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仙武神煌 > 710章 跟踪者, 金银蛇

710章 跟踪者, 金银蛇

  到后面一阵贺如霜压抑而亢奋的低叫中,芦苇间重新恢复了平静。

  陆小天眼神冰凉,如果是寻常人,他调头便走,如何会在这里呆这么久,污了自己的耳朵。可偏偏碰到的其中一个是贺如霜。贺如霜原本是与金长道一起,不为别的,也是为了传闻中的结婴果而来。

  如果是在别处遇到,陆小天只会以为是巧合,偏偏对方出现在自己的前面,正是此前血浮蝣的前进的方向。

  有别人来到了自己的前面,陆小天不惊反喜,这些巧合聚在一起,便不是巧合了,这说明自己此前的推测应该是正确的,结婴果的位置很可能便在自己前进的这个方向,而且贺如霜这些人所知道的内情,似乎比起自己想象中的还要多一些。

  正犹豫间,芦苇中面色潮红地贺如霜衣衫不整地从里面飞了出来,紧随其后的是一个长相英俊,扎着青色头巾,手拿一把梅花折扇的青年男子。

  两人在河边依偎了一阵,低语几句,然后向远处疾行而去。

  陆小天没有迟疑,提步便要跟上去,眼神不经意地从河边扫过,顿时心里一紧,刚才竟然还有其他人来过。

  原本河边散落的一些杂乱灵石,其中两块上品灵石豁然已经不见踪影,地面全无鸟兽或者是人的痕迹,这对于修仙之人而言,在地面不留痕迹很容易办到。但却抹不掉上品水灵石被取走的事实。甚至那两块上品水灵石被取走后,原地还有一点小小的槽。

  陆小天不动声色,飞快地收回视线,向此前贺如霜与儒衫青年两人的方向疾行而去。

  “竟然是他?这小子竟然还没有死,孤身生存到现在,命倒是大得很。”

  陆小天离开没有多久,一个面色有些怪异的白发老者从芦苇丛里面走出。自言自语,“也不知道是真的侥幸还是另有其他,原本以为众人里面这个银发小子是实力最差的一个。

  看来所有人都看错他了。又多了一个搅局的家伙,金长道派我过来,是不是要将这陆小天的情况也跟金长道交待一二呢?真是棘手得很。”

  此时的白发老者浑然不知自己已经被发现了,不过他仍然十分小心地等陆小天走了一阵之后,才远远坠着陆小天的尾巴跟上来。

  陆小天行了一段,正要离开,忽然间两股阴冷的劲风袭来,定神看去,只见视线中一金一银,两条线一样的毒蛇张嘴向自己咬来。一上一下,分别咬向自己的咽喉与丹田要害。

  竟然被发现了,陆小天眼神一凛,伸手一拍腰间的刀鞘,裂地刀化作一道金光,在空中虚空连斩两下。森然的刀气与金银双蛇各自硬拼一记。

  陆小天自己则脚尖往地面一点,身体疾速后退,与这金银线拉开距离,不过也便是在此时。陆小天忽然觉得脚下似乎有些不对劲,轰!地面陡然间炸开一道大洞,一只黑色尺许长粗逾儿臂的短棍破洞而出,迅疾无比地打向陆小天的后背。

  陆小天眼神一闪,刚要躲避,不过很快他又打消了这个想法,出于保险,他还是调动了如意战甲在背部进行了一定的防护,只不过这种防御并不强。

  砰地一声,那黑色短棍如同打在一块坚硬的岩石上,陆小天吃痛下,身体向前飞跌出数十丈远。

  “才这点实力,竟然也敢跟多管闲事,真是不知死活。”地面一道漩涡中,一个眉眼凌厉,穿着黄色劲装的女子自漩涡里面走了出来,伸指朝黑棍一指,控制着黑棍再次朝陆小天打去。

  “芹妹,且慢,不对劲,跟踪世子的另有其人。”此时一名戴着黑色毡帽,留着八字胡的矮壮男子出声阻止道。

  “不是他?那是谁?”黑色劲装女子白芹虽然脸上带着疑问,不过那黑色短棍却是悬浮在距离陆小天不过几尺远的地方停住了。

  “还能有谁,自然是那个一直跟着金长道的老家伙。眼前这小子只能算是适逢其会,具体是干什么的,一问便知。”矮壮男子白泽冷笑一声,向陆小天问道,“小子,老实交待,你是干什么来的,我或可留你一道性命。”

  陆小天刚要张嘴说话,却见矮壮男子脸上闪过一丝狡诈的神色,之前偷袭他的那一金一银两条蛇已经悄无声息地从地面游走。

  陆小天还没作回复,身后数百丈开外的地方,已经响起一道惊叫之声。声音异常熟悉,陆小天回头望去,只见一个头上长着些许绿草,看上去异常可笑的白发老者惊怒交加地躲避着金银蛇的追咬,速度不慢。竟然是以前跟在金长道身边的孙有财。

  气息与旁边的树木一模一样,怪不得此前并未发现,这种隐藏的方式倒也足够独特的。而这两人口中的世子,莫非就是那与贺如霜欢好的儒衫青年?看来这青年也是不简单。陆小天暗道,看来不止是他一个人发现了附近有人窥视。

  “这位道友,在下只是路过,无心冒犯,你们何苦找上小老儿。”孙有财狼狈地躲避着金银蛇的追咬,嘴里讨饶道。

  “无心?你确实是无心,若是知道世子的身份,就是借你几个胆子也不敢当那金长道的狗腿子,现在,要怪只能怪你知道得太多了。”矮壮汉子白泽阴测测地说道,金银蛇咬向孙有财的速度丝毫不见减慢。同时白泽对白芹打了个眼神。

  白芹会意地点头,看向陆小天的眼神也陡然间变得锐利起来,悬浮在空中的黑色短棍一颤,再次向陆小天打来。

  “陆道友,陆道友,救命啊!”孙有财并不甚高大的身体在金咬银蛇的追咬下,左奔右突,却是险象环重,衣襟上转眼都被金银蛇咬出两个破洞,险些咬到孙有财的身上去。

  看那金银蛇的三角蛇头,阴厉的眼神,蛇嘴张开时,里面的腥臭味扑鼻,恐怕也不是什么凡物,一旦被其咬中,沾剧毒是免不了的。矮壮汉子看上去修为不弱,并不再出手,而是好整以暇地看着孙有财,似乎十分享受敌人在自己这两条灵宠下逃命的惊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