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仙武神煌 > 738章 击杀妖猊

738章 击杀妖猊

  看来以后如果没有超越阶位的力量,绝不能再鲁莽行事了,这次是运气好,碰到项思城这么个阔绰得远超普通修士想象的人。便是人自负有些底蕴,加起来也挡不住这张冰系灵符的一击,就连元神都逃不过被冰封的下场。

  此时陆小天躺在地下,厚厚的冰层已经从地面爬满了身上,将他也封在冰层之下,离双方暴发大战的中心地带并不太远,冷热一阵交替,让他异常难受。

  事实上木老怪之所以会死去,主要是被铁棘背妖猊发出的尖刺所击中,尖刺中蕴含的火系法力刚好对木老怪有着一定的克制作用。法力一时间凝结不起来,哪怕是金丹修士,从百余丈的高空摔下来,没有法力的庇护,也要被摔得不轻,更何况木老怪摔下来时已经是身负重伤。

  而陆小天哪怕法力凝聚不起来,肉身已经达到了强悍的八阶,单凭肉身的力量便已经达到了寻常的金丹中期,身体强悍与抗打击的程度与木老怪相比,不可同日而语,摔下来的高度哪怕比木老怪要高出数倍,对他而言,也算不得什么。

  此时躺在地上的陆小天已经暗自调动体内法珠内的力量,动用寒冰之愈。悄然修复着身体上的创伤。铁棘背妖猊是土火双系的妖兽,实力强悍,那尖针内还含有暴烈的火息气息,不过陆小天体内的镇妖塔略微闪动之下,调集了大量的梵罗灵火将妖猊的灸灵地焰包裹起来。

  虽然铁棘背妖猊的修为比起陆小天一个在天一个在地。只不过进入陆小天体内的炙灵地焰终究只是少数,又是一股没有意识的力量,被大量的梵罗灵火包裹下,也是难有作为。

  只是陆小天这般躺在地上,那张灵符与铁棘背妖猊交手时所产生的法力波动却是让他异常的难受。不过此时陆小天却没有表现出任何异样,躺在地上继续苦苦煎熬着。寒冰之愈也在迅速修复着体内的创伤。

  此时冰系灵符与铁棘背妖猊的斗法却已经到了最后关头。叫冰镇山河的灵符寒气大为下降,但铁棘背妖猊却降得更加厉害,那吐出的火柱中,炙灵地焰大为稀少。一颗颜色黯淡的妖丹从中显露出来。

  冰系灵符的力量化作冰河一寸一寸缓慢地向前拓展,铁棘背妖猊脸上尽是疲态与绝望。

  杜疯虎与索命婴僧等人脸色大喜。不过人形鬼物空洞的眼神中却是一阵诡蹶。呦,五只白骨隼再次飞出,在空中一阵翻滚,化作一柄巨大的骨刀,凌空一闪。

  此时铁棘背妖猊正与冰系灵符的力量相持不下,哪里顾及得上人形鬼物的攻击。脖子微微一扬,但却仍然没有避开那巨大的骨刀。

  巨痛袭来,骨刀直接在铁棘背妖猊的脖子上斩出一道巨大的口子。滚烫的鲜血顺着口子处直接流下来,人形鬼物从灰色的烟雾中闪身出来,桀桀怪笑着取出一只用白骨打制的小瓶,往空中一送,那骨瓶逐渐放大,正好将铁棘背妖猊流下的鲜血接住。

  索命婴僧如梦初醒,得趁着冰系灵符将铁棘背妖猊冰封之前,将其腹中幼猊取出,否则一旦被冰系灵符杀死,他将这只幼猊炼制成鬼婴的想法岂不是要完全泡汤了,十阶妖兽的幼婴,只要他能炼制出来,足以横扫同阶修士,甚至以后如果能侥幸达到元婴级鬼修的地步,鬼婴也同样会是他的杀手钳。

  想到这里,索命婴僧再也按捺不住,身体化作一道黑烟,没入泣婴环中,泣婴环变成数只凶戾无比的鬼婴,朝铁棘背妖猊飞去,趁着妖猊此时无法从对抗冰系灵符中抽出身来,数只鬼婴飘到妖猊的腹下,凶悍地咬住妖猊的腹部,疯狂的撕扯着。

  看到人形鬼物与索命婴僧的举动,杜疯虎暗自退却,悄然向结婴果的方向接近过去。

  “杜道友想去哪里?”项思城早就注意到了杜疯虎的动向,嘴角冷笑着虚空斜跨一步,便直接挡在了杜疯虎的前面。

  此时灵符内所含的力量不多,大局已定之下,已经不需要他再去通过墨黑色的盒子去控制,抽出手来的项思城如何会轻易让杜疯虎摘走最后胜利的果实。

  “这个,索命婴僧与那鬼族的手段太过残忍,在下心有不忍,想要回避一二,若是公子觉得不成,在下就在一边看着便是。”

  杜疯虎脸上一阵阴晴不定,显然是想到在项思城的手段,不敢轻举妄动,再说索命婴僧还是项思城的人,动手之下,自己绝对没有胜算。

  只是现在项思城已经大局在握,杜疯虎脑子里也在焦急地思索着退路。眼神不由自主地扫了一下尚且躺在地上重伤的陆小天,若是陆小天现在能战,尚且还有一搏之力,凭他一人,绝不是项思城的对手。

  虽然他之前受项思城的雇佣,拿了一定的好处,不过那木老怪是项思城的心腹,死时项思城连眉头都不皱一下,估计自己有个三长两短,拿到结婴果的项思城是丝毫不会放在心上了。

  更何况此前被铁棘背妖猊追击时,那队用阵法伏击的人手,也明显十分蹊跷,极有可能便是项思城安排下的人。

  此时人形鬼物已经用骨瓶接了大量的妖猊鲜血,而索命婴僧控制的鬼婴也凶戾地将妖猊的腹部咬滥,直接将其腹中连眼睛都还未张开的幼猊拖出来。铁棘背妖猊哀嚎一声,硕大的身体轰然倒地,化身成为鬼婴的索命婴僧怪笑着向幼猊一抓。

  不过便在索命婴僧刚要得手,稍有松懈之迹,一道透明而灵动的飞剑以肉眼难辨的速度激射而来,自索命婴僧的后背一闪而没。

  眼看着便要得手的索命婴僧惨叫一声,身体自几个鬼婴中摔跌而出,只是那后面的飞剑并不给索命婴僧机会,环着索命婴僧的脖子一转,便削下了他的首级。

  索命婴僧哪里还顾得上刚自铁棘背妖猊腹中拉出的幼胎。元神慌张地自身体里逃出。

  “什么?”

  此时无论是项思城,还是杜疯虎,亦或者还在收集妖猊鲜血的人形鬼物,此时都难以置信地瞪大着一双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