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仙武神煌 > 643章 流言

  无伤城的一片山青水秀,溪水潺潺的山谷处,不时的有身着白色长裙的筑基女修从储物袋中取出各种各样的灵课,放在山谷中的石桌上。然后飘然退下,这些筑基女修无不貌美如花,天生丽致。再加上赤渊大陆的修士与世俗凡人更多的混居,沾染凡人的习性也更多一些,不时会有几个凡心未泯的金丹修士与筑基女修调笑几句。

  身着白裙的筑基女修大多面带娇羞,她们很清楚被这里的东家安排到此处的意图,事实上大多数筑基女修还是主动争取到这里来的,便是因为出没在这里的都是金丹修士,彼此进行一些灵物交换,或者是当众拍卖一些价值颇大的灵物,四周的石亭里,或者是竹林中,这方圆不过十里的小地方,筑基修士也能片刻时间将地方逛完,但已经聚焦了不下三百位金丹修士。

  此时一个头发束起,戴着顶貂皮帽子,如同极北苦寒之地游牧民族一般的黑衣修士双手背在后面走了过来。面相在这些金丹修士中是少有的年轻。虽然看上去不算俊郎,但也还算清秀耐看的类型,特别是那眼神清澈无比。并不像有些修士阴沉,或者是偶尔泄露出杀意,让她们这些筑基女侍有些心惊肉跳。判断这青年修士应该是服用了驻颜丹,不过实际年纪应该也不大。

  这个青年自然是陆小天了,早在两天前,陆小天伤势恢复得七七八八,便收到了段兴平的传单符,这数年一度的金丹修士交易大会又要如期举行了,而且按段兴平的说法,这次交易会很可能会出现一些意想不到的好东西。其中就包括他一直想要求购的九阶妖兽精魄。

  昨日陆小天又经过一次寒冰之愈的疗养,伤势尽复,今天一大早便来到此处。

  虽然与会的除了筑基女侍之外,其他的都是清一色的金丹修士,但除了修为高一些,展出的灵物等级更高,实则跟低阶修士的交易方式也差不多,有的跟陆小天一般,不断地走动,观看那些摆放在石桌上的清单。清单上陈列着一些灵物,如果是灵草,灵木,还会标注年份。

  也有要花高价求购自己想要的东西。

  陆小天依次看了十几人,也没有看到自己想要的东西,不禁摇头,继续朝前走,陡然间,前面传来一阵嘲杂声。

  “我倒是谁,这不是在黑天山脉里面威风八面的紫翼骷髅锤窦疯虎吗?你怎么成了这副样子了?”一个圆脸,长着络腮胡子的玄衣中年哈哈大笑道。

  “窦疯虎?咦?还真的是。我说窦兄,你的气色看上去可不大好啊。怎么回事?难不成前几天的传闻竟然是真的?”四周的几个金丹修士听圆脸玄衣中年的笑声,顿时围了上来。

  陆小天听得一怔,嘴角不由噙着几许笑意,这世界有时候还真是小得很,前几天才打过一场的对手,此时竟然在这交易会在碰到。

  陆小天提步走了过去,只见在几个金丹修士的指指点点中,一脸惨白看上去像大病未愈之身的窦疯虎此时一脸难堪,身上的气息有几分衰乱。事实上陆小天也不知道窦疯虎逃走时他那一掌将对方伤到了什么地步,不过现在看来,不光是那一掌,镇妖塔应该也对其起到了巨大的创伤,否则以窦疯虎一个金丹后期修士,此时气色绝不至于如此灰败。

  “传闻?什么传闻?”一个金冠青年,手持玉扇,风度翩翩地移步过来,脸上有些好奇地道。

  “原来是余公子,失敬,失敬。余公子常年游历在外,自然对无伤城最近发生的一些事不甚清楚,前一段时间,镇威侯府竟然出了日月精华汇聚的异象,颇有些像通灵法器出世的征兆。”之前的圆脸中年男子一见家世显赫的余清风,立即礼敬有佳地道。

  “通灵法器!”金冠青年余清风一脸动容。

  “有些像,但又不太像,而镇威侯曹胜二十几年前便受北齐国征召,抵御黑天山脉兽潮,至今未归,整个镇威侯府挑大梁的只有一只八阶的狄幽犬。自然震不住那些居心叵测的金丹修士,一时间镇威侯府如同暴风雨中摇曳的一片小舟。随时可能倾覆。”

  “镇威府回北齐国的事我也是知道的,一只八阶的狄幽犬,虽然厉害,但也确实难以震慑别有用心之人,看来这窦疯虎便是其中之一了,不过窦疯虎怎么会受这么重的伤?谁有如此手段?还是说镇威侯暗中还留下了几个高手?”余清风只凭只言片语便猜测到了其中的关键,顿时有些吃惊地道。

  “余公子果然慧眼如炬。不过却是想岔了,镇威侯并没有留下几个高手,镇威侯曹胜可是将手下的向大金丹修士全部都带走了。击败窦疯虎的是一个神秘无比的黑衣人。”另外一个山羊须,吊刀眉老者抢白说道。

  “神秘无比地黑衣人?什么来头?只有一个?”余清风原本还是一副淡若自若的样子,此时手中轻摇的扇子却是不由自主的停了下来,哪怕他再故作镇静,也难掩脸上的惊鄂。

  “只有一个,至于那黑衣人什么来头,谁都不知道。只知道此人实力强,便是无伤城最强大的几个金丹后期修士,也未必能盖得过那黑衣人。”吊刀眉老者叹息一声说道,“当初那一战,小老儿我恰巧路过,算是有缘得以一见,当真是惊世之战。”

  “什么,你路过那里,那黑衣人真有传闻中的那么神?”这次不止余清风,另外一些金丹修士也围了上来,一脸好奇,他们虽然道听途说了一些,但毕竟口口相传,与原来的真实版本已经差了不少。这吊刀眉老者者说是路过,事实上谁都清楚只怕他也是想冲着镇威侯府空虚,想要拣便宜去的。只不过话没有必要说穿。这种事心里明白就可以了。

  众人哪怕已经听过这个传闻,也仍然被事实震惊得无以复加,更何况余清风这个刚从外地回来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