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仙武神煌 > 712章 剑雨攻击

712章 剑雨攻击

  “芹妹,想办法挡住那把金刀!”白泽大吼一声,浑身上下一阵震颤,四肢百骸骨骼噼啪一阵炸响。法力运转到极至。

  白芹会意地点头,脸上露出一片肉痛无比地神色,似乎作下莫大的决定一般,那黑色短枪的枪刃再次缩进去,上面冒出两颗黑灰色的珠子,珠子陡然间爆裂开来,散发出大量的黑气。转眼间便弥漫在方圆数十丈内。

  黑气冒起来的功夫,陆小天第一时间屏住呼吸,同时身体向左侧暴退,想要冲出黑气弥漫的范围之内。只不过对方精心算计,黑气漫延的速度竟然比起陆小天还要快上几分。

  “不好!”两道哀鸣声中,陆小天感觉自己与裂地刀之间的联系陡然间断断续续,似乎被什么东西掐断了似的。裂地刀此时在空中如同喝醉了酒一般,摇摇晃晃,似乎是因为受到了黑气的污浊。

  连白芹本人已经变成黑色短棍的法器,此时也没有幸免,反应跟裂地刀一般。

  嘶----

  微弱地声音响起,那金银蛇剪却是不受影响,借机摆脱裂地刀的阻截,再次一分为二,分别变成金银两蛇,一左一右,蛇体逐渐变大。转眼间已经化作丈许长短,大腿粗的巨蛇。双双向陆小天缠绕过来。

  看到眼前的银发修士被金银双蛇缠在中间,白芹心中大定,她与兄长二人,用这一招,击败过数名强敌,用浊灵珠污秽对方斗法的丹元法器,白泽的金银蛇剪趁势而上,间不容发之迹,给予敌人致命一击,只要被金银双蛇缠住,哪怕是金丹后期修士,也难逃一死。

  只不过浊灵珠也有一个致命的缺陷,不分敌我,无法控制,只对法器起作用,对修士无害。短时间内可以浸入对方的法器,使得法器与主人之间失去联系,时间稍长,便会对丹元法器造成无法弥补的伤害。而金银蛇,严格上来说是在兄长的灵宠,通过上古秘术,可以结合成金银蛇剪。并不受浊灵珠的影响。

  白芹自己的丹元法器却不然,自然不容有失,趁着银发修士被白泽的金银蛇缠绕起来,白芹身体轻灵向前飘飞,抓向自己同样失去控制的黑色短棍。

  嘶,金银蛇凶悍地在陆小天周边缠绕,那蛇形气劲已经先一步缠到陆小天的身上。四周一片飞沙走石,都被金银蛇围绕转动时带来的在漩涡卷过来。

  远处正被金银蛇毒性牵制住的孙有财面如土色,原本他的情况已经足够糟糕,好歹还有陆小天跟对方斗法,现在看这情形,这两兄妹配合无间,算计深沉。

  凭眼下动手气势,便是金长道轻至,只怕也讨不了好,至于眼前的陆小天,虽然已经给他带来了足够的惊讶,不过已经中了对方的计,恐怕难已幸免,如果是陆小天取胜,他或可赢得一线喘息的机会,如果是这两兄妹击杀了陆小天,他殒命恐怕也就是片刻间的功夫。

  好阴险的算计!这金银蛇的绞杀之力相当惊人,寻常的金丹后期修士,哪怕就是同时蕴养了两件丹元法器,此时金银蛇阵势已成的情况下,也无力回天,难逃被绞杀的下场。

  这一对金银蛇动作奇快,陆小天连续几拳轰出,轰在金银蛇柔软的蛇躯上,金银蛇虽然痛嘶出声,但攻绞杀的速度却丝毫不见减慢。

  确实厉害,算计得也天衣无缝,不过还差了些火候。陆小天现在已经不是以前结丹不久,法力低微的时候。

  只是这对金银蛇防御力奇高,如意战甲虽有增幅,却也并不合适用来对付金银蛇,火蛟弓箭距离太近。裂地刀倒是不错的选择,只不过现在暂时已经失去控制。

  镇妖塔倒是足以对付,只不过陆小天心头一动,想到自己修炼飘渺剑诀日久,花费了大量的时间和代价,主要都是用来防止飘渺剑胎留在体内的剑气暴动,自从剑诀小成之后,倒是很少有动用。

  一念及此,陆小天神识一动,丹田内那融合了涅骨剑幽兰的剑胚心灵相通,随着陆小天挥手间,暴射而出。

  一柄透明空灵的长剑破空而起,直上云霄,剑气冲天而起。方圆数里的灵兽和鸟鹊受惊的四散奔走,胡乱飞逃。

  那透明的长剑,悬浮于空,在光线的照映下,折射出瑰丽的光晕。

  光晕之中,透明长剑身形微晃,透明长剑一分为二,二分为四,四分为八,如此反复,转眼之间,头顶之上已经尽是密密麻麻的飞剑。

  “这,这是....”孙有财看着眼前惊人的一幕。至于白泽,更是吃惊不已,原本以为眼前的银发修士,按之前的斗法风格来看,应该是个体修,可从上眼前的情形看,分明是个剑修。

  那悬浮在空中的透明长剑一道道接二连三的落下,如同空中的雨点一般,但比雨点更迅疾。

  “不好!”仓促之下,白泽连忙控制金银蛇,那金银蛇体形急剧缩小,首尾相咬,形成一个金银环,散发着互补的金银光芒。

  嗖嗖.....

  透明长剑一道接着一道,落在金银蛇之上。

  剑雨之中,金银蛇凄厉地惨叫起来,原本结合成的金银环防御力颇强,但在如此密集的剑雨攻击下,金银蛇止不住地一阵颤抖。一道,两道,金银蛇韧性十足的蛇皮被剑雨割开大量的口子。口子不断扩大。

  噗噗....金银蛇变成十数截掉落在地上。相比起金银蛇的防御,原本扑过来想拣回自己丹元法器的白芹坚持的时间更短,祭出的一道八阶护体风甲符,青色的风甲只维持了几息的时间,便被一道剑气钻入眉心。脑袋上留下一个不大不小的血洞。

  “芹妹!”白泽看着白芹逃逸出的远神也被密集的剑气搅得支离破碎,他甚至来不及愤怒,反应过来的白泽转身剑逃。

  “现在才想逃,不觉太晚了一点吗?”陆小天伸手一挥,如雨的剑气重新汇聚成一柄透明的飘渺剑,飘渺剑灵动地一闪,便后来居上的赶上了白择,自白泽的后心处一穿而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