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仙武神煌 > 637章 杀人立威

637章 杀人立威


  陆小天虽然惊讶,但也没有多少慌乱,眼前这马脸修士顾然有杀招,但近距离跟他交手,便是金丹后期,陆小天自信也可斗上一斗。更何况这马脸修士的修为比起他似乎还要差上一点。

  胸口银灰色的光芒一闪,一块护甲从体内浮现而出。将胸口严严实实地挡住。

  叮叮,两道清脆的声响,那细如牛毫的冰蓝色长针如同打在了一块铁板上被弹回。

  “这,这是什么法器!”看到自陆小天体内浮出的一块银色护铠,自己必杀的一击竟然落空,马脸修士不由大骇,暗觉有些不妙,便想抽身耍爱。

  不过便在此时,自这黑衣人的手心,一缕缕青色的火焰妯不涓涓流水一般流淌而出。那深入灵魂的酌痛感让马脸修士痛叫一声,左掌朝胸口一划,一块厚达数尺的冰铠挡住那青色火焰。人已经退到数尺开外。右掌连挥,却发现这青色火焰如同附骨之俎一般,根本挥之不去,马脸修士连忙运转大量的法力将沾在右手上的青色火焰逼迫出来。

  不过青色火焰也如影随形一般,大量的青色火焰攀爬到冰铠之上,转眼间,这冰铠便支离破碎,另外的青色火焰在陆小天的控制之下,化为几朵火莲,从几个不同的方向向马脸修士封堵过去。

  此时一直躲在密室内的曹昆更是狂喜不已,他早就在密室内呆腻了,只是他一个人实在过于势单力孤。此时记忆中那神秘无比的黑衣人再次现身,向来将侯府视为自己家的曹昆哪里还按捺得住,黑衣人虽然厉害,但毕竟也只有一人,若是加上他的狄幽犬,或可威慑一部分意图不轨的修士。曹昆一咬牙便出了密室。

  狄幽犬载着曹昆向打斗的方向急奔过去,另外也有两名隐藏在暗处的金丹修士心惊地看着眼前的这一幕凶险却并不如何激烈的打斗。那黑衣人看上去轻描淡写,明显留有余力。但马脸修士脸上已经呈现出胀红之色,显然是法力运转过度的表现。

  此时旁观者尚且无法了解到其中的凶险,唯有马脸修士才知道这种青色火焰的可怕,一旦被沾上,便要调动大量的法力将其从身上驱除,破坏力大得惊人,便是以他的修为,也无法坚持多久。往往他才将一部分青色火焰从身上驱离,黑衣人又控制了几缕火焰封堵,更多的火焰爬到了他的腿上,胳膊上。

  看到马脸修士惊乱的样子,陆小天对于梵罗灵火的威力还算满意,这梵罗灵火原本气息逼人,自从与银叶佛桐结合,在镇妖塔内,受那梵唱与佛道法相的洗礼,已经褪去了原有的惊人毁灭气息,变得平静,似乎如同普通的火焰一般,但只有置身其中的人,才能了解到梵罗灵火的可怕。眼前这马脸修士实力不弱,单凭斗法要拿下他,陆小天自忖也要颇费一番手脚,甚至要动用吞魂大法加上自身的法力才可将其击杀或者重创,便像对付银兰大盗那般。只不过在他炼制了镇妖塔之后,近距离交手之下,单是梵罗灵火便让马脸修士疲于应付。

  已经初步试出梵罗灵火的威力,果然不是普通金丹修士能轻易应付得了的,最重要的是动用梵罗灵火,并不需要消耗多少法力。这镇威侯府内,还有另外几个金丹修士窥视在侧,倒是不宜拖得太久。陆小天自几朵青色的火莲中轻巧的穿挺而过。趁着马脸修士调集法力的功夫,一掌拍在其后心。

  噗,遭受重创的马脸修士被陆小天这一掌击得凌空飞出,鲜血狂吐。陆小天脚尖往地下一点,人已经腾空而起。

  “冰光铠!”危急关头下,马脸修士大叫一声,祭出一道九阶防御灵符。一层寒气逼人的冰铠将马脸修士团团护住。不过那已经沾到胳膊上的梵罗灵火却是没有被冰铠隔绝在外,便算是被这冰铠包围,马脸修士的处境也绝称不上有多好。

  九阶防御灵符,倒是着实少见。越到高阶的灵符,制作便越难,陆小天冷哼一声,九阶防御灵符,也不过一个坚固一点的乌龟壳而已。

  神识微动,陆小天的双手上便出现了一对银灰色的拳套。将双手牢牢护住。如同雨点一般的拳头落在冰铠上。

  转眼间,便已经击打不下数十次,除了陆小天的重拳,还有大量的梵罗灵火喷涌而出,将整个马脸修士几乎都团团裹住。屡次攻击之下,冰铠被被陆小天敲打出数道裂缝,梵罗灵火直接从裂缝中钻了进去。

  马脸修士虽然被护在冰铠内,仍然被强大的拳劲震得头晕耳花,还没反应过来,梵罗灵火已经自冰铠的裂缝中钻进来。那酌烧灵魂一般的痛苦让马脸修士再次哀嚎出声。

  整个交手的过程十分短暂,曹昆那边骑着狄幽犬才从密室中赶过来,便看到了让他热因沸腾的一幕,在侯府放肆的马脸修士败象已露,只见那黑衣人身体一个倒纵,双手搭在马脸修士的头上用力一拧,将其那马脸修士的脑袋直接给摘了下来。

  “好!”曹昆兴奋得大吼一声,直接取其项上人头,这种类似于世俗凡人间的武斗对于修仙者而言,也是异样的激励人心。

  陆小天伸手一招,那束缚黄慎年的法器长绳,此时失去了主人的控制,被陆小天直接收走。黄慎年得以从束缚中解脱出来,连忙跪下给眼前的黑衣人磕头重谢。不过待他跪下再抬起头时,头顶上的黑衣人已经不见踪影。

  陆小天提着马脸修士死不瞑目的脑袋破空飞行,着实震慑了一些心怀不轨的金丹修士。

  不过此时陆小天还不算完,伸手将那脑袋向赶过来的曹昆抛掷过去,“将些人首级悬挂起来,警示贼人,在镇威侯府撒野者,便是如此下场!”

  “好!”曹昆腾身而起,满脸兴奋的神色。感觉这黑衣人虽然冷酷寡言,但行事之凌厉当真是大快人心。

  “擅入侯府者死?好大的口气!”此时一个体格彪悍,头上扎着黄色头巾的国字脸男子脸上露出一丝讥诮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