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仙武神煌 > 619章 公开的要求

619章 公开的要求

  “在下镇威侯府曹昆,不知这位道友如何称呼,.手机最省流量,无广告的站点。”曹昆拱手一笑道。

  “陆小天,曹道友倒是知酒之人,我这青竹酿才取出来,曹道友便按捺不住了。”陆小天做了个请的手势。

  “哈哈,若说知酒,曹某算不上,不过对于青竹酿,自问颇有几分研究,这辈子除了修炼之外,曹某剩下的心思,可是大半都放在此物之上。”曹昆见陆小天并不拒绝他入座不说,还夸他是知酒之人,顿时有几分心花怒放,看陆小天的驾势,应该是不会拒绝他一同品尝这等美酒了,幸好他刚才先来了一步,否则要是别人捷足先登,他岂不是要与此等美酒擦肩而过?

  “噢?既然如此,曹道友不妨说说,我这青竹酿里面有什么名堂,若是说到坎上,与曹道友一起分享此酒,倒也无妨。”陆小天道。

  “成,那便这么说定了。”曹昆听得眼睛一亮,双掌交叠,看上去有几分摩拳擦掌之意,鼻子微微嗅了嗅。“味甘而醇,但又没有陈年青竹酿的厚重,应该是新近酿制出来的。未能陈放一些年月,倒是可惜了。”

  “此酒香如此清新袭人,毫无老涩之感,应该是取自天禾竹的嫩竹芽心,而且没有用一片老叶掺杂其中,能下这么大功夫酿制这壶酒,道友也算是非常人之人。曹某说得可对?”曹昆嘿然一笑道。

  “不错,说到点上了,给你了杯。”陆小天爽快地给曹昆倒了杯酒,手中的杯子并不是寻常的瓷杯,或者是玉器,而是一节竹筒制作的小杯。

  “至少八百年份的天禾竹制成酒杯,道友这手笔当真是大得很呐。”曹昆看到陆小天取出的酒杯时,顿时大惊失色。接过酒杯的手都有些轻颤。

  天禾竹本就极为稀少,便是黑天山脉之中,偶尔也有碰到,但天黑山脉妖兽横行,也罕有如此年份的天禾竹,偶尔一经出现,也被其他修士取走,哪怕他作为镇威侯府的大管家,也是第一次见到此物。天禾竹是一种极佳的炼器材料,用来做酒杯,倒是奢侈得有点过份了,这可不像是一个筑基修士该有的手笔。曹昆捧过酒杯时,脑子里的弯弯道道已经转了好几圈。

  “偶尔得到的一小截,用来炼器太少了,倒是不合适做别的,正好酿了些酒,用来做个盛酒的器具倒是不错。”陆小天一笑道,他哪里会说实话,这盛酒的器具自然是他用结界内的天禾竹锯了一小截做出来的。

  “原来如此,陆道友倒是有心之人,这青竹酿用此物来盛酒真是再合适不过了,若是换了寻常的器具,又少了几分风味。如此,曹某可就不客气了。”曹昆小酌了一口,一脸迷醉的同时,脸上又露出了几分惊色,“这,这是!”

  “怎么,曹道友只能看出来这点?”陆小天提着手里的酒壶好整以暇地看着曹昆,一脸考校之意。

  “便是用天禾竹酿制出的青竹酿也绝不该如同这琼浆玉液一般,陆道友这酒又是新酿,但口味之醇厚比起那些近百年的陈年佳酿却也不差分毫。”曹昆露出一脸的疑惑之意。

  “这便是此酒的酿制特殊之处了,曹道友也看出来了,我这青竹酿是新酿之酒,若是再陈放一些年月,风味更加独特。我在酿制此酒的时候,特意添加了一些另外的材料,无论是取材,还是酿制之法,都非寻常的青竹酿所能比。”陆小天点到即止,并没有说出其中的秘密。

  “看来陆道友在于酒道上的造诣确实颇深,这里面的道道曹某虽然自认对于青竹酿的了解少有人及,今日遇到陆道友,方知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看来这第二杯酒,曹某是喝不到了。”曹昆一脸可惜地道。

  “其实要喝这酒又有何难,不说第二杯,便是这一壶酒,或者那酿制青竹酿的秘法给曹道友,也未尝不可。”陆小天将酒壶放在桌子上道。

  “哦?愿闻其详。”曹昆脸上带着几分兴趣地道。

  “久闻镇威侯府火灵气浓郁异常,十分利于火系修士的修炼,在下仰慕已久,也想要在镇威侯府谋得一份差事,只要能供在下修炼即可,该做的份内之事,在下也绝不含糊。曹道友深受镇威侯信任,想必安排一个人进府,应该是再简单不过的事了。”陆小天简单明了地说道。

  “你想进镇威侯府,只是这个企图?”曹昆的眼神陡然间凌厉起来,警惕地看着陆小天道。

  “不然还能有什么企图,镇威侯府高手如去,在下便算是一个金丹后期修士,孤身进入也是有进无出。更何况在下修为平平。”陆小天语气坦荡地道,“真有什么企图,也是寻求其他的机会进入镇威侯府,需要这样开诚布公地跟曹管家交待吗?”

  “说得倒也是,只不过这几年侯府树大招风,树敌也是不少,曹某却是不得不防。”曹昆听到陆小天的话也有几分在理,如果陆小天真有何用心,找他的关系进入侯府,还不是自投罗网?他只需要另外安排人暗中注意陆小天便可以了。不过涉及到镇威侯府,曹昆都会异常谨慎,倒也没有轻易松口。

  “事无不可对人言,我唯一的企图便进入镇威侯府修炼,利用侯府的独特火系灵力,修炼一种独门秘法。至于其他有关侯府的一切都不感兴趣,曹道友也不需要将我安排在府内重要的位置,哪怕是一个普通打杂的,或者是在后院打理一些重要的灵物,也不在话下。只要俗事不是太多,影响到我的修炼都可,至于侯府的重要区域,我可以不踏入一步,如何?”陆小天直接了当地道。起初他也想过要用杂役的身份混入镇威侯府,只不过这样一想,也觉得有些不妥,毕竟镇威侯府高手众多,而且杂役基本上都有各自手头上的事,他一个新人,如果不在自己的岗位,恐怕用不了多久便会露出破绽。而且他也未必有多少能接近到镇威侯府后院废弃枯井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