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仙武神煌 > 709章 河边男女

709章 河边男女


  结果一通乱战下来,陆小天法力消耗了不少,但肉身的实力,却是在混战中不断地变强。这种变强的方式,陆小天从踏入修仙之路开始,也算是离奇无比了,竟然是可以直接被肉身吸收的力量。

  当真是匪夷所思,只不过一想到龙狮的等级,也就有些释然了。

  原本自己突破到七阶体修只不过五年多,借着在巨石一族的星陨洞,基础打得极牢,在体修上的修为也是突飞猛进。

  但实力大多靠的是苦修与时间的积累,肉身想要再次突破估计是遥遥无期的事。只不过炼化了龙狮留给自己的一部分力量,陆小天感觉自己已经隐隐达到了七阶中期,距离肉身七阶巅峰也不远了,按照体内剩下的那部分龙狮力量,就算无法顺利一直突破到九阶,但八阶却是没有丝毫问题的。

  挨打竟然能增进体修的修为,这个提高的办法倒也是别致得很。陆小天心里有几分无语。隐隐有几分担心自己肉身上的修为提升得是否太快了一些,也不知道是否会有后遗症。

  如果是牺牲以后为代价,那就太得不偿失了。如果是这样,他还不如早在飘渺殿的时候,就将那截至木岩髓服下。同样可以一直晋阶到九阶体修。

  只是龙狮留给自己的力量等级太高,以陆小天现在的境界和实力,将其驱逐出体外没有一丁点的可能。

  陆小天只手托着下巴,想必那龙狮对自己当时是有几分感谢之心的,给自己这一部分力量,应该不会有什么后遗症才是。

  无法驱逐的情况下,陆小天此时也只能作如此想了。不管怎么说,在眼下这种四处危机遍地的地方,任何的实力增长都是有好处的。

  如果按这样算,自己达到八阶体修,也是指日可待,对于现在的他而言,法力上的修为达到了金丹后期,已经不可能再快速增长。

  其他任何一点实力增加,都是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却也十分难得。

  唯一比较可惜的便是那血浮蝣,想到这里,肉身修为提升的喜悦顿时一轰而散。肉身的提升虽然可贵,可跟结婴果一比起来,自然是要逊色了不少。

  “如今之计,先尽可能与余东宝几人会合,实在找不到人,只有自己孤身去寻找结婴果了。”陆小天叹了口气,血浮蝣是余东宝等人找到结婴果的最大依仗,只不过陆小天相信他们也应该另外有些布置,也许只是没有血浮蝣这么行之有效罢了。

  几个人出生入死到现在,不可能将希望全部都寄托在一只血浮蝣身上。也许还有什么后手也说不定,只是现在他已经没有心情去揣测了,陆小天一拍储物袋,取出元龟甲,正是当初薛灵给他的那块,注入法力之后,可以自动记下此前通过的路径。

  陆小天原本是想看一下自己经过了哪些地方,只不过在看到元龟甲上面显示的路径之后,陆小天轻咦一声。

  很快发现了一个奇怪的规律,自从有血浮蝣带路之后,虽然沿途跋山涉水,看上去蜿蜒盘旋,左弯右练,但若是不去看这些细节。

  只是从总体上看,却能看出,血浮蝣带路的路径,有时候偏东,有时候又会修正到偏北,然又偏东。如此反复,不断修正,总体上却是直接指往东北方向。

  陆小天眼中闪烁着思考的神色,按理说,血浮蝣在寻常的环境中,可以轻易识别出主人在数十年前留下的记号气息。眼前的路径看上去曲折,也许是由于这里的气息太过混杂。四处充斥着大量的妖兽和鬼气。

  血浮蝣不断地感觉主人留下来的原记号,忽左忽右,虽然因为气息的时强时弱,不断改变方向,但总体的指向性却非常明确。

  “看来当初余东宝留下的记号便是在东北方向,虽然不知道具体在哪个地方,总归是知道了大致的方向。”陆小天原本有几分恼怒的心里,暂时得到缓解。

  当下不再迟疑,身体一个弹跳直接自巨松的树枝上跃下,使用御风术在地面轻灵的前进。御器飞行虽好,不过通常目标也比较大,容易被人发现。而且在空中,陆小天也无法很好地隐匿身形。

  陆小天一边前进,一边看自己行动路径在元龟甲上显示的痕迹。荒野之中,茫茫一片,充斥着白骨,枯黄的树枝,各种低阶,或者是高阶的灵草。横行的烟瘴,哪怕是修仙之人,若是没有独特的技巧,或者是像元龟甲这样的宝物,也极容易迷失方向。

  数日后,陆小天静立于一处宽阔的河流边。河流宽大数百丈,跟其他地方的阴森鬼气或者是冰寒逼人比起来,此处河流边上一片清新的水汽,不时跃起一两尾白鱼,显得是如此的详和。河岸两侧,灵气逼人,有几块岩石下,甚至还有几块散落的水灵石和土灵石,甚至有几块上品灵石。

  只不过如果被这河流的表面迷住,那可就是在错特错了。越是平静的水下,也会蕴藏着不知名的危险。

  这不,一只脖子颀长的水鸟从水面疾掠时,一只长满尖利牙齿的青色妖鱼自水下一跃而起,张牙直接咬住水鸟,水鸟惊叫着扑腾翅膀,没有挣扎几下,便被拖进水里,水面上只留下一道打着旋的水涡,还有几片洁白的羽毛。

  河水滔滔流逝,从山涧中刮来的风吹得两岸的草木呈现出绿色的波浪。陆小天正要起身飞越眼前的河流。忽然听到河边茂密的芦苇中,似乎有一道低微软糯地呻吟声。

  竟然有人,陆小天眉头一皱,听到让人面红耳热地一阵撞击声。

  “看你平时也挺文静,怎么现在这般猴急。”那女人一阵气喘地道。

  “这不是你的身子太诱人了吗。”男子的气息显得十分粗重。

  “你不是对金长道那死鬼挺敬重地吗,怎么现在连人家的道侣都敢碰。”

  “为了你,别说是金长道,就是天下人与我为敌以何妨。再说那金长道自以为了不起,平时一副涯岸自高的样子,多次指使于我,今次偏就要好生出这口恶气。”

  芦苇间一阵咯咯娇笑,陆小天眉头直皱,他自然是没有兴趣旁听这种事,只是女子的声音却是异常熟悉。正是当初通过六丁阴旋阵时,同他一起进入到这个鬼地方的贺如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