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仙武神煌 > 629章 击伤, 遁走

629章 击伤, 遁走

  正说着,银兰大盗与黑衣人的大战已经到了千钧一发的关头,四周大量的法力波动不得不让这些筑基修士退到足够安全的地方。.org这还是黑衣人用箭,攻击力十分集中的情况下,如果像那银兰大盗一般,出手肆无忌惮,恐怕镇威侯府还不知道要被破坏成什么样。

  无数碎片结成的巨大银色兰花,那上面的碎片如同一面面的镜子,泛动着迷离的耀光。摄人心神,一缕缕从花瓣处绽放散发的花香便是那凝若实质的寒气长鞭,每一次抽击出去,似乎空气都会为之凝固。

  银色兰花,妖艳而致命。身体悬浮于兰花之上的银兰大盗,头发飞舞,身上的黑色披风列列作响,邪气冲天。

  “昆伯,无伤城的城卫队怎么还没赶到?”看到此景,曹喜儿脸上不由焦急地道。

  “不清楚,城卫军中与老爷交好的有,与老爷关系不好的也有,看样子,今天应该是与老爷平时不对付的江东成当值,如果不是这黑衣人出现,这次咱们侯府当真要成为整个无伤城的笑柄了。”曹昆脸色此时也阴郁得快滴出水来。

  “现在只能寄希望于黑衣人不败了。”曹喜儿眼色关切地看着挡那略显削瘦,但如同苍竹般坚劲的背影。

  嗖!前面一箭被寒气长鞭不断地抽击所阻,黑衣人不为所动,面色平静无比,身上忽然多出了一股异样蛮横的气息,如果山野中的凶豹。再次挽弓搭箭,一连又是两箭。势若奔雷,快如闪电。

  银兰大盗面色大变,没想到眼前的黑衣人不仅修为不在他之下,而且此前爆发出来的攻击力不过是冰山一角,他怪叫一声,脚下高达数尺的银兰,凌空飞击,挡在身前。

  卡!一箭射击在银兰之上,银兰大盗面色苍白,一口鲜血吐出,打在前面光芒陡然间暗淡了不少的银兰之上,未等他有多余的反应,后面那一箭已经没给他多少反应的时间便直接将由碎片组成的银兰花重新击成碎片。这一箭穿过阻拦。

  一声惨叫,那漫天的碎片重新变成一把数尺长的银色软剑无力的飘浮于空。

  左肩处插着一箭的银兰大盗却借着这一箭之力向后暴退,同时不忘召回他的软剑。吃痛之下的银兰大盗拔出火蛟箭,箭口处已经是炸出一个拳头大小的血洞。扔掉了火蛟箭的银兰大盗身体在黑夜中划过一道流光,狼狈奔逃而去,至于那长臂石猴此时收到银兰大盗撤退的指令,也撇下狄幽犬狼狈而逃。

  “这位壮士在我侯府危难之迹出手相助,是我镇威侯府的大恩人,不知壮士是否方便通报姓名,我镇威侯府必有重谢。他日我家侯爷归来,必将壮士引为挚友,以报壮士今日援手之恩。”

  曹昆眼见得此前还嚣张无比,在无伤城屡屡犯安未被抓获的银兰大盗竟然被黑衣人数箭击伤,惨败而退,那狂野刚猛的数箭仿佛能吞噬人的心神一般,此时方才稍稍回过神来,连忙向黑衣人弯腰致谢。

  “是啊,恩公若是不嫌弃,不妨留在我镇威侯府做客,喜儿和全府上下必将恩公引为最尊贵的客人。”曹喜儿此时衣袍在身,已经没有了此前的尴尬,柔声向黑衣人邀请道。

  黑衣人自然是陆小天了,对于火蛟弓修复后的威力,他还是比较满意的。此时的火蛟弓比起以前更上一层楼,毕竟修复所用的材料比起以前的七阶火蛟厉害了好几倍。而且还融合进了数种灵物。大多数修士丹元法器受损,直接换新的丹元法器重新蕴养太花时间,往往会选择去修复,哪怕多花些代价也愿意。有的法器在不断地修复中越来越厉害,也有的完全损毁,情况不尽相同。

  所以往往修为越高的人,所拥有的法器也是独一无二的,很难存在第二件完全一样的,毕竟每个修士的经历都不一样,哪怕是同系的修士,修炼的功法一样,但也不可能每次斗法后所动用的修复材料,份量都一样。

  陆小天正琢磨着是否要回曹昆一句,丹田内陡然一阵异动传来,陆小天面色一变,不再停留,直接破空而去。狄幽犬并未追远,它的使命是守护镇威侯府,没有曹昆的命令,不会走远。

  曹昆与曹喜儿等人也没想到黑衣人连一句话都不说,便直接离开。对于这神秘莫测,但法力高深的黑衣人心里不由多了几分猜测。

  “昆伯,明天要不要去拜访一下父亲在无伤城的几位故友,若是非亲非故,黑衣人也不可能凭白无故的助我们镇威侯府。”曹喜儿目光闪动,视线直到黑衣人挺拔的背影完全消失才收回来。

  “拜访是肯定的,不过你的心思我明白,一些旁敲侧击的打听就不必了,那些金丹修士都是人精。你有什么心思,三言两语便能感觉到你的试探,到时候反而不好,而且这黑衣人既然不愿意让我们知道他是谁,想必也有其不便之处。冒然打听,也可能犯了别人的忌讳。此事顺其自然吧。”曹昆想了一下,摇头说道。

  “可是。”曹喜儿心里有几分不甘,不过一想曹昆说得也有道理,她父亲在的时候一切好说,不过现在远在大齐国。镇威侯府能说得上话,背份足够的也只有曹昆,冒然询问,或者是试探,确实有可能引起其他金丹修士的不快。

  “你们都散去吧,今夜之事,只字不许对外面提起,侯爷虽然远去大齐国,但我镇威侯府,也不是什么人都能来的地方。银兰大盗名臊一时,若不是他逃得快,此时也要交待在这里。黑衣人虽然未留下名号,但也可能是侯爷安排下来的高手。”曹昆一脸威严的向四周的筑基修士吩咐道,“若是让我听到谁在外面管不住自己的嘴,别怪到时候老夫翻脸无情!”

  四周的筑基修士连忙轰然应诺,曹昆说得确实有道理,再加上积压之下,谁也不敢反对这位大管家所说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