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仙武神煌 > 733章 外强中干

733章 外强中干


  才刚脱困而出的索命婴僧看到陆放出的大量梵罗灵火也吓了一跳,显然也想到上次因为项怜儿渡劫两人的交手,这才知道陆那次实际上只动用了阵法之力,如果连梵罗灵火也用上,他能不能逃出生还真不好。

  梵罗灵火漫卷开去,在汹涌澎湃的灸灵地焰中迅速地撑出了一片空地,甚至连十阶妖猊释放出的黄光,导致地心重力严重超常的法力,此时在梵罗灵火的燃烧之下,也在严重扭曲。那种巨大的吸扯之力顿时大减。

  众人感觉到身上一轻,顿时大喜,各自亡命地奔逃而出,陆身体飞掠,转眼间也暂时脱离了最为危险的区域。

  “不!”身后凄厉无比地叫声传来。

  项思城,陆等人惊声回首,看到此时十阶妖猊从后方罩来的巨爪将逃得稍慢一点的金长道笼罩住,自上而下的碾压下来。

  金长道涨工着一张脸,挥动着手中的蜈蚣杖,三条金色蜈蚣疯狂地嘶咬着着十阶妖猊落下的那只巨爪。只不过事与愿为。任凭三条金色蜈蚣如何疯狂,也无法阻止那巨爪合围,将金长道直接捏在爪中。

  “蝼蚁!”十阶妖猊冰冷地吐出两个字,巨爪慢慢地合上,金长道运转全身的法力,一张脸直接涨得通红,但却挡不住越来越紧的束缚之力。

  蓬地一声,金长道的身体直接被十阶妖猊捏爆,妖猊嘴中伸出一道蛇一般猩红的舌头一卷,将血雾悉数卷入口中。

  便是胆大如陆,也看得心底一寒。此时众人再无半点留恋之心,不要命地奔逃。

  轰隆隆,恰好此时,十阶妖猊的背后,传来一阵地动山摇的声音。

  “算你们走运,下次再来,非得将你们全部杀尽不可。”铁棘背妖猊哼了一声,转身便走,只留给众人一个傲慢,不过一世的背影。

  不过此时众人已经不敢回头去看,毕竟方才他们这一行人死伤太过惨重,但是十阶妖猊一根汗毛都没有伤到,便面临着一面倒的屠杀。

  直到快逃到项思城第二支人马设伏的位置,陆陡然间停了下来,不再前行。

  “陆道友你这是何故?”项思城原本对于陆在危险时紧跟着他颇有几分恼火,此时看到陆反常的举动,却有几分好奇地问道。

  “我在想,那铁棘背妖猊既然击杀咱们如此轻易,为何会突然转身?”陆语气平静地道。

  “也许是出现了其他修士或者妖物也不定,刚才后面有一道炸雷般的声响,应该是威胁到了十阶妖猊的巢穴。”木老怪此时仍然一副惊魂未定的样子。

  “其他妖物?妖兽对于领地的意识之强,还在咱们人族之上,妖物的法未免有些牵强。也许是其他人族也不定,趁着咱们这边牵制了铁棘背妖猊,好趁机混水摸鱼。”

  陆摇头道,实际上他之所以停下来,并不是真的以为有其他的人族修士,而是通过乾鱼目看到了十分有趣的一幕,已经退出众人视线中的铁棘背妖猊一反之前的强势与无敌,竟然大嘴一张,吐出一大摊鲜血,原本威风凛凛,大杀四方的凶悍,突然变成一副萎靡的样子。

  在乾鱼目的注视之下,铁棘背妖猊突然捂着胸口深可见骨的伤痕,一副十分痛苦的样子。

  此时的陆才愰然大悟,原本方才铁棘背妖猊的凶威都是外强中干,根本是装出来的。实际上已经受了不轻的伤势。

  那些古修士传下来的记载中都十阶妖物已经可以称之为妖修,灵智已开,不下于普通的人族修士。此时陆大有同感,这十阶铁棘背妖猊的狡诈之处,尤胜人族。

  刚才便是陆在也被铁棘背妖猊杀得胆寒无比,如果不是凑巧通过乾鱼目发现此妖竟然是在糊人,陆也绝对不敢停留。而是有多远逃多远,毕竟结婴果再好,也要活着拿到手才有价值,而且一只根本无法战胜的十阶妖猊,陆也绝不会轻易冒险。

  陆自己也没想到,原本乾鱼目只是用来防备取得结婴果之后,项思城可能会过河拆桥的举动,却没想到无心插柳柳成荫,竟然看到如此戏剧性的一幕。

  “糟糕!被发现了。”陆的副元神正通过乾鱼目居高临下的观看着铁棘背妖猊,无意间有了一个这样大的发现。

  陆神识难免会有几分波动,只是没想到隔着这么远的距离,中间还有他布下的法阵禁制,仍然给铁棘背妖猊察觉到了不对劲。

  陆有几分郁闷,乾鱼目这件宝物平时没什么大用,如果不是布置在那高耸的山顶上,又以禁制隔绝,换个地方极容易被发现。

  不过像眼前这种特定的环境下,所能发挥出的作用却是无可替代,没想到竟然被铁棘背妖猊发现了,真是全都,看来这乾鱼目是保不住了。

  十阶妖物,果然名不虚传,作为一个金丹修士,陆除了从以前的古藉中看到一些关于十阶妖物的厉害之处,但毕竟只是听传闻中的记载,对于其厉害,只有切身的体会之后,才能越发地发觉其可怕之处。十阶妖物与金丹修士之间的巨大鸿沟,甚至比起原来想象中的还要来得更大。

  陆心里暗叹一声。不过出乎他的意料,铁棘背妖猊发现四周的情况有益,那远处的山顶上有什么东西刚才一直在注视着它。

  铁棘背妖猊想到刚才的重伤之下的虚弱状态竟然暴露在其他人的视线当中,那原本冰冷的双眸之中忽然闪现出一丝慌乱,身形加快,大踏步地加快了撤退的速度。

  “这只是你的猜测,难道真指望咱们随着你去送死不成。”索命婴僧之前险死还生,对于再次反回的建议兴趣寥寥。

  “得也是,既然如此,那我便先回去看看。”陆心知眼下的辞实在难以服几个惊魂未定的修士,于是懒得多言,脚步一抬,人便到了数丈开外。

  众人看到陆的举动均是齐齐一愣,没想到眼前这个看似平淡的家伙,才是众人中最胆大包的一个。

  猫扑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