底,还是没有这一分机缘。陆小天心里喟然一叹,方才的过程简直是惊险之极,若不是他在关键时刻祭出傀儡娃娃,替他挡住了那致命的几道剑气,此时那傀儡娃娃的结果,便是他的真实写照。身体被大卸八块,甚至连元神都要被那几道剑气所斩。

  不过飘渺剑胎所发的剑气实在过于厉害,哪怕祭出傀儡娃娃,替他一死,但剑气的余波仍然冲击到了他,只是几缕残余的剑气入体,给他身体带来伤害远比表面上来得厉害。虽然量不是很大,但剑气的凝实与顽固程度,根本不是他现在的法力可以比拟的,现在陆小天的身体受到伤害的程度,甚至比起刚筑基时从望月城离开,用雷珠对付绿甲骷髅的那次还要厉害。

  陆小天连忙吞下数颗疗伤用的灵丹,身后浮屠行僧的肉身受创,而浮屠行僧遗留下来的终究只是其怨念还有其身体部分本能的战意,此时大战一阵之后,怨念与战意都有所消退。又被剑胎重创,与剑胎交手的波动比起之前倒是要小了很多,否则陆小天凭自己现在的状态,也不知道能逃多久。

  “你怎么样?”罗中庭此时也能看出来,自己之前地看法似乎有些乐观了,陆小天的伤势比起他想象中的还要重。

  “不怎么样。”陆小天回了一句,心沉如水,伤势只是其次,关键是传送阵没有看到。

  不过很快,陆小天眼睛一亮,在数百丈外的一处浮岛之上,几棵树木之间,一块古朴的巨石平台,上面光甲罩环绕,虽然由于年代的久远,光罩已经稀薄无比,似乎灵力已经消耗得差不多了,但阵法带来的气息波动却是陆小天见过的传送阵无疑。

  陆小天内心大喜,速度又快了几分,朝传送阵疾冲过去。

  又是几道残余的气劲打来,陆小天避开其中的两道,如意战甲浮动到肩甲骨处,挡住了最后一道,此时受伤之躯的他也有些承受不住,再次吐血,不过受这一击,原本前进的他速度倒是再次快了几分。陆小天并没有因为伤势分开丁点注意力,伸手打出十数块上品灵石,顿时这些灵石分别朝传送阵置放灵石的槽飞去。

  灵石一经入槽,传送阵嗡地一声响,开始运转起来,外面那光罩也陡然间变亮,陆小天作为一个阵法师,可以明显地感到阵法运转时造成的空间波动。

  “陆道友,现在传送阵已经开启,你把我放出去吧。”罗中庭说道。

  陆小天一脚踏进传送阵,没有多做犹豫,直接将罗中庭的元神从禁魂珠内放出。

  罗中庭心情稍稍一松,陆小天还算是言而有信,见到传送阵运转之后依言将他放出。事实上就算陆小天继续将他囚禁,他也没有任何办法。

  注意力收回来,罗中庭看向那被剑胎斩落的浮屠行僧的肉身,心里一阵激动,纵然是浮屠行僧的残缺之身,比起他此前铁尸鞘的身体不知强了多少倍。

  对于罗中庭心里的波动,陆小天此时自然是感受不到了,事实上他已经在传送阵中,因为经历空间的波动,两眼只觉得天旋地转一般。

  一阵冰冷的湿气袭卷而来,直到传送阵停止运转,陆小天才感受到四周竟然都是废墟,被淹没在冰冷的水中。看样子更像一处荒费了不知道多少年的古城池,水中的石头上面长满了青苔,不少虾蟹,还有一些水底的鱼类穴居于此。

  陆小天从里面钻了出来,发现这水底废墟竟然一点都不小。而且如同迷宫一般,便是他自己在水下转了两圈,发现竟然又回到了原来的位置。不过陆小天也没有心荒,对付这种迷宫一般的地方,用元龟甲是最好的破局之物了。

  陆小天将传送阵的位置记了下来,发现从飘渺殿到这里的传送阵只是单向的,他根本找不到任何传送回去的法门,不过根据他的经验判断,这里有不少地方都遭受到了破坏,也许是因为受损的关系,才会失去反向传送的功能。

  陆小天眼神一闪,虽然体内的伤势并不轻,特别是入体的剑气,极难驱除,不过暂时强行压制着,应该能支撑一段时间,倒是这传送阵,以后如果能修复,也不失为一条能逃走的后路,毕竟当初经历了被周通追杀,走传送阵逃走的事,陆小天知道在面对太过强大的敌人时,凭自己的手段,根本飞不出对方的手掌心,只能借助于外力。此处传送阵虽然破损,但先将破损之处记录下来,以后有修复的可能也说不定,毕竟飘渺殿那地方还有太多没有探索的位置,更有结婴果。以后如果没有其他的方法获得结婴果,说不定还要想办法再回飘渺殿也不无可能。

  花了数个时辰的功夫,陆小天将此处传送阵在玉简中刻制了一份。只觉得一股森冷的寒气从四周的水底涌来。那奇冷的寒气让陆小天打了个激伶,体内的法力加速运转,不过原本他一直在强行压制体内飘渺剑气所带来的伤害,此时又要调动一部分御寒,顿时体内的伤势再次发作,整个人面色一白,嘴角难以抑制地流出一丝鲜血。

  想不到此处竟然还会爆发如此惊人的寒气,便是金丹修士也难以抵挡,再加上此地如同迷宫一般,倒也不担心这处传送阵被其他人发现,陆小天脸上一阵阴晴不定,原本还打算布下几个禁制,遮掩此处,不过现在体内的伤势竟然有些控制不住的迹象,得先离开这里再说,陆小天抹了一下嘴角的血迹,脚往地面一蹬,人如同离弦之箭一般弹离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