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仙武神煌 > 613章 一起出阵

613章 一起出阵


  “小心无大错,虽然不是德王的人亲自出手,但事情还是要做得干净利落一些才好,德王可是任人唯贤,将事情办得漂亮,才能赢得德王的常识。”蒙面妇人说道。

  “我会将这件事办好的,忘记跟你说,五个邪修中已经到了三个,就在庄外,只是为了避免打草惊蛇,暂时还未入庄而已。现在他们三人便在庄外监视,此时庄内就算飞出一只苍蝇出去,都会被几人所察觉,如果不是为了追求万无一失,等他们到齐了之后再一起动手。现在便已经向项怜儿等人发难。”付明远一副成竹在胸的样子道。

  “既然你有这般安排,我也便放心了,日后回去凛报德王时,我会将付庄主的功劳一五一十的上报,不会让付庄主的这番功夫白费。”蒙面妇人道。

  “那便多谢道友了。”付明远一脸喜色,他做这么多,可不就是为了巴结上德王吗?

  只是两人正谈笑风声之间,外层的护庄禁制陡然间一颤,付明远与蒙面妇人同时面色大变。

  “怎么回事?”蒙面妇人眼神阴沉下来道。

  “有人在破坏护庄大阵!定然是阵法行家出手了,该死!”付明远顿时怒发冲冠,刚才他还在向蒙面妇人夸下海口,没想到此时碧鸯连水阵就遭到了破坏,未及多想,付明远身体向空中暴射,作为月隐山庄生活过多年的地头蛇,对于自己的护庄禁制更是极为熟悉,碧鸯连水出出现了如此大的变故,显然受损非小。而受损的方向豁然便是陆小天所在竹楼的那一片区域。

  付明远与蒙面妇人几乎不分先后,凌空向阵法受破坏之处飞去。飞过陆小天原本所在的那处竹楼时,原本负责在周围监视陆小天的褚七,还有另外几个隐藏在暗处的筑基修士,此时都双目圆睁,软软地倒在地上,生死不知。付明远哪里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一群废物!”付明远脸上有些气极败坏。

  “这便是付庄主的安排,倒是让我长见识了。”蒙面妇人冷冷一笑。

  “外面还有我们三个好手,联合你我二人之力,也足以拿下项怜儿,至于其他人,也休想走脱!千算万算,没能算到那银发修士竟然是个如此厉害的阵法师。转眼间便破了这碧鸯连水阵!”付明远哼一声,脚下的速度更快了几分。

  碧鸯连水阵,确实厉害,靠自己的能力破阵,一时半会还真办不到。此时陆小天看着破界虫在阵法光幕上欢快的啃食,脸上带着一丝笑意,估计这会那付明远应该也震惊无比吧,等他来,自己已经安然脱身了。

  碧鸯连水阵上面被破界虫蛮横的咬出了个大破洞,不过破界虫破坏的只是这大阵的一脚,以碧鸯连水阵的自愈特点,没多久,这大破洞便能自动修复,只是修复之后,没有阵法师的布置,这阵法也难以恢复以前的威力,这便是破界虫的霸道之处。陆小天靠这破界虫脱身也不是一两次了。

  “回来吧。”陆小天对着破界虫一招乎。破界虫那黝黑泛动着光泽,胖乎乎的身体不情愿地扭动了几下,似乎还没有耍够。陆小天正想笑骂一句,陡然间感觉到有几丝异动传来,伸手直接召回了破界虫。

  “陆道友,你倒是好手段,碧鸯连水阵,竟然如此轻巧的便被你破去了,真是人不可貌相,若非亲眼所见,别人说我是怎么都不会相信的。”来人是袁罡与徐婉,两人一前一后的护卫着项怜儿。

  “没办法,有人想要来个瓮中捉鳖,不愿意被人捉,只有另谋出路了,你们也是月隐山庄的人,不会是想来阻止我的吧。”陆小天眼神扫过几人道。

  “陆道友说笑了,既然你对那付明远早有防备,想必也能看出我们之间存在矛盾,不必再出言试探,这段时日付明远一直没有异动,我也出去过打探了几次消息,发现月隐山庄附近多了几个可疑人物,刚好这个时候付明远忽然开启了护庄大阵,恐怕付明远已经是动手在即了,陆道友也受到池鱼之殃。眼下付明远已经赶来在即,咱们不妨连手会他一会如何?”袁罡笑着向陆小天道。

  “强龙不压地头蛇,在这里会他就算了,还是先行一步吧,早前受项道友搭救之恩,这次破阵你们也算受益,一报还一报,大家就此两清。”

  陆小天哪里愿意凭白无顾地卷入这两股势力之间的争斗。听袁罡的语气,早也对付明远有了防备。

  “此前可是我们家小姐宅心仁厚,陆道友你现在离开可并未知会我们一声,顶多只能算是适逢其会。陆道友想还这个人情,怕是日后还需要行点方便之处。”徐琬是素来清高的性子,若非此时情势紧急,再加上陆小天的表现远比普通的金丹初期修士来得更加镇静,于是出声说道。

  “日后有机会再说吧。”陆小天嘿然一声,他倒是不喜欢欠别人人情,徐琬如此说虽然有几分牵强,但也有一定的道理。只不过适当的时候陆小天倒是不介意回报一些,此时付明远明显有所准备的情况下,陆小天是不会为了项怜儿一伙留下来跟对方硬拼的。

  此时天空中再次传来一阵强大的法力波动,正是疾速赶来的付明远,陆小天与袁罡等人齐齐一震,不再迟疑,一起从阵法的破洞处逃逸出去。

  “想走,可没这么容易。”几人鱼贯逃出碧鸯连水阵,正准备疾速离开,此时天边又有数道人影破空而至,其中一个绿裙面容妖艳的年轻女子,背上斜背着一只古朴的灰色古筝。妖艳的脸上一脸寒酸。另外两个长着及胸长的白须,但身高仅及正常人的腰部,头上戴着尖尖的白色帽子,似那阴间的白无常一般,瘦小的身体罩在宽大的衣袍里面,双目如电。

  “杀!”袁罡大喝一声,张口一吐,一根通体赤红,两头晶黑的棍子迎风放大,双手向前一探,将这法器长棍握入手中,袁罡双手握棍的这一瞬,身体似乎莫名的高大了几分。

  呼地一声,手上的长棍如同轮盘一盘,向其中一个白帽侏儒凌空砸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