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仙武神煌 > 678章 不战而退

678章 不战而退


  曹胜与索命婴僧打斗的现场一片狼藉,树木倒塌无数,另外一处,曹豹,还有曹府的两个金丹修士部下,一对中年夫妇,三人合战一个独眼黄衫老妇尚且讨不到半点便宜。

  此时听到曹胜的呼声,曹豹等人也是一脸狂喜的神色。

  “哪路朋友,最好不要多管闲事,免得误了自己。”索命婴僧冷哼一声,只要来的不是元婴修士,金丹修士中能管到他闲事的人还真不多。

  陆小天淡声说了一句,“如果我非要插一手呢?”

  “是你!”索命婴僧正要再说什么,一眼扫过来,正好看到与曹喜儿联袂而至的陆小天,那一头银丝,淡然自若的神情与前段时间大战时一般无二。索命婴僧陡然间撇下了曹胜,身体向后暴退数百丈。身上阴森的气息大作。

  曹喜儿浑身一冷,看着索命婴僧的眼神恐惧不已,感觉只要对方轻轻一招便能结束自己性命一般,曹喜儿不自觉地往陆小天旁边缩了缩。

  便是曹胜,之前一直与索命婴僧控制的泣婴环斗法,左冲右突难以杀出重围。此时占了上风的索命婴僧看到陆小天却陡然间退出如此之远。曹胜抹了抹额头上的冷汗,看了看面色败坏无比的索命婴僧,又看了看陆小天,他的经验自然远非曹喜儿可比,再联想到陆小天与索命婴僧两人之间刚才简短无比的对话,还有陆小天不客气的语气。曹胜心里闪过一个惊人的念头,在此之前,莫非两人斗过?

  而且看样子,索命婴僧似乎吃了大亏。索命婴僧成名多年,手下难逢敌手,虽然恶名在外,击杀的金丹修士不在少数,仇家无数,但能安稳活到现在,靠的自然是其强绝的实力。以前只听其名,未见其人。今天亲自交手下,曹胜才了解到对方的可怕,而从现在索命婴僧暴发的气势来看,刚才的一战中,索命婴僧只怕还未尽全力。

  不过看那银兰大盗的惨样,曹胜心里别提有多痛快,银兰大盗的手段他也见识过,便是一般的金丹后期想要收拾他也绝不容易,滑不溜手,可在陆小天的手下,竟然吃了这般大亏,而且距离之前的嚣张,也不过片刻间的功夫。

  “老鬼,咱们又见面了。”

  陆小天上下打量着索命婴僧。这索命婴僧也不知服用了什么丹药,效果绝对不一般,否则上次受了那么重的伤,现在不可能恢复得这么快,不过看上去实力多少还是受了些影响。

  压制着曹豹三人的独眼老妇唯一的眼睛中闪过几丝阴晴不定,眼见得索命婴僧身体暴退,哪里还敢纠缠,连忙也撤出了几百丈的距离,一只眼睛在索命婴僧与对面那银发青年的身上扫来扫去,怎么也掩饰不住脸上的惊异。

  “索命老怪,怎么回事?”老妇暗中给索命婴僧传音道,她跟索命婴僧相交多年,还是第一次看到索命婴僧这般神情,

  “此子厉害非常,实力倒也平平,但却是个极为厉害的阵法师,手上有一套离雪千月阵,上次我便是吃了他阵法的大亏,有此人在,咱们讨不到半点便宜,走!”索命婴僧心中大恨,嘴里厉啸一声,“小子,青山不改,绿水常流,总有一天,你带给老夫的,老夫会向你连本带利讨回来。”

  说完,索命婴僧与那老妇竟舍下银兰大盗,两人破空而去。

  无论是曹胜兄弟几人,甚至包括银兰大盗,又或者几个隐匿在四周,看有没有便宜可捞的修士在内,都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方才还凶焰滔天,稳占上风,名动一方的索命婴僧。竟然对眼前这银发青年畏惧到了这个地步。连招都没有过,就直接退走。这可不符合传闻中索命婴僧杀人如麻的恶名。

  “还看什么,快走!”一个拄着拐杖的老者拍了身边的年轻人脑袋一下。

  “怎么了?”旁边的年轻人捂着脑袋道。

  “连索命老怪都在这银发修士手里吃过大亏,老子跟索命婴僧也只在伯仲之间,没便宜可占,此时不走,难道还留下来吃土不成。”拐杖老者没好气地说道,“老子怎么收了你这么个蠢徒弟。”

  “又没看到他们打过,也许是索命婴僧重伤未愈,不愿跟此人交手也说不定。”年轻人吃痛一声,捂着脑袋道。

  “屁,十有八九,索命老怪的双腿便是被这银发修士所斩,否则索命老怪看到此人怎会如此失态。”拐杖老者没好气地呵斥了一声,直接破空而起。

  “师傅,等等我。”年轻修士吓了一跳,哪里还敢在原地多停留半分,急匆匆地跟了上去。

  “救,救我。”银兰大盗看到两人竟然在此时舍弃了自己,不由一脸惊恐地大叫着,急怒之下,牵动了伤势,强行运转法力下,在空中踉跄了几步,很快又被一脸狞笑的曹豹几人挡了下来。

  “陆兄弟,此人可否交给我处置?”曹胜向陆小天问道。

  “一个败类而已,曹兄随便处置便是了。”陆小天点头,看着索命婴僧的离去也有几分鄂然,不过很快也回过神来,说到底,这索命婴僧怕的并不是他,而是那套离雪千月阵。

  索命婴僧的实力在金丹后期修士中确实强横到了一定的地步,少有敌手,这个层次的高手,陆小天也只碰到过赤云桑和铁尸鞘。便是那紫鸢骷髅锤窦疯虎,最多也只是和袁罡,徐琬之流一次层次,比起索命婴僧尚且要逊色不少。

  若无此阵,凭借他此时的实力,陆小天也无十足把握,具体如何,恐怕也只有打过才知道。至于这银兰大盗,曹胜要收拾他,卖个顺水人情也无所谓了。

  “多谢。”曹胜向陆小天感激的点头,拧着手里的黄玉铡几个起纵,便落在了银兰大盗的身前。银兰大盗此前吃了陆小天一掌,伤势不是一般的重,只是一口气撑着,逃到了索命婴僧面前,想凭借索命婴僧的实力逃得一条性命。岂知索命婴僧也对这银发修士这般畏惧,竟然扔下他直接逃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