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仙武神煌 > 614章 踏火而行

614章 踏火而行


  另外一个白帽侏儒向项怜儿杀奔过来,但也被袁罡所拦住,只凭其交手时的法力波动,几人豁然达到了金丹后期,尤其是袁罡,一扫此前的低沉,此时须张贲张。双手伸展如猿臂,如同一只高大的巨猿一般,同时迎战两个金丹后期强者。

  陆小天看得也有几分心惊,一己之力,同时迎战两名金丹后期修士,这袁罡够本事,也够张狂。

  徐琬也丝毫不为袁罡所担心,一心护徐琬的身边,只是向前疾飞。

  好在这些人的主要目标还是那项怜儿,陆小天不知道那项怜儿身上究竟隐藏着什么秘密,此时也不想知道。总而言之,先离开这处是非之地再说。

  陆小天向另外一个方向御剑离开。只不过那背着古筝的女子胡琴心里在短暂间,也考虑过了好几遍,见那徐琬与袁罡如此护着项怜儿,明眼一看,自然便知道项怜儿才是几人中修为最差,但也最为重要的人物,自己如果此时杀向项怜儿,势必会遭到徐琬与袁罡两人的全力反扑,雪岭双雕法力深厚,一时间还挡得住,但她不过是金丹中期,未必能扛得住。袁罡独自一人迎战雪岭双雕不落下风,另外徐琬护着项怜儿,只怕实力也未必会比袁罡差多少,相比之下,倒是那银发小子容易对付一些,毕竟来之前,她就已经收到了消息,这次主要对付的人物。

  而且付明远一副信誓旦旦的语气,此时人手又未齐至,她就算避重就轻,付明远也不能多说她什么。

  而且月隐山庄忽然出了变故又不是她们的错,相比之下,去拦截陆小天的风险明显要划算许多。至于好处,有雪岭双雕在,还有另外一个金丹后期修士,她一个金丹中期,也没指望过拿大头。

  权衡了一下利弊,胡琴身形一闪,便挡在了陆小天的前面,只不过陆小天身形一颤,整个人一分为二。两个一模一样的人同时从两个不同的方向逃走。

  “用这种小伎量就想逃走,真是做梦!”胡琴儿先是神情一怔,手掌一翻,背上的古筝化作一道幻影,来到胸前,胡琴儿葱白的指头在弦上轻轻一拨,清脆的声响中,几道锋利无比的气刃,同时打向陆小天的本体和影分身。

  此时陆小天已经是金丹中期的实力,影分身也具备一定的攻击防御力,只不过胡琴儿所发出的这几道气刃非同寻常,锋利无比,影分身与两道气刃僵持一二之后,身形便开始变淡,高手相争,哪怕是一丝变化,都足以让对方察觉到不寻常,更何况影分身如何明显的变化。

  胡琴儿转眼之间便破了陆小天的影分身,同时古筝悬浮在身前,胡琴儿的手指在古筝的弦上一阵飞快的拨动。随着古筝的拨动,悦耳的弦律阵阵入耳,陆小天感觉听得有点入迷一般,这靡靡之音让人如处仙境。

  胡琴儿嘴角一跷,眼前这银发青年也不过如此,有些小伎量,但在她的杀招之下,还是无所适从。纳命来吧。胡琴儿一对丹凤眼中杀机暴现。手指在古筝上再次一划,数道比起此前还要更为锋利的气刃在空中划过美丽的圆弧,从几个不同的方向同时斩向陆小天。

  只不过在胡琴儿自以为要得手的时候,陆小天略微迷茫的眼神瞬间变得清明。

  锵地一声,裂地刀从腰间的刀鞘中脱鞘而出,此时付明远即将从庄内赶来,陆小天哪里会有迟疑,原本已经动用过的巨蛟元神消耗得很少,哪怕是在激战中,也还能用上一段时间,再次吞下九阶土火双系的巨蛟元神。裂地刀直接脱手而出。夹带着陆小天使用吞魂大法时可怕的肉身力量,还有陆小天本身的法力修为,这种力量的组合并不纯粹,但绝对刚猛。

  裂地刀带出的巨大尖啸之声,直接将迎面而来的数道气刃直接击溃,然后以肉眼难辨的速度向胡琴风驰电掣而来。

  裂地刀上金光大作,笼罩了方圆数十丈的范围,这一刀之威,便是在交战的袁罡,雪岭双雕几个金丹后期修士都忍不住为之侧目。

  项怜儿甚至眼中涌起一丝无尽的惧意,如果不是此时徐琬护着项怜儿,替她挡下了这股无匹的气势,此时项怜儿在几乎都难以维持身体的平衡。

  原本陆小天对于法力的气息压制得极低,便是胡琴,也只能隐隐感觉到陆小天还是个金丹初期,就算强,至多也不过金丹中期而已,她击杀过的金丹中期修士不在少数只是没想到这次竟然踢到了铁板。

  早知道这般,便不该如此卖命了,胡琴心中大悔不已,知道陆小天现在进退维谷,受她阻挡,为了避免陷入腑背受敌的尴尬处境,肯定会全力反扑,从她这里打开突破口,只是此时说什么都晚了,这银发青年已经全力动手,她也不得不被动应付,否则后果只怕会更加严重。

  感受到这狂霸一刀的威胁,胡琴儿嘴中清啸一声,再次一拨古筝,那古筝上面的十八根弦有一半如同飞舞的银丝,在空中激射,凌迎头扎向裂地刀。

  叮叮……….

  一阵清脆,但尖利无比,密密麻麻的撞击声,比起泼天的大雨还要来得更为密集。看到那狂霸的金刀来势未减,胡清儿原本白晰无比的面色胀红,手指在另外的九根弦上疾速的弹动,大量的气刃迎头向裂地刀再次冲击过去。

  “吼!”一只通体银灰色,双目晶红无比的灵兽在白光中一闪而现。正是新近突破到八阶的帝坤,此时帝坤身上带着一丝冷傲无比地气息,振翅之下,仿佛自那天外而来,银灰色的流线型身体,虎首豹身,三条尾巴漫天飞舞,浑身上下,四足踏过之处,一片冰蓝色的火焰。

  那迎向裂地刀的飞弦此时如同陷入了泥泞之地,如同蜗牛一般爬动。便是那大量斩来的气刃,此时也溃散了不少。

  “嗷!”帝坤再次仰首咆哮,仿佛是在喧泄一般,一种被压抑得太久的喧泄。滔天的冰蓝色火焰如同翻江倒海一般向胡琴狂涌过去。

  帝坤四肢微伏,双翅一振,狂野,霸气,孤傲的凌空踏火而行。越过陆小天,直接杀奔胡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