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仙武神煌 > 649章 凝结剑丸

649章 凝结剑丸


  后面回到镇威侯府倒是风平浪静,陆小天也再没有其他的事,经历了上次众多金丹修士环顾侯府的事情之后,此时的镇威侯府附近再无一人窥视。

  想到体内飘渺剑气依然存在的威胁,陆小天回到小院之后,取出了那一块空冥剑石。双腿盘坐,一团氤氲的法力从手掌心浮起,紧接着蹿起一道青色的火苗,正是梵罗灵火。镇妖塔在体内,哪怕不动用镇妖塔的情况下,他也依然可以随时调动梵罗灵火。而梵罗灵火的作用,可不仅仅是斗法这么简单,一旦将此火炼化之后,无论是炼器,炼丹,都会有着极大的方便之处。甚至对于那些炼丹,或者是炼器的人来说,梵罗灵火这种极其稀少的火焰,甚至远比斗法来得更为重要。

  在陆小天的控制之下,大团的梵罗灵火将空冥剑石团团包裹起来。不断地将其酌烧。这一烧,便是数天数夜,原本看上去平平无奇的空冥剑石才开始出现一丝软化的迹象。陆小天此时脸上已经满是一层细密的汗珠,数日的时间,再辅以另外几种灵物,祭炼空冥剑石,其艰难的程度甚至不比跟窦疯虎打一场来得更为轻松。

  甚至梵罗灵火几经消耗,不得不从镇妖塔内抽取更多的力量。此时镇妖塔的作用便体现出来了,梵罗灵火再厉害,毕竟也是可以被消耗掉的,但与银叶佛桐结合之后,银叶佛桐变成梵罗灵火的蓄体,只要陆小天能提供给银叶佛桐木足够的法力,或者是给出一定的时间,银叶佛桐木本身便有滋生出梵罗灵火的能力。但这种能力,需要吸收梵罗灵火之后,才能被激发出来。

  浮屠行僧修炼的功法十分可怕,虽然陆小天并不是修炼浮屠行僧完整的功法,但哪怕是浮屠行僧那等修为,也依然没有凑齐足够的同种材料炼制七级浮屠。陆小天现在需要的只是时间而已,浮屠塔,也就是镇妖塔的威力,绝非眼下表现出来的这么简单,便是梵罗灵火,也还有大量可以挖掘的余地,否则若这梵罗灵火的威力如此普通,也对不起传闻中的名头了,陆小天当时也不会冒着生命危险进入飘渺殿,费尽千辛万苦才把这灵火得到手。

  将空冥剑石包裹的梵罗灵火露出一丝缝隙,缝隙之中,空冥剑石上滴下一小团液滴,正是已经被陆小天炼化的一小块。陆小天脸上露出一丝喜色,嘴巴一张,将这团石液吸入腹中。

  空冥剑石一经入体,丹田内的剑珠响起一阵悸动。如同幻影一般,瞬息之间,便与石液融合在了一起。

  石液与剑珠不断地扭曲,最后形成一把透明的小剑。这把透明小剑泛动着一股飘逸出尘的气息。陆小天心念一动,透明小剑在体内灵活的运转。

  陆小天神识控制之下,剑气自身上冲天而起,那惊人的剑意竟然毕竟不亚于动用火蛟弓箭时造成的气息,并且也如同那镇妖塔一般,并不需要从嘴里吐出,意念稍动,便来到了手上,同样也具备了通灵法器的某种特性。

  透明小剑在在陆小天的手心处悬浮,仿佛一件有生命的物体一般,吞吐着氤氲的气息。

  喳喳…….

  此时镇威侯府内,虽然已经是半夜,那些已经栖息枝头的鸟儿,却是陡然间受惊般扑腾着翅膀,震翅而起。

  一股剑气以陆小天的小院国核心震荡开去,仿佛一把尘封多年的利剑,陡然出鞘。

  陆小天陡然间惊醒,连忙将手中的透明小剑收回体内,此时的他不由苦笑不已,虽然此前在屋子内布下了数道禁制,不过用梵罗灵火不断地祭炼空冥剑石,梵罗灵火的威力已经将禁制消磨掉大半,此时陡然间出现这透明小剑,顿时将剩下的禁制给冲得七零八落,若不是刚才控制得快,便是他所在的这座小院,都要被乍现的剑气割得四分五裂。

  只是陆小天的反应虽快,但刚才剑气的出现,却已经着实造成了不小的动静。

  曹昆原本正要卧床休息,陡然间被这股剑气惊得直接坐了起来,浑身上下打了个激伶。这剑意虽然不是那种所向无敌的锋锐,但那其中蕴含的飘渺不定的意蕴,却如同鬼魅一般,让人难以琢磨。剑意的强大,让他一阵心惊肉跳。

  曹昆不放心,连忙穿上衣服出门。狄幽犬的身形一闪而现,两只前足不停地在地上刨着泥土,作为狄幽犬的主人,曹昆自然知道这是狄幽犬极度不安的表现。只有遇到它无法战胜的存在,狄幽犬才会有这种不安。

  “昆伯。出了什么事吗?是不是咱们侯府又来贼人了?”此时曹喜儿也没有睡下,一脸焦急之色地向曹昆这里赶来。

  “应该不至于,刚才那突然出现的剑意来得颇为蹊跷,也十分短暂,也许是路过的哪个强人,这剑气一闪即逝,想必也已经离开,毕竟咱们侯府也不是谁想来就能来的,才折了几个金丹修士,其他人就算想来闹事,也得掂量掂量。”曹昆安慰着道。

  “可,可看那些低阶灵鸟的动静,似乎刚才那剑气便是在咱们府内。”曹喜儿脸上仍然有些疑惑,也正是因为侯府内出现神秘的黑衣人,曹喜儿才又搬回到府上来住,最近一段时日倒是太平得很,只是这突然出现的剑气,又不免让人多担心了几分。

  “没事的。就算是个剑修,冒然闯入府内,也闹腾不起来。三小姐回去休息吧。”曹昆安慰着道,一脸的镇定,实际上他心里也有着跟曹喜儿一样的疑惑,只是当着曹喜儿的面,他自然不会表现出来。不过经曹喜儿这么一提醒,他倒是多留了个心眼。

  陆小天也不知道刚才引起多少人的警觉,此时也只能苦笑不已,就算身份暴露也是没办法的事了。不过也不打紧,此时镇威侯曹胜不在府上,也没人奈何得了他。

  陆小天五指一握,透明小剑便又回到了体内,在丹田内滴溜溜一转,重新又变回了一颗小巧的珠子,透明的光罩中,一柄小剑。不过此时的珠子与当时的剑珠已经截然不动,透明的小剑在光罩内,如同会呼吸一般,不时吞吐着自丹田内的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