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仙武神煌 > 615章 斩杀,误入侯府

615章 斩杀,误入侯府


  “帝坤!八阶!”在场这些修士看到帝坤现身时的这一刻,还有那孤傲无比的气势,纷纷面色吃惊,对陆小天的眼神再次多了几分审视,通常情况下,收服的妖兽实力都会比修士本身弱一些,毕竟自身修为的提高才是根本,眼前这只飞天银尸帝坤竟然已经达到了八阶,八阶的灵兽不少见,但帝坤绝对属于灵兽中的极品,单是从眼前的气势来看,便罕有灵兽能与之匹敌。

  另外一只灵兽袋中的小火鸦感觉到了灵火的波动,再次兴奋起来,只是此时帝坤好不容易实力大振,陆小天哪里还会把小火鸦这只祸精放出来。当初在阴风谷,陆小天还是筑基期时。在墓穴**中碰到的帝坤,那一战时的帝坤是陆小天生平仅见,后来被小火鸦收了它的冰蓝色火焰,陆小天也将其驯服,但却也总觉得帝坤少了几分当初初遇时的气势。直到现在,帝坤在飘渺殿中遇到那颗妖丹,将其练化之后,陆小天感觉帝坤身上消失的那股气势又回来了。以帝坤此时的实力,他在不动用吞魂大法的情况下,估计也不是对手。

  这是好事。陆小天心里嘿然一笑,帝坤的实力越强,他自保的能力自然也便越高。

  看着这古筝女子胡琴为了应付突然杀出的帝坤有些方寸大乱。陆小天一手召回已经速度大减的裂地刀。趁着胡琴将古筝转动,形成一道护体罡罩,避免被冰蓝色火焰沾身的时候,陆小天身体一个飞越,在帝坤的背部轻轻一点,再次越过胡琴,此前的胡琴在陆小天与帝坤的接连出手下,原本便有些应付不暇,此时陆小天再次从帝坤背后杀出,更是来不及做出过多的反应,胡琴仓促之下,张嘴一吐,一只绿色的小伞陡然间张开,将其罩入其中。

  陆小天从空中落下,一刀斩在那小伞之上。

  轰地一声,金刀劈下间,炸出无数的火光,绿色小伞陡然间一阵颤动,伞下的胡琴如遭雷击一般,面色煞白,张口吐出大口的鲜血。

  只不过这绿色小伞也只能救他一次,此时的胡琴短时间内再次受创,行动能力也受到了极大的影响,陆小天的裂地刀再次以肉眼难辨的速度斩下。哧啦一声,小绿伞应声被锋利的刀芒切开,那刀芒在胡琴骇然的眼神中一斩而下,胡琴那曼妙的身体如同小绿伞一般,被直接劈成两半,分别向两边飞去。

  一只绿色的元神小球从里面飞快地逃出,以陆小天的能力,想灭掉胡琴的元神根本费不了多大的力气,只不过此时经过刚才这么一耽搁,身后的碧鸯连水阵已经出现了付明远与一个蒙面妇人的身影。

  陆小天懒得再去理会胡琴那惊骇至极的元神,帝坤的气势太过惊人,陆小天直接收起帝坤,几个起落,消失于远处的小树林之内。

  此时的袁罡且战且走。至于付明远看到陆小天竟然已经将胡琴斩于刀下,如果不是忌惮他跟蒙面妇人赶来,此时胡琴恐怕连元神都被灭了。好小子,真让蒙面妇人给说中了,当真是小看了此人,这阵法受损到他与蒙面妇人赶到这里,不过小片刻的功夫,袁罡毕竟成名已久,以一敌二的拦住雪岭双雕,他也不觉得意外,但袁罡想要真正击败雪岭又雕,却还需要一定的时间,此时徐琬已经护着项怜儿破空而去,而另外一个拦截陆小天的胡琴,竟然在如此短的时间里便被毁去了肉身,恐怕金丹后期修士也不过如此。

  “这便是你请来的几个高手?”蒙面妇人睁了付明远一眼道。

  “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追!”付明远阴沉着一张脸,怎么也没能想到自己算计多日,自以为天衣无缝,转眼间便被捅出了个天大的窟窿。不仅没留下一个,跑了正主不说,反而折损了一个高手,胡琴的实力他是知道的,金丹后期修士想要击杀他,也得花费一番代价,若非如此,他也不会轻易请胡琴过来了。

  付明远气极败坏的与蒙面妇人分头而追。

  “真是晦气。”陆小天没想到才击杀了一人,付明远竟然又有新的帮手赶到,对方的气息十分强大,俨然又是一个金丹后期高手,陆小天哪里会留下来,他一路狂奔,一连逃了数个时辰,再加上他对此地颇为陌生,逃入到一片灵气浓郁之地,只是地面上有一块十数丈高大的石碑,上面有几道明显是用剑气留下的几个大字,“镇威侯府”。陆小天心头一凛,看来又是某一处家族的领地。

  陆小天眉头一皱,身后的敌人追得紧,而且速度不慢,如果能借助其他的势力脱身,也未尝不可。

  很快,陆小天便心生一计,尽量收敛起自己身上的气息,进入这镇威侯府的领地之内,小心地避开了其中的一拨不过由筑基修士组成的护卫。

  身后,一个面色阴鹜的青衣老者没多久便紧追了过来。有些狐疑地看了一眼那镇威侯府的石碑,眼里闪过一丝犹豫,不过很快,青衣老者身体一闪而没,也跟着进入了镇威侯府。

  “大胆毛贼,竟敢擅入镇威侯府行窃!”一道炸雷似的声音响起,陆小天吃了一惊,还以为自己的行踪暴露,被这镇威侯府的人发现了。一咬牙,正要离开镇威侯府,刚才发声的主人法力雄厚,镇威侯府内同时数个金丹修士的气息涌动。

  这镇威侯府的势力竟然比起月隐山庄还要更强大一些。不觉间,一个黑衣人从上方以惊人的速度飞蹿而过。

  紧接着三个金丹修士在一个体型臃肿肥胖,但气势惊人的中年汉子带领下狂追而去。

  “搜索全府,不要放跑了任何一个闯府之人!”那肥胖汉子追出时,大声吼了一句,几个人影转眼间便不见了踪影,在天空中只剩下几个小黑点。

  几人刚走,陆小天还没来得及松口气,几道凶横的气息再次袭涌而来。远远的三只身上长满拳头大小的鳞片,身形如马,头如犬,爪子尖利无比的异兽,两大一小,为首一只气息已经达到了惊人的九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