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仙武神煌 > 713章 不同迹遇

713章 不同迹遇


  白泽矮壮的身体无力地跌倒在地,大量的鲜血自伤口处涌出。

  陆小天抬手间将透明飞剑收回,这飞剑先是用极其难得的空冥剑石炼制,后面一直在丹田内蕴养,后来又用涅骨剑幽兰再次炼制,直到形成剑胚,才能用于实战,只是没想到威力竟是这般大,原本以来跟这对狡诈异常的兄妹斗法还要施展一番手段才能收拾两人。

  没想到祭出体内的小剑之后竟然这么快就解决了战斗,比起镇妖塔的威力也不遑多让,尤其是施展幻雨落剑式,战力强悍,不过陆小天很快也是苦笑一声。

  这一式虽然威力绝强,但一招几乎抽掉了他三分之一的法力,看来以后也不能经常动用。否则用过三次,法力便消耗殆尽,便是身上的一些补充法力消耗的丹药也补不过来。

  透明小剑轻灵地没入袖筒内,陆小天伸手虚空连抓,白泽兄妹的储物袋被摄取过来。

  孙有财连自己身上的蛇毒几乎都忘记了,看到这兄妹中任何一人都要比自己来得更强,尤其是那矮壮汉子,还是一个金丹后期修士,两人联手之下,尚且被陆小天轻易击杀,不是击败,而是彻底的击杀,连元神都都搅碎在那犀利的剑气之中。

  看到陆小天淡漠的脸色,孙有财打了个寒颤,比起那些看上去凶神恶煞的修士,陆小天脸上的淡膜在孙有财看来才是真的可怕,举手投足间取其他修士的性命,视如草芥,没有一丝自得的地方。这种淡漠只有击杀过大量修士的人身上才会出现。

  孙有财本人修为虽然不高,不过能活到现在,眼力至关重要。若不是当初在黑天山脉中恰好碰到陆小天渡劫,两人也不会有任何交集,只是他怎么也难以相信,一个渡劫距离现在不过才短短五年多的修士,能达到如此地步,一定有古怪,当初或许并不是普通的渡劫这么简单。

  “服下去吧,这个应该是解药。”陆小天从白泽的袋子里一阵翻腾,里面有几个丹瓶,拧开盖子,里面疗伤,补充法力,加快神识恢复的丹药都有,还有一瓶解毒丹,以陆小天在丹道上的造诣,自然十分轻易便分辨出了哪一瓶是解毒丹。

  那矮壮汉子拥有金银蛇这一对灵宠对敌,肯定也会备一些解药。

  “这个给我?你为什么要帮我?”孙有财接过解毒丹面色一愣道。虽然两人也算相识,可没有一点多余的交情。

  “自然是有事情要问你,服下解毒丹之后,别跟我耍花腔,我能救你,想要收拾你,也不是件难事。”陆小天将白泽兄妹的储物袋收起来,并不担心孙有财跟他玩花样。

  “那倒是,陆道友但问无妨,小老儿这条命也算是拣来的,就算借我几个胆子,也绝不敢糊弄陆道友。”孙有财苦笑一声说道。

  这个孙有财倒是十分识相,陆小天一番询问,这才知道当初自六丁阴漩阵进入这个地方之后,几人迹遇各不相不同,而孙有财落在距离金长道等人不远处,几人很快就汇合了。

  不过相比之下邋遢道人就没有这么幸运了,等他们找到邋遢道人的时候,邋遢道人的尸体已经被啃得干干净净,只剩下一件破烂的道袍,还有旁边散落的储物袋可以依稀辩认是他,至于吴小艾,也已经不见踪迹。

  后来也遇到了一些妖兽,几人合力之下,也击杀了几头妖兽,不过却是没遇到什么厉害的鬼族。陆小天听得一阵无语,真是同人不同命,他一路走过来所遇到的凶险可是不计其数,恶战连场,单是碰到的拓拔族人便是一番激战,后来碰到的鬼族都不是易予之辈。

  至于跟他汇合的邵子霞等人也是多灾多难。

  “想必陆道友你也看出来了,那金长道确实是为了结婴果而来,而且发现了结婴果的具体位置。”最后,孙有财眼神闪烁地道,“陆道友一路隐藏实力,想必也是为的此物而来吧。”

  “结婴果的具体位置?如此说来,想必你也是知道了。听你的意思,金长道还没有得到手?”陆小天面色一滞,眼中闪过一丝喜色,自然没有走错地方。

  “我也知道,跟着金长道一起发现的,有两株树,上面的结婴果也有十多个,不过看时间,还要一两个月才能陆续成熟。另外结婴果附近,还有颇为厉害的妖兽出没,所以金长道一直没有动静。”孙有财解释着说道。

  “那个襦衫青年是怎么回事?”

  “你说那个叫叶思城的家伙,倒不是个简单人物,一来就把贺如霜给勾到手了,在河边的那一幕想必陆道友你也看到了吧。”

  孙有财嘿然一笑,眼中泛起一片光采,不过见陆小天眉头微皱,心头一跳,精明如他,自然看出来陆小天不愿意在这种事情上浪费时间,照眼下的情形看来,贺如霜虽然也算美艳过人,但还入不了眼前这陆小天的法眼。

  “那叶思城是在半途中遇到的,当时他正被一只九阶初期的妖蜘蛛追杀,被我们救下,后来便一直跟了过来。”

  “此人也得知了结婴果的消息,与贺如霜暗地里勾勾搭搭,金长道虽然恼怒,不过对贺如霜却有几分忌惮,不过他担心贺如霜跟叶思城彻底搅到一起,刚好小老儿我又懂得一点隐匿之术,所以金长道派我暗地里监视他们两人,只是没想到还是被发现了,若不是侥幸碰到陆道友,现在恐怕也已经殒落于贼人之手。最为主要的是,从现在的情形看来,那叶思城包藏祸心,这对兄妹很可能便是叶思城调动过来的,其势力绝不简单。”

  “你现在打算怎么做?”孙有财能看出来的,陆小天自然也能看个分明。

  “这个,金长道现在蒙在鼓里尚不自知,那叶思城不是简单人物,也不知道是否还有其他援手,小老儿实力低微,又逢陆道友救了小老儿一命,自然是唯陆道友之命是从。”孙友财嘿然一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