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仙武神煌 > 631章 侯府异象

631章 侯府异象

  将一截截银叶佛桐木重新朔形的时间自然也大为提前,倒是比起他以前预料的时间要缩短了不少。

  主元神仍然一如既往的负责警戒,待四道重新朔形,体形一模一样大小的银灰色桐木悬浮在身前时,陆小天松了口气的同时,眼神也开始凝重起来,前面十几年他凝结卐字形法印,还有梵文字符的速度并不快,直到三年多前才领悟到其中更深的门道,速度大增,这三年的功夫倒是能抵得上以十五年不止,速度激增之下,陆小天也比原来提前朔形出足够的银叶桐木。现在已经足够炼制出一座镇妖塔了。

  想到这里,陆小天神情有几分振奋,振奋中又带着些许凝重。相比起此前,后面的炼制要更加的困难。

  重新吞下一颗深蓝近乎青色的寒露丹,正是陆小天炼制出的一颗极品寒露丹,可以在这封火灵阵中支撑大量的时间。

  陆小天盘坐于青色法莲之上,一脸肃穆,嘴唇微闭,但腹部已经开始稍作鼓动,而后这股震动不断地传导到喉部,哞嘛唵呢咪叭

  并非嘴唇发声,而是利用丹田内的法力震动腹腔,由内至外,一股浩荡的法力传导震荡而出,晦涩而深奥的梵文真言连贯在一起,形成一阵阵梵唱之声,所幸这里深在底地,又处于封火灵阵之内,声音无法传到地表,哪怕是其他金丹修士站在井口也未必能察觉得到。

  如此陆小天一连梵唱了数月之久,其间服下过好些次寒露丹与补充法力的丹药,此时陆小天双目微闭,甚至连自己都未发觉到随着梵唱的时间变长,原本自己看似平平无奇的身体,此时竟然散发着一股银灰色的光芒,并且这银光不断地变亮向四周扩散。最终这团光亮包裹着陆小天,一直扩充至数丈大小,陆小天身处其中,身形与正常人无异,但一道陆小天的虚影却逐渐从陆小天的身上浮起。那虚影被裹在银光之中,起初有些模糊,到后面越来越清晰,竟然与陆小天的长相一般无二,只是这虚影之上,更加具有一种超然于物外的佛道气息,看上去如同一个得道多年的高僧。纵然还蓄着银发也无损那梵空灵净之气。

  这正是陆小天利用镇妖塔口诀,炼制而成的佛道银身法相。那法相看似只有数丈高大,但旁边若是有人,便会感觉法相充斥着整个阵法中一般,一股浩荡的禅净,庄严的气息如同水银泻地的向四周漫延。陆小天的梵唱之声也越来越响。嗖嗖嗖数十根重新朔形好的长方条形状的银叶佛桐木在陆小天的控制之下,从结界内飞出,被那法相笼罩住,这些重新朔形的桐木原本就已经与陆小天的气息十分相近,此时法相笼罩之下,桐木与法相之间忽然间如同水到渠成一般,多了一种玄奥无比的联系。

  此时陆小天双目一睁,两道禅净的光芒有若实质的从眼中绽放而出,几道副元神交织之下,悬浮在眼前的佛桐木开始自行垒起。如同世俗凡人那般彻砖造屋。一块块银叶佛桐木不断地叠加,那中间原本存在的缝隙,在法相的笼罩下,变得严实无比。浮屠塔,又称镇妖塔,以佛道圣木为基,以卐字形图案,梵文字符为引,以梵罗灵火为势,以法相聚合。

  转眼之间,大量的被陆小天朔形好的佛桐木激射而出,数以千级的银叶佛桐木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结合起来,转眼之间,便如同聚沙成塔一般,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聚成了一座宝塔。

  只不过此时的塔还远不是陆小天想要的,更起不到镇妖伏魔,扫荡群敌的作用。如果结合得不够稳固,这些佛桐木便会如同沙子一般,被强力的打击所轰散。银叶佛桐木虽是佛道圣木,但也只是凝聚神通的载体,本身并无任何攻埚力。真正厉害的,是陆小天费尽心血凝结出的无数玄奥的梵文字符,卐字形镇妖印,还有陆小天倾尽法力贯通于其中的佛道法相,以及其中隐藏的梵罗灵火。

  这数种杀伐手段,再加上陆小天以法力催动,借助宝塔,才能爆发出最大的威力。现在陆小天要做的,便是将这些分散的佛桐木聚为一体,从此再难分离。

  “大罗聚梵咒!”

  梵唱之声越发的浩大,那原本乌黑的云层之中,陡然间裂开一道云层,自天空之中,倾泻下皎洁的月华之光,那月华之光将整个镇威侯府笼罩得如同白昼一般。受大罗聚梵咒的影响,这月华也带了梵唱的影响,一片详和宁静。

  “这,这是!”此时的曹昆端着一杯陈年的青竹酿,在自己小院的竹林边正欲品尝,陡然间从头顶上泻下如同流水一般的月之精华让曹昆身体陡然间一震,浑身上下如同躺在一片冰凉舒爽的奇异灵力之中,这种舒适的感觉,只有在以前得到顿悟时才会有这种奇异的感觉。曹昆甚至感觉到自己已经大为跌落的境界,那已经衰朽的法力,又有几分活跃的迹象。

  “昆伯,这是怎么回事?”不止曹昆,便是曹喜儿,还有那性情有些残暴,玩世不公的曹府二公子曹豹。以及其他曹府上下的人,此时都各自走出自己的房间,看着眼前这惊人的一幕。

  “我也不知道,也许是咱们镇威侯府的地域有什么异宝要现世吧。”曹昆眼中也是一片疑惑。

  “是吗?咱们侯府会有异宝现世?”曹喜儿脸上尽是一片喜色,浑身徜徉在这灵动的月华下,身心一片异样的舒适。

  “侯爷不在,这个时候又出现如此异象,怕也未必是件好事。”相比起曹喜儿脸上的喜色,阅历要丰富得多的曹昆却是一脸担忧的神色。

  曹喜儿也是聪慧之人,听得曹昆如此说,立即也便反应过来其中的利害,城卫军中有父亲的对头,若是他们故意放松一些警惕,相信这原本平静的镇威侯府恐怕也会热闹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