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仙武神煌 > 655章 离雪千月阵

655章 离雪千月阵


  “徐道友,想不到竟然会是你们,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啊。徐道友与项小姐,这手艺容之术倒是着实惊人,竟然连陆某这几十年都看走眼了。”

  经过最初的错鄂,陆小天很快反应过来,这两人竟然是当初他才穿越到无伤湖时,碰到的两人。自从当初离开月隐山庄之后,他便想办法直接进入了镇威侯府,并没有去其他的地方。对方一开口便是阔别数十年,在数十年前知道他的人,一个巴掌都数得过来,更何况还是有些交情的。陆小天不傻,自然能猜到眼前这两人的身份了。

  “怜儿见过陆前辈!”项怜儿身体向陆小天微微一福。

  “陆道友不是没有看出蹊跷,只是懒得过问罢了。倒是陆道友,修为日益精进,竟然连金丹后期的高手都在陆道友手下惨败而归,真是让人吃惊。”

  徐琬见陆小天认出她们两人,恭维了一句。

  “无事不登三宝殿,项小姐与徐道友找我何事?当初虽然你们帮了我一把,不过后来你们离开月隐山庄,也算是助你们一臂之力了,情份也还得差不多了,可不要指望着让我去帮你们对付月隐山庄。”陆小天双手抱胸,一副不愿意搅和进两方争斗中的意思。

  “陆道友不妨听我把话说完,再行考虑。”徐琬微微一笑,似乎并没有看到陆小天不愉的脸色。

  “前几年,陆道友似乎一直在打听一件东西,不知是否有着落了?”

  陆小天面色微微一变,扫了一眼四周,笑道,“看来徐道友这次真是拿住我的七寸了,进屋里说话吧。”

  徐琬与项怜儿对视一眼,跟着陆小天进了房间。

  “说吧,你们怎么知道的,是不是暗中查过我,还有,想要我跟你们合作,要得罪的是一个人,还是一大势力,你们最好跟我交待清楚,否则事后我的怒火,你们怕也不好承受。”

  进了屋子之后,陆小天伸指一弹,开启了数个禁制。毕竟曹胜已经回府,陆小天不会有一丝一毫的大意。

  徐琬对于陆小天在阵法上的造诣之高已经见怪不怪了,听得陆小天如此说,当下脸色也严肃下来,“好,陆道友是爽快之人,我也就直说了,陆道友是黑衣人的事,我早就知道了,陆道友几次出府,我虽然没有直接跟着,但通过我的消息渠道,也打听到了关于陆道友的一些事,陆道友似乎一直在打听灵泉琥珀的事?”

  “你们倒是有心了。”陆小天脸上不喜不怒。

  “要请到陆道友这样的高手,不花费点心思可不成。”

  徐琬微微一笑道,“那灵泉琥珀原本是我家小姐的必得之物,所以打听到此物也不算稀奇,只不过当初陆道友得到的消息可能不大准确,十余年前,出现的实际是两件灵泉琥珀。”

  “两件灵泉琥珀?确实让人吃惊,不过既然是这位项小姐的必得之物,又何必告诉我此事?”陆小天问道。

  “陆前辈,小女子马上便要渡金丹雷劫了,只不过小女子由于家族血脉的关系,渡劫时会有一些异象出现,至今为止,也没有一处绝对安全之地,又不敢太过深入黑天山脉,南安国与北齐国对我项国多有敌视,这两国我不能云。而项国追杀我的人更多,一旦得知我的存在,恐怕追杀我的人也不会少。”项怜儿解释道。

  “既然渡劫会有一些异象出来,极有可能惊动其他人,想请我去给你护法?”陆小天直接说道。

  “是一定会惊动其他人,所以才要请陆道友这样的高手护法。”徐琬说道。

  “看项小姐的样子,应该是项国的皇子皇孙吧,连项国的人也要对付你,只能是卷入项国的权力斗争之内。我还不知道来的人会有多少,实力如何,区区一个灵泉琥珀的消息,都还不知是真是假,就想让我跟你们的敌人拼命,两位未免太过想当然了吧。”陆小天双手抱胸说道。

  “自然不是这般简单,我知道陆道友是一个极其厉害的阵法师,想必对于阵法控制之道并不陌生,我手里有一套阵旗,非精通此道,修为精深之人不能控制。”徐琬解释道,“这次我们最为倚重的,也是这套阵旗。”

  “什么阵旗?”陆小天眯着眼睛道,阵法的厉害他是心知肚明的,原本他也想着炼制一套阵法,但越是厉害的阵法,炼制条件也越是苛刻,他在镇威侯府,在炼制镇妖塔,修炼几种功法后,已经没有多余的精力,暂时也是无暇分身。

  而且收集阵盘,阵旗的材料,更是件繁琐的事。并不是有灵石就一定能办得到的。于是这些年来,他一直在钻研阵法一道,但却并没有亲自炼制出一套阵法。不过他在阵法上的造诣已经日益精深,能困住他的阵法不说没有,至少也不多见。至于操控已有的阵盘,也应该问题不大。

  “离雪千月阵!”徐琬淡淡地道。

  “离雪千月阵?”陆小天面现惊色,这套阵法可不简单,以他现在在阵法上的造诣,便是给他足够的材料,也难以炼制出此阵。“此阵炼制极其艰难,而且一旦炼制失误,阵法师极有可能遭受阵法反噬,阵法反噬之力非同小可,恐怕金丹后期强者也难以承受,不过一旦炼制出来,想要控制也并非难事。不必要过来找我吧。不对,此阵有缺陷?”

  “陆前辈果然慧眼如炬,一眼便看破症结所在,炼制此阵的是小女子的一位长辈,若不是因为炼制此阵,也不会提前殒落。如果陆前辈能相助,我们能给陆前辈的并不是一道消息,而是一件灵泉琥珀。”项怜儿一脸黯然之色。

  “得知项姑娘的消息之后,敌人会派出多少人?不会只有一个月隐山庄吧?”陆小天再次问道。同时心头狂跳,没想到灵泉琥珀竟然到了他们的手里。

  “自然不是,除了月隐山庄的人之外,敌人在无伤城还有不少人手,不过他们以为小姐三十多年前就已经被他们杀死了,仓促之下,也无法一次性调动全部人手,只要陆道友与我挡住前面一两拨人,在小姐渡劫成功之后再循机撤退,他们自然束手无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