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仙武神煌 > 705章 血浮蝣

705章 血浮蝣

  “山洞!”几人看到眼前石壁上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山洞,顿时眼睛一亮,都是斗法经验极其丰富的人,只是看到眼前的地形,便明白了陆小天打的什么主意。

  “哈哈,陆兄,真是服了你了,这种情形下,居然都能找到一处这么好的伏击地点。”余东宝大笑道。

  “运气好而已。”陆小天简单地回了一句,率先钻进光线并不怎么好的山洞中,山洞内颇为潮湿,里面的空间不小,不过对于那些白骨隼而言,却算不上宽敞。

  霍鹰,邵子霞等人一笑,一两次可以说是运气或者侥幸,但次数多了也相信,他们的脑子还没有简单的到这种地步,四周灰蒙蒙一片,肉眼看不了多远,便是神识,能搜索的距离也是有限,陆小天能先他们三人来到这个地方,显然是神识比起他们都要强出一截。

  嗖嗖,后面巨大骨翼挥动的声音响起,一阵腥臭味传来,洞口几根弯曲的松木被白骨隼扇动的巨大风力给直接吹折,有的甚至被连根拔起,细小的碎石乱飞。

  白骨隼仗着灵活的身形,直接扑入洞中,只不过洞内的空间比起外面终究是要小得多。碍于地势,白骨隼却是无法像之前那般轻易对陆小天几人形成围攻的态势。

  锋利的刀气与剑气同时斩来,正是余东宝祭出的青月刀,与邵子霞的长剑。一左一右。

  嘎!空间受限之下,白骨隼在外面的高速根本发挥不出来,不过白骨隼却是没有多少慌张,双翼一振,身体一阵模糊。骨架变淡。余东宝与邵子霞的长剑从白骨隼的虚影中斩过,如同斩在空气上。

  白骨隼身体掠过数十丈的距离,空洞的黑眼中满是得意。

  后面的白骨隼也先后扑来。

  “没想到这畜牲倒是挺狡猾。”邵子霞轻斥一声,不以为意。鲜红的小嘴一张,吐出一滴精血,凌空打在飞剑之上。

  飞剑登时华光大作,上面荡漾起一层层浅绿色的水波。后面的白骨隼想要故计重施穿过邵子霞与余东宝的截击,但被那浅绿色的水波圈中时,变淡的身体却又逐渐现形出来。

  卡卡....厚重的青月刀直接将一只毫无准备的白骨隼斩成两半。

  第一只穿过来的白骨隼也被霍鹰所斩。“陆兄,一路上你出力最多,现在又给我们挑了这么好个伏击点,你先歇息一二,这些白骨隼交给我们三人便可。”

  一路上自觉出力远不如陆小天的霍鹰开口说道。

  陆小天点头,带着他们三个一路奔逃至此,沿途消耗的神识确实不小,虽然他的五道元神轮流调用,还撑得住,不过既然三人如此主动,他自然也不会拒绝多一些恢复的时间,自己时候保持最好的状态,在后面遇到危险时才能更好的应付。

  而且三人配合默契,原本实力不弱,又占据着地利,足以应付这些白骨隼,暂时还不需要他出手。暂时腾出手来的他打量着身处的这处山洞。

  地面潮湿,不少地方都爬满了青苔。青苔间一些跳蚤,蜘蛛之类的小虫,低阶妖虫原本在随意攀爬,此时感受到巨大的鬼气,还有法力波动,这种来自高阶的庞大威压,甚至导致不少低阶妖虫直接被震死。

  陆小天暗自摇头,修仙界中便是这般残酷,如果眼前换成元婴修士斗法,事实上他跟霍鹰这些人,结果恐怕也不会比这些低阶妖虫要好多少。

  空中不断地有白骨落下,也有一些低阶妖虫按捺不住巨大的诱惑,不畏生死,只是出于本能地向那些白骨爬去。陆小天原本没有多在意,只不过看到几道灰色迅捷无比的影子,顿时瞳孔一缩。

  影鼠鼬,虽然只是几只三阶到五阶不等的影鼠鼬,但已经见识过这妖物厉害的陆小天却是忍不住有些心惊,相比起那些白骨隼,不管是在这种狭窄的空间,还是在外面,这种活动灵活,动作迅疾的影鼠鼬威胁明显来得更大。几只低阶的还好,一旦数量多起来,便是陆小天,也只能落荒而逃。

  好在此时与白骨隼的战斗已经进入到尾声,被斩杀的白骨隼,散落的骨渣大量自空中掉落,如同下雨一般。

  剩下最后两只实力稍低的支撑不住,转身逃了出去。

  邵子霞等人还没来得及松口气,陆小天示意几人看不远处躲在乱石间的影鼠鼬。

  几人面色也是齐齐一变。跟着陆小天小心地退出了山洞。

  “这里危机四伏,余兄,你还是快些把东西拿出来,尽快确定好方向,否则这样乱转下去,还没找到结婴果,咱们几个累也要被累死了。”邵子霞退出山洞后心有余悸地道。

  “这,好吧,原本我还想再找一阵,不过谁想到鬼族肆虐,咱们的计划都被扰乱了,不过此地环境大变,我的血浮蝣是否能支撑到找到结婴果的时候还真不好说。”余东宝忧心忡忡地说道。

  “暂时也没别的办法了,试试看吧。没有血浮蝣,咱们也只能是瞎转修,搞不好远逃,离结婴果越远也说不定。”霍鹰支持邵子霞的说法道。

  “血浮蝣?”陆小天眼中闪过一丝异色,没想到他们连这种妖物都能搞到手,血浮蝣十分罕见,想要将其训为己用,虽不算难,但却是件极为繁琐的事,极易死亡。

  陆小天如果想要养这东西,估计什么都不干,都得抽出一道元神时时刻刻对其进行照看。

  一般只有一些年代悠久的修仙世家才有精力去搞这种东西。不过血浮蝣却有一种极为奇特的功效,主人在一处险地留下一个信物,哪怕时隔数十年再来,血浮游也能找回去。只不过余东宝说得也没错,这种环境下,原本生命力便脆弱的血浮蝣能支撑多久,还真说不好说。

  余东宝从储物袋中取出一只白净巴掌大的小瓶,打开瓶盖,一道白光闪过,里面一只像是蜘蛛,拳头大小,通体血红如玉,八爪,头顶上伸出一对长达数寸的触角出来,如同丝线一般,在微风中不断飘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