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仙武神煌 > 732章 集体逃亡2

732章 集体逃亡2

  十阶妖猊抓出的这一击竟然被这面金色大盾挡住,顿时勃然大怒,大叫一声,竟然低头便朝金色大盾冲撞而来。

  十阶妖猊身后,只留下一道浅浅的残影。速度快得让陆小天都是一阵心惊肉跳。轰地一声,待妖猊再次出现时,那硕大的身体已经直接撞击在金色大盾之上。

  十阶妖猊的身体被挡住,甚至震退了一两步,只不过金色大盾却是剧烈的震荡。凶性大发的十阶妖猊再次猊狠地撞击过来。

  轰地一声,金光四溅,六名修士手中的金色小镜因为承受不住巨大的冲击各自炸得粉碎。阵法瞬间为之告破。

  好在由于十阶妖猊的冲击,地面的吸扯力稍减了几分。包括项思城在内的所有修士均是惊慌失措地四散而逃。陆小天的速度自然也是不慢。

  只不过方才布阵的这六名修士,因为阵法告破,受到冲击,此时想要逃走,速度反而及不上别人。

  十阶妖猊神情冷冽无比,粗大的尾巴接连甩动。

  惨叫声接连响起,一具具修士的身体如同破败的沙袋在空中抛飞,有两名布阵的修士甚至身体直接被巨大的尾巴甩击得粉碎,化作漫天的血光与肉沫。

  转眼之间,六名方才布阵的金丹后期修士,在十阶妖猊的重点攻击下,一个都未走脱,悉数惨死在场。

  而逃出了一段距离的项思城脸上没有丝毫悲伤,反而松了口气似的,陆小天冷笑一声,这种久居上位的人,安排下这些修士,一方面是可以伏击他们这些人,而另外一方面,恐怕也是在关键时候给他做替死鬼。

  这六名修士的修为均是不弱,而且还能结成阵法,显然配合已久,非仙门大宗,或者是那些传承已久的势力,根本拿不出这样的手笔。

  只是这六名修士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他们在德王手下受到重用,因为这套六合金光阵,但死也是死在这套阵法手上,方才十阶妖猊的攻击来得太快。

  几人下意识地便会调动自己最强的防御去抵挡,也正是因为布下阵法之后,几人的反应速度远不及其他修士,阵法靠破,还要受到阵法力量的部分反噬,再加上十阶妖猊的攻击,当场殒落也就不足为奇了。

  只有近身时,才能分外感受到这只铁棘背妖猊的可怕,上次匆匆逃走,十阶妖猊要击杀的修士,还有数十只金背妖猴,注意力也没有放在他的身上,陆小天也有些后怕,这般看来,上次十阶妖猊若是存心想要追杀自己,自己当真是一点机会都没有。只有被虐杀的份。

  铁棘背妖猊从出现到现在,不过小片刻的功夫,便已经击杀了好几名金丹修士。

  凶焰滔天,陆小天原本就已经逃到最前面,此时更是头也不回,也顾不得是否跟项思城逃的是一个方向,扎头便直接往前一阵狂奔。

  身后的妖猊一阵嚎叫之声,尖利无比,如同要裂金穿石,崩碎流云一般,巨大的冲击波如同风暴向四周袭卷。陆小天看到大地在脚下破裂,大量翻滚的岩浆从地底冒出,岩浆上跳动着的赤蓝色的火焰,上面夹杂着毁天灭地般的气息。

  “灸灵地焰!”陆小天面色惊惧,这种灵火的威力在修仙界中也是郝郝有名的,杀杀力极其可怕。从地底裂缝中蹿出来,尚有十数丈,陆小天便感觉到了上面惊人的热力。

  更为可怕的是这些炽琉地焰带着十阶妖猊的气息,陆小天可不会天真的认为只是普通从地底冒起的灵火这般简单,唯一的解释便是那只十阶妖猊所发出的灵火。

  这只地系妖兽,竟然强大如厮。

  与此同时,以十阶妖猊为中心,再次激荡出土黄色的光晕,才逃了同段的陆小天也被光晕圈中,身体一沉,来自地心的吸扯力大增.

  同时脚下大量的岩浆裹着炙灵地焰翻腾上来。

  “此妖物太过厉害,大家只有齐心协力才能冲杀出去,否则都得死在这里。”感觉到炙灵地焰可怕的杀伤力,项思城大叫着,手中冰蓝色的大扇接连挥动,上面跳动的蓝色符文汹涌闪烁。从地下裂缝中卷出的炙灵地焰卷起数十丈高的滔天焰浪。得到暂时间的扼制。

  不过很快,那炙灵地焰在十阶妖猊的控制下又倒卷而回。陆小天伸指虚空一划,飘渺剑斩出的巨大剑气自虚空落下,大量的炙灵地焰湮灭在剑气所袭之下。

  其他人看到项思城与陆小天率先出手,也各自意识到现在的窘境,索命婴僧与木老怪此时也各自使出自己的看家本领。

  不过木老怪是木系修士,受火系的克制比较大,被弄了个灰头土脸,毕竟十阶妖猊不仅能驱使这种灵火,而且修为远在众人之上,再加上属性上的克制,木老怪能发挥出的作用极为有限。

  众人接连打出一击,虽然惊险无比,不过却也在十阶妖猊的攻击下在苦苦支撑,并且不断朝重力吸扯的薄弱地带移动。

  轰!一只巨爪人天而降地拍击下来。正好从索命婴僧的头顶落下。看到索命婴僧毫无抵抗之力地被巨爪拍入岩浆之中,陆小天嘴角一阵抽摔。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眼前的炙灵地焰再次疯狂卷来,陆小天眉头微皱,一只宝塔自手心中浮现,上面涌动出大量的青色火焰,正是梵罗灵火。

  看到陆小天祭出的梵罗灵火,那毁灭性的气息吓了木老怪一跳,连忙距离陆小天远了一些,虽然陆小天的修为远不及那十阶妖猊,不过梵罗灵火的等级之高,尤在那灸灵地焰之上。

  滋滋......梵罗灵火与炙灵地焰撞击在一起,互不相让,虽是两种灵火,不过控制的人不同,两种灵火势同水火一般一见面就一副要拼个你死我活的架势。

  哗地一声,索命婴僧惨叫着从岩浆中翻滚而出,身上的衣袍此时四处都是破洞,身体也是被岩浆灼出的千疮百孔,看上去可怕之极。索命婴僧痛得直哼哼,环绕在他身边的鬼婴凶戾无比,不断吐出一团团碧绿色的冰雾,将翻滚的岩浆冻住,索命婴僧借机得以脱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