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仙武神煌 > 662章 纷纷溃退

662章 纷纷溃退

  “退!”那白无常一般的兄弟两人,此时跟袁罡斗得难解难分,至于与徐琬激斗的中年夫妇,相对则落在了下风。

  而与袍须老者斗法的付明远更是惊骇欲死,此行他们最为倚重的人便是索命婴僧,哪怕是几个普通的金丹后期修士都未必见得是索命婴僧的对手。

  他曾亲眼看到两个跟他一般的金丹后期,在索命婴僧手下没有撑过多久,便被那凶悍无比的鬼婴分而食之,凄惨之极。

  但是自从索命婴僧发出惨叫时起,抬眼望去,便只看到索命婴僧模样极惨,只剩下上半截身体,正夺路狂奔,哪里还有此前一丝的一丝威风。

  付明远原本是将徐琬与袁罡两人当成最大的敌手,做梦都没能想到最为棘手的竟然是陆小天,这个当初救起时还颇为狼狈的银发青年。

  惊骇欲死的付明远哪里还敢在此停留片刻,分神下被褐须老者一掌拍中胸口,付明远衣襟染血,胸口断裂好几根,身形踉跄地在雪地中几个闪烁,动用秘术将速度激发到最大的地步,比起来时竟然快了倍许不止。

  与袁罡斗法的那对侏儒白无常兄弟离得远,两人一左一右,暴射而退。陆小天离得远,也懒得去管那对侏儒兄弟。

  不过与徐琬厮杀的那对中年夫妇,两只灵兽已经先后被陆小天和帝坤斩杀,此时距离相对又近,很容易便被陆小天调动的阵法之力罩住。

  狂躁的飞雪盘旋呼啸着卷中那中年妇人,中年妇人没有索命婴僧的实力,哪里扛得住如此惊人的寒力侵袭。身体一个哆嗦,便被杀性未消的帝坤直接一团冰蓝色火焰烧成了灰烬。

  而那中年男子,被阵法之力缠住之后,也是一片绝望,合他夫妇二人之力在徐琬的手下尚且落在下风,更何况此时还受到阵法之力的牵制。腾出手来的徐琬,子母鱼形钩在其脖子间一划而过,一颗大好的头颅便迸起几尺高。

  跑了侏儒兄弟几人,自感脸上无光的袁罡追到了几个金丹中期修士,几棍下去,也打杀了两人。

  其他人除了徐琬护在项怜儿的身边之外,也没放过这个痛打落水狗的机会。

  陆小天伸手一收,十二柄迎风招展的蓝色小旗化作一道道流光,转眼间便全部到了他的手里。离雪千月阵果然威力惊人,不过可惜的是这是套残缺的阵法,刚才这一战,便消耗了近三分之一的力量,按照这个强度,最多只能用两次了。陆小天轻啧了一声,有些惋惜,不过很快又收拾了这点心情,如果不是残缺之阵,估计炼阵之人也不会受到反噬还活蹦乱跳的。这套阵法也没自己什么事了。炼制这套阵法的代价虽然太大,失败的后果几乎无法承受,不过哪怕是残缺之阵,在金丹修士中也足够可怕。

  将阵旗收起来,陆小天并未加入到眼下的追击中。转身看了一眼项怜儿,此时的项怜儿已经身上几处焦黑,但已经成功抵御了最后一波雷劫。天上的三足鼎云消失不见,但那团彩色祥瑞之光却是进入与项怜儿融合到了一起,使得原本便貌美无比的项怜儿更加美艳不可方物。

  便是陆小天也看得略微出神,而更让陆小天心惊的是融入那彩色的光晕之后,项怜儿身上节节拔高的气势,竟然直逼当初在蓝冥城修炼了二十多年的自己。想到这里,陆小天也有几分无语,当初自己在蓝冥城苦修了那么久,实力才有所提升,境界稳固。而项怜儿现在才刚结丹,便似乎有了一定的根基。看来与其体内的血脉之力不无关系。

  想到自己渡劫之后的惨样,跟现在渡动后仍然生龙活虎的项怜儿比起来,简直是天地云泥的差别。陆小天心里也只能苦笑一声,好在他走到如今实力也不算弱。

  “小姐,你终于等到这一天了。”徐琬看得欣喜不已。

  “恭喜小姐成功晋阶。”此时追杀了数名金丹中期与初期修士回来的袁罡,袍须老者,三个披甲中年齐齐抱拳向项怜儿道贺。

  “这都依赖各位叔伯舍身相护,否则怜儿现在估计也已经在雷劫下身首异处了。多谢各位叔伯,日后怜儿必有重谢。”项怜儿在俯身回了一礼。

  “这,小姐,你能得证金丹大道,全赖陆道友力挽狂澜,否则光凭妾身这些人,根本无力抵挡此次人多势众的付明远一众。”徐琬看到陆小天面色平静地站在那里,眼皮子一跳,哪里敢忽视半分,连忙将项怜儿拉过来,让项怜儿给陆小天单独道谢一番。

  “是啊,小姐,特别是那索命婴僧,便是我与徐道友两人联手,也未必能斗得过此人,陆道友不仅重创了索命婴僧,甚至在与其斗法的同时,还击杀了两头高阶灵兽,神通之大,远非我等能比。小姐这次能请到陆道友出手,真是英明之极。”

  袁罡等人一听,连忙附喝道。索命婴僧的可怕他们深有体会,便是远距离听到那些鬼婴的尖啸之声,也禁不住心神摇曳,更遑论近身斗法。而此时索命婴僧不仅重伤而逃,眼前陆小天却是连头发估计都没掉一根,两相对比,在场的袁罡,袍须老者等人无形中对陆小天多了几分尊敬。

  “多谢陆,”项怜儿哪里不知道陆小天在刚才这一战中起到的关键作用。只是自从认识陆小天以来,似乎陆小天也没有太多的情绪波动,面对陆小天那张淡然平静的脸,项怜儿心里没来由的一阵紧张,徐琬,袁罡这些人毕竟以前都是她父亲留下来的王府旧人。随意一些没关系,但面对陆小天,项怜儿便有一种十分局束的感觉。

  “现在项小姐已经是得证金丹,是同道中人,称呼我为道友便可。至于道谢,倒是不必了,这次能决胜,是在场诸位道友一起奋力拼杀的结果,陆某既然拿了你们的东西,出一份力也是份内之事。况且此次能击败强敌,主要也是阵法威力颇大,若是让陆某与那索命婴僧斗法,估计也撑不了多久。”陆小天见项怜儿有几分局促,淡笑着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