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仙武神煌 > 607章 无伤湖

607章 无伤湖


  无伤湖面,一艘蓬船,船头一个白头,腰略微有点佝偻的老者背上背着斗笠,双臂的衣袖微卷,露出与这个年龄段不相符的强壮,双手正缓慢的摇桨,船只不急不徐,以惊人的平稳向前航行。

  船尾,一个一袭黑丝长裙的少女,肤如凝脂,腰如扶柳,一张绝美的脸蛋,只是脸上秀眉微皱,似乎在想些不开心的事。在船首抱膝而坐,双眼怔怔地看着湖面出神。

  “小姐,船头凉,到里面去休息吧。”此时一个紫裙中年妇人从里面走出来,拿了件披风搭在少女肩上劝道。

  少女也是个筑基修士,自然不会感染世俗之间的风寒,只是这无伤湖每过一段时间,便会有一股极为可怕的寒气冒出,便是金丹修士进入湖底也会有些承受不住,现在他们虽然是在湖面,但少女一个筑基修士,在船头呆久了,多少还是会受些影响。

  “也不知父王和母妃现在怎么样了,可曾安好。”少女幽幽一叹道。

  “王爷终究是陛下的亲骨肉,虽然一时受罚,但也不至于丢了性命,只是暂时失去自由罢了,也许过一段时日,陛下念及旧情,便会赦免王爷了。王爷素有善名,宅心仁厚,定然不会没个善终。”紫裙妇人劝慰道。“现在王爷唯一放不下的就是公主,小姐你要自己保重才是,早日突破至金丹期,或可替王爷解围。”

  “嗯,徐姨,我知道了,到了月隐山庄,我会潜心修炼的,争取早日突破现在的境界。”少女项怜儿点头认真地道。

  紫裙妇人徐琬心里幽幽一叹,嘴上虽然如此劝导着项心怡,但她心里也不知道是否真有王爷或赦,重返皇城的一天,皇城几大皇子勾心斗角,势力倾轧,为争夺大位不择手段,太子早夭,后二皇子武英王项琼颇为得宠,大有登上太子之位的兆头,但被其他几个皇子联手陷害,自己炼功也出了岔子,导致双目失明,被年迈的陛下收押囚牢。就算再放出来,双目失明的项琼也失去了继承大位的可能。项国自开国以来,还没有哪个身有残疾的人继承过天子之位。

  项琼的势力几乎一昔之间被连根拔起,为了避免项怜儿这个唯一的女儿受到迫害,项琼安排了他跟铁臂袁罡,也就是那个撑船的老者带着项心怡远离皇城,前往这大齐国,天武国三国交界,势力混杂的无伤城。项琼宅心仁厚,广施恩义,也有一批忠于他的老人,只是项怜儿身份尊贵异常,也同样具有继承天子之位的可能。只怕朝中那几个皇子未必会放心得下。现在还未找过来,估计也是还未掌握他们的行踪而已,他跟袁罡虽也是金丹修士,但都只是金丹中期,一旦几大皇子派出杀手,徐琬心里也没有一丝把握能挡住多久。只是听说无伤城地处几国交界,秩序还算良好。只能寄希望于后面会太平无事吧,徐琬心里叹了口气。

  忽然间,徐琬感到袁罡摇桨的速度好像有一丝变化,顿时一脸警惕地朝前一看。只见一船体形更大的船在水面飞速破水而来。为首一名头发花白,但面容却与正常中年人无异,面相英伟的男子,束手而立。

  “在下付明远,特地前来恭迎少主!”英伟男子站在船首,隔着远远的数十丈,对着项怜儿一俯身一礼。

  “恭迎少主!”船上另外几十个黑衣修士齐齐在甲板上单膝跪下,声音整齐划一。

  “哗.....”此时的陆小天原本是准备等这些人过了之后再冒出水面来,只是伤势的恶化程度有些出乎他的意料,再加上为了躲避水听寒气侵袭,陆小天再也按捺不住,在两条船之间冒了出来。噗,一口血将水面染了一小片殷红。

  付明远等在无伤城久居的人顿时面色微变,时至深秋,正是无伤湖寒气多发的时候,平时便是金丹修士也绝不愿意下至湖中,眼前竟然忽然冒出一个银发修士,只不过看上去状态不太好。

  徐琬与袁罡看到陆小天时却是一脸戒备之色,不动声色地将项怜儿护在中间。

  “此人看上去受伤了,让他到船上来吧。”看到陆小天面色苍白的模样,身体在寒气的侵袭下也有几分瑟瑟发抖,项怜儿心里有些不忍地道。

  “小姐,咱们现在情况特殊,此人来历不明,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让其自生自灭吧。”徐琬低声劝道。

  陆小天吸了口气,原本以为到了水面,便能御剑离开,只是体内伤势恶化的速度还在他的意料之外,体内的飘渺剑气与寒气的双重侵袭让他疲于应付,重伤之下甚至暂时无法御器飞行。至于寒冰之愈他也已经动用过了,只能修复体内已有的伤势,但却无法进一步阻止飘渺剑气的破坏。属于治标不治本,原本以为通过传送阵逃走就已经万事大即,只是没想到这飘渺剑气的厉害程度委实是他生平仅见,现在陆小天迫切地需要一处地方安心养伤,但眼前却有数个金丹修士他现在的状态已经不堪大战,至于帝坤,自从数年前吞下那颗内丹之后,现在仍然在提升实力的关键时期,如果不是迫不得已,陆小天也不想打断它的修行。当然,如果这些人不怀好意,自然就另当别论了。

  “还是救上来吧,多少也是一条人命。”项怜儿幽幽一叹,虽然她也不是滥好了,不过此时家道中落,遭逢大变,王府中原来的人大批被处死,心境凄凉,看到陆小天的现状,倒是比平时更容易心软几分。

  “少主,刚才这位道友说得不错,无伤城处处三国之间,有太多的亡命之徒,流失失所者也不在少数,少主你就算想管,也未必能管得过来。此人看上去颇为蹊跷,救了可能还是个祸害。”付明远一笑道。

  “如何行事,小姐自会斟酌,倒是不需要付道友替小姐拿主意。”徐琬原本是不赞成救陆小天的,只不过这付明远只是月隐山庄的一管事,语气里竟然有替项怜儿拿主意的驾势,想要凌驾于小姐之上,这股气势如果不趁早打压下去,以后项怜儿哪怕是到了月隐山庄,恐怕也是处处受制于此人。不管后面会有什么勾心斗角,还是要敲打一下此人,此时都必须表个态,相比之下,原本救不救陆小天的举动本来无足轻足,但现在里面的意味可就变得不一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