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仙武神煌 > 664章 因小失大

664章 因小失大


  “别在这里装神弄鬼了,此阵只能动用一次。”袁罡几人吓了一跳,嘴上如此说,却是用质询的眼神扫向徐琬。阵法上开始冒起的寒气可作不得假。

  “不用看了,这套阵法原本确实只能用一次,不过我又修复了一点,勉强还能用一次,原本是打算留到以后,既然你们找死,成全你们便是。”陆小天一拍灵兽袋,帝坤从白光中现身而出。煞气惊人,居高临下的扫视着袁罡等众人。

  徐琬一脸惊惧,虽然她也不愿意相信,不过阵法上可怕的寒气波动却是半点都作不得假,一点也不比陆小天对付索命婴僧时来得稍差。

  袁罡几人也顿时如同被一只无形的手掐住了脖子,脸上青一阵,白一阵,异常难看。

  “且慢,陆,陆兄,灵泉琥珀我给你,咱们就此罢手,如何?”项怜儿眼见得陆小天快要动手,连忙出声说道。

  “莫非你们想给就给,想不给就不给。现在我改变主意了,两件灵泉琥珀都拿出来。”陆小天冷笑道。

  “陆小天,你别欺人太甚。”褐须老者粗着嗓子回敬道。

  “呱噪!”陆小天身体一动,向褐须老者狂飙过来。同时吞服下一只九阶的妖虎精魄。

  “老夫倒要看看,你这黄口小儿究竟能厉害到哪里去。”褐须老者眼见陆小天如此狂妄,竟然当着他们这么多人动手,怒极攻心,抽出一把短刀,直接斩向陆小天的胸口。

  森然的刀气扑面而来,褐须老者以攻代守,暗想这一刀必然要逼得陆小天停顿下来。哪怕对方施展手段反制,也需要一两瞬的时间。

  岂知陆小天几乎没有任何防御,直接便冲了过来。

  袁罡正要动手,却被徐琬给拉住了,“别动,你一动,阵法真要启动了!到时候再无回旋的余地。”徐琬看到袁罡要出手帮褐须老者时,四周的蓝色小旗光华暴闪,与此前攻击索命婴僧时几乎一模一样。心里一片苦涩的她不由拉住了袁罡。

  而此时电光火石间,陆小天已经直接挺胸撞向褐须老者的短刀。

  “不要命了!”便是袁罡,徐琬几人心里,同时闪过一个这样的念头,眼前的陆小天显得疯狂,但又诡异无比。

  袁罡等人的想法也是褐须老者心里的想法。

  “死!”褐须老者经刚才这一耽搁,已经退无可退,而且陆小天短距离内的暴发太快,他就算想退,也快不过陆小天,只不过陆小天竟然直接用肉身迎向他的短刀,那是自寻死路。便是索命婴僧也未必敢这么大胆。

  只不过便在褐须老者斩中陆小天身体的一瞬,一块银色的护甲陡然间从胸口浮起。正是陆小天的如意战甲。

  锵地一声,短刀斩在了银色护甲之上,褐须老者双眼一睁,眼中尽是意外的神色。显然没想到陆小天还有一件这样运转由心,攻守兼备的法器。

  “小心!”袁罡想要出手帮忙,但被徐琬拦住,一旦袁罡出手,阵法之力落下来,再无丝毫回旋的余地。此时的袁罡只能出声提醒。

  褐须老者变招也是颇快,但刚才已出一刀,陆小天迅速被银色甲胄包裹的左手已经朝褐须老者的咽喉处抓来。

  褐须老者面色大变,匆忙之间,只来得及回手一刀,同时身体疾速后退。但在这种短距离离的爆发下,仓促应变,哪里赶得上陆小天的速度。褐须老者面色发狠,手中的短刀再次乍现出三道刀芒,就算是中招,也不能让陆小天好过。那银色护甲再是厉害,也不可能面面俱到。他就不信陆小天敢跟他一般,采取这种同归于尽的打法。

  事实上正如褐须老者预料的一样,如意战甲无法全部防住褐须老者斩出的刀芒。一道刀气入体,斩断了陆小天数根肋骨。鲜血顺着衣袍滴落在雪地上。

  但陆小天拳套尖利的棱角也划过了褐须老者的咽喉,褐须老者的脑袋一迸数尺,与暴退的身体脱离,掉落在雪地上滚得老远,那一对眼睛仍然圆睁,尽是不可置信的神色。

  “尔敢!”袁罡伸手打出一拳,将陆小天弹出的几道电弧击溃,护住了褐须老者惊慌逃出的元神。一脸震怒地看着陆小天。

  “最后一次机会,交还是不交。”陆小天站定身体,淡声说道。

  对于身上惊人的刀伤不以为意,同时直接调动法珠内的力量,动用寒冰之愈,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起来。方才还是鲜血直流,转眼间,便已经止血,除了被刀芒划断的肋骨尚须几日外,也不会影响到他斗法。

  原本剑抽到了一半的三个披甲中年,此时手不由自主的停顿住了,纷纷看向项怜儿和徐琬,褐须老者一个金丹后期修士,竟然在一个照面的功夫,便被眼前这陆小天取下首级,如果不是袁罡出手,恐怕刚才元神都要被毁于那几道电弧之中,几人这才了解到,哪怕不动用阵法,以陆小天的实力,对于他们而言,也绝对可怕。

  “本想留着这套阵法以备不时之需,看来你们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了。”见几人脸上一片惊惧之色,但却没有给他回复,陆小天心里叹了口气,他之所以不惜受伤作交换,取下褐须老者的首级,便是想将离雪千月阵留下来,作为以后的杀手钳,毕竟这套阵法只能用一次了,所以刚才以雷霆手段直接灭杀了颇为嚣张的褐须老者。

  “且慢,灵泉琥珀都给你。”项怜儿看到蓝色的阵旗寒气大作,连忙出声道。

  “小姐!”徐琬与袁罡两人均是面色一变。

  “不必多言。”项怜儿打断了两人的话,“方才多有冒犯,还请陆道友见谅。”

  说完,项怜儿从储物袋中取出两个玉盒,里面各有一只拳头大小,晶莹如玉透明的圆形琥珀,中间的颜色稍深,如同一汪泉眼,不停地冒出一些绿色的泉水一般进入周围,然后又从周围流回去。哪怕是隔着玉盒。也能感受到其中纯净而惊人的灵气。

  陆小天伸手将两件灵泉琥珀摄入手心,心里一片欣喜,虽然经历了一些不愉快,不过只要最终能得到此物,些许曲折算得了什么。

  “陆兄,这次的事万分抱歉,希望下次咱们还有联手对敌的机会。”项怜儿道。

  “没有下次了,后会无期!”陆小天冷冷回了一句,收回阵旗,转身跨出几步,人便已经消失在了那雪林之中。

  陆小天离去,地上只留下了褐须老者冰冷的尸体,还有徐琬,袁罡等人震惊到极点的表情。

  “我们也走吧。”项怜儿见陆小天的背影完全消失,这才怅然若失地叹了口气,同样转身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