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仙武神煌 > 612章 辞行未成

612章 辞行未成


  陆小天随着褚七一阵御剑飞行,修仙者的山庄自然不会如同世俗凡人那狭小。这月隐山庄,面积颇大,方圆数百里的山域都是月隐山庄的辖地,褚七的速度并不快,陆小天一直吊在后面,片刻之后,飞越了数座高低不等的小山,越过一个山涧,还有月隐山庄自己在一处灵泉边上开垦出来的几块草药圃。

  草药圃里面倒也有数种珍贵灵草,只是年份尚且还有些不足,久一些的也就一百多年,稀稀疏疏也有上千亩,以灵泉为中心,错落在附近山脚,或者是山腰处开垦出来的梯形灵田。看来这月隐山庄经营的时间也不短了。还有几只专门看管草药圃的灵兽,数十个修为不等的炼气期修士分散在草药圃中劳作,拔除杂草,或者是用灵剪打理枝叶。

  从草药圃的上方飞过,没多久,便在一片气势非同一般的亭子前落下,亭子之上有数只铜形飞鹤,栩栩如生,或振翅,或弯头整理羽毛。

  “付管事,正好要来向你辞行,没想到你倒是先派人过来找我了,这段时间叨扰了贵庄,实在过意不去,这里有一万块灵石,权当是在下的一点心意,还望付管事不要嫌少。在下手头上还有要事在身,特地前来向付管事辞行,等过些时日,事情处理完之后,再来登门拜谢。”看到付明远,先不管对方想要说什么,陆小天直接开口,将对方后面可能要说的话给堵死。一万块下品灵石说多不多,对于一个金丹修士而言,出手也确实寒酸了一点,只不过陆小天在这月隐山庄只待了月余的功夫,对方把他扔在竹楼中不管不顾,也不是待客之道,陆小天象征性的拿些灵石,也只是让双方的面皮上过得去一些罢了。

  “陆道友可真是见外,既然当初能在无伤湖上碰到就是缘份,哪里会期许陆道友的礼物,这些日子我忙于庄上的一些俗物,待慢了陆道友,现在特意向陆道友赔个罪,让褚七把陆道友请来,也是这个意思。之前待慢,现在正是想弥补一二,陆道友现在就离开,可是怪付某照顾不周?”付明远面色有些不愉地说道。

  “付管事言重了,陆某哪里会有这个意思,能有个容身之处便不错了,岂敢奢求更多。”陆小天嘴上谦虚地道。

  “哈哈,如此便好,我还以为陆道友在生气,心里正是忐忑呢,陆道友要辞行付某自然是不会阻止,不过说什么也要让付某弥补一下,否则日后月隐山庄待慢客人的名声一旦传出去,付某这张脸也没地方搁了。付某准备了一些陈年佳酿,正好晚上用膳的时候,请陆道友品尝一二。”付明远闻言大笑道,“况且庄上今天还会来几个客人,都是无伤城有头有脸的人物,陆道友若是有意,付某也可替陆道友引荐一二。”

  “那便叨扰付管事了,陆某身上还有伤在身,暂时告退,明日再向付管事辞行。”陆小天不动声色地告退。

  “也好,陆道友便先行下去休息,到了晚宴的时候,再派人去请陆道友。”付明远点头说道。

  陆小天若无其事的退下,心里却暗自升起了几分警惕,此前将他带到竹楼,放着一个多月不管,陡然间忽然这么热情,前后的变化可不是一般的大,而且刚才跟付明远交谈中,付明远俨然一副把自己当成这里主人的样子,浑然没有提及之前在无伤湖上遇到的那个少女项怜儿等人。而且付明远刚才也有几分强留之意,一定要将他留到明日,难道此人另外有安排不成?

  不过他也不是易予之辈,刚才跟付明远交谈,不过是一番说辞,他跟付明远可没有交情,陆小天心里冷笑一声,既然付明远想要强留,他辞行不成,付明远摆明了另有所图,他自然不会乖乖地在对方的地盘上等,说不得只有来个不辞而别了。刚才向付明远辞行,付明远应允也便罢了,不应允,难道还指望后面的褚七能看住他?真是天大的笑话。

  嗡......

  陆小天心里正思索间,陡然间两道光幕分别升起,其中一道颜色稍浅的,将整个山庄都盖住了,而另外一道水蓝色的光幕则将山庄的核心处又包裹在其中。

  “碧鸯连水阵!”陆小天面色微微一变,很快便认出了这个阵法的来历,没想到这个山庄还有这样的护庄大阵,而且是在此时开启,刚好是在他要离开之前,必然不会是专门为他开的,毕竟他在蓝魔海域,认识他的人也少得可怜,现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更是一个都没有。看起来,付明远另有所图,极有可能是与项怜儿那几人有了冲突,他不过刚好踩在这个节点上被卷进来了而已。碧鸯连水阵倒是个不简单的阵法,便是他要破除此阵,也要费一番手脚,而付明远肯定不会坐视他破除此阵。一旦发现,恐怕当场便要撕破脸。

  “看样子,这个姓陆的小子倒是机警得很,似乎察觉到了什么,竟然在这个节骨眼来辞行。他是不是知道些什么?你的人到底什么时候到?”陆小天刚走没多久,一道黑影闪过,蒙面妇人出现在付明远的身侧道。

  “这姓陆的确实有几分古怪,不过要说他知道些什么,应该不至于,他可是一步都没有出过那竹楼,这点我敢肯定。不过他就算再不情愿,我出面留他,他也得留下来,我请的人今天下午便到,人数不多,不过都是金丹后期的强者,实力非同小可。对付袁罡与那徐琬想必不在话下,现在护庄大阵又已经开启,项怜儿此次是插翅难逃。”

  “事情处理干净一点,可不要留下什么马脚。”蒙面妇人尚且有几分不放心地道。

  “你且宽心,请的是安南国几个臭名昭蓝的邪修,有三个都是金丹后期强者,还有两个金丹中期,合五人之力,对付袁罡与徐琬应该是足够了。而且我开启了护庄阵法,庄内有些动静,也传不出去,无伤城的一些元婴老祖也不会多管闲事。至于这个姓陆的年轻人,有伤在身,气息微弱,修为顶天了也就金丹中期,搞不好还是个金丹初期,想要拿下他,不会有多费事。”付明远一副信心满满地样子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