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仙武神煌 > 659章 索命婴僧

659章 索命婴僧


  “索命婴僧实力比之你与袁道友二人如何?”陆小天已经感觉到那高瘦僧人的不同寻常之处,向徐琬问道。

  “我与袁罡只在伯仲之间,合我与袁罡二人之力,或可力敌。”徐琬脸上露出几许十分勉强的笑意。

  “也就是说等闲三四个金丹后期修士也未必会是此人对手了。”陆小天抽了口冷气,数十年前,袁罡一力抵挡那对白帽侏儒兄弟尚且未落下风,只是这一个索命婴僧,实力便已经比得上数名金丹后期高手。

  更何况对方还有付明远,一对黑衣中年夫妇,其他十多名金丹修士。

  “徐道在,袁道友,看来你们还真是执迷不悟啊,竟然躲到黑天山脉中来,当初的计划可真是天衣无缝,若非此次渡劫异象,几乎就被你们这些人瞒天过海了,倒是瞒得我好苦。”大势在握,付明远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道。

  “我家小姐的潜力你也能看到,只要给些时日,日后必然会是项国皇族中最为顶尖的高手,德王能给你们的好处,日后我家小姐也可以,德王此人心狠手辣,你们又何必跟着一条道走到黑,到头来可未必会有好果子吃。”徐琬劝诫道。

  “这就不劳徐道友操心了,一句话,今日将项怜儿交给我,此事就此作罢,可以饶得你们一条性命,这次我连索命婴僧都请来了,你们两个实力虽也不弱,但还不是索命婴僧的对手。自古识时务者为俊杰,若是执迷不悟,可怪不得付某辣手了。”付明远一脸杀机地道。“项怜儿潜力再大,德王未必会给他成长起来的机会。”

  “既然如此,多说无益,你们动手吧。”徐琬与袁罡等人对视一眼之后,咬牙说道。

  “自寻死路。”付明远冷哼一声,然后恭敬地向索命婴僧行礼道,“接下来的事便拜托道友了。”

  “我只要取此女性命,挡我者死。”索命婴僧一点头,同前跨出两步,便是数十丈远,提步之间,不带丝毫火气,索命婴僧语气平淡无比,却也霸道无比,谁都不敢去怀疑挑战他的后果。

  “陆道友,小姐能否渡过此次劫难,全看你了。还请陆道友务必与我等同舟共济。我与袁罡两人先会一会此人。你呆会再伺机下手,看是否有机会借助阵法之力将其一举重创,或者是将其困住也可。”徐琬一咬牙,对着袁罡打了个眼色。

  袁罡一脸凝重,点头取出一根手臂粗的法器长棍,身形一闪,与徐琬并肩而立,挡在了索命婴僧的前面。

  “哈哈,袁老头,几十年过去,也不知你的飞猿棍是否还如同往常一般犀利,我兄弟二人也想再会一会你这糟老头了。”袁罡刚一落地,白无常一般的侏儒兄弟便一前一后,向袁罡飞扑过来。转眼间与袁罡缠斗在一起。

  项怜儿此时正在渡第三波雷劫,压力不小,不过外面急剧恶化的形势着实让她无法专心渡劫,一个疏忽下,便被劫雷接连打中香肩,好在晶蚕法衣挡消了大半的攻击。项怜儿嘴角却是难以抑制地逸出血丝。

  看到索命婴僧一只大手朝徐琬罩去,那一串骷髅头组成的手串顿时一片飞速的转动,每一个骷髅头里面都发出婴儿哭泣一般的声音,别说是敌人,便是在付明远身后的那些金丹中期修士额头上都一阵冷汗直冒。不自觉地后退了两步。

  徐琬张嘴一吐,一对金银子母鱼形钩在空中高速穿行,如同一金一银两条活灵活现的鱼一般。钩嘴处吐着渗人的寒芒,哪怕是上等的防御法器,也挡不住那择人而噬的寒芒。

  不过便在此时,索命婴僧的骷髅串珠,那些骨髓头组成的珠子一阵悲嚎之声,上面一道道灰色的邪光如同匹练一般打出,形成一个巨大的灰色圆环,罩住了子母鱼形钩。

  两股截然不同的法力撞击在一起,立即形成水火不容之势。

  轰地一声,徐琬面色大变,接连倒退数步。

  “那老猴子还不错,合你二人之力,或可在老夫手下撑过几招,单凭你一个人,还差远了。”索命婴僧嘿然一笑。从骷髅珠子上散发出来的灰色光芒不减,一圈圈的将徐琬的子母鱼形钩给圈住。

  徐琬大急,连忙想要将子母鱼形钩收回来,但却发现任凭她如何使力,她这套衬手的丹元法器都似乎受到了极大的约束一般,根本动弹不得。

  徐姨!噗---分心之下,项怜儿再次被劫雷击中。

  索命婴僧人影一晃,趁着徐琬的丹元法器被他牵制住,一掌朝她胸口处击来。

  砰!

  此时的徐琬身前多了一人,两掌相交,一个青衣青年接连在雪地上倒划出丈许远。不过索命婴僧也被震退了几步。

  “专心渡劫,我们这些人的斗法不是你该操心的。”此时出手将索命婴僧挡住的自然是陆小天无疑了,陆小天一掌挡住索命婴僧,一边朗声说道。

  虽说来的这些人无论是实力还是人数,都有些超出原来的预计,但还没有超出承受的范围,陆小天此前口头上虽然表现得对那灵泉琥珀不上心,但实际上对于灵泉琥珀,他是志在必得。徐琬应该还有后手,不至于一个照面便被索命婴僧重创,不过甫一交手,便受创,或者是动用了备用的手段,在此时原本就处于劣势的情况下,对他们只会更加不利。

  “小子,倒是有几分门道。”索命婴僧轻咦一声,打量了之前并没有太放在眼里的陆小天几眼,一脸意外的神情。

  “你与袁罡去应付其他人,此人交给我了。”陆小天接了索命婴僧一掌,面不改色地道,实际上他心里也是吃惊索命婴僧随手一击的掌力。只不过现在不是露出胆怯的时候。敌我相斗,有时候韬光养晦是必要的自保之道,但在己方缺乏主心骨的情况下还韬光养晦,是取死之道。现在他需要提振一下刚才徐琬与袁罡等人消沉的士气。

  “多谢陆道友相助。”徐琬刚才一出手几乎就被索命婴僧压制住了。此时才稍稍松了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