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仙武神煌 > 747章 噬阴鬼轮

747章 噬阴鬼轮


  拓拔海此时的速度太快了,就是用幻雨落剑式,或者是离雪千月阵都摸不到此人的皮毛,陆小天反击的机会不多,不能滥用,否则一旦无效,等于是自绝后路。

  可是任拓拔海这样攻击,被击杀也只是迟早的事罢了。陆小天心里一片苦涩,自己苦心修炼到现在,难道真的就要到此为止了吗?

  陆小天也有些丧气的时候,突然听到拓拔海抱怨的一句,陆小天心头一动,莫非那人形鬼修并没有彻底死去?还是另有原因?大部分骷髅类的鬼族都会有一根灵根骨,这人形鬼物虽然颇为奇特,陆小天不禁仍然还带着几分猜测。

  只是几道元神搜索开去,周围空荡荡的,除了他和拓拔海之外,地上便只有一些零散的白骨。哪里有其他半个影子。

  不对,陆小天眼神扫视一周之后,陡然间看到一块岩石后面,那被拓拔海击碎的两截断骨不知何时竟然重新合成了一段。那块巨石正好挡住了拓拔海的视线,起初陆小天也以为自己看错了,只不过细看之下,发现那骨头中间还有一丝细小的裂缝。

  不会错了,这人形鬼物倒着实有几分手段,那几只白骨隼连同自己被打成了一节节的破骨头,散落得到处都是,这种情形下竟然都不死。只是陆小天搜寻之下,竟然没有找到这个家伙。想到以前与余东宝等人一起合战人形鬼物时的情形,陆小天发现这人形鬼物是通过紫叶真邬办到的。

  此时灵机一动之下,陆小天再次通过紫叶真邬,伸出一根巨大虚拟的根须扎入地下。忽然间,地面与自己多了一种玄妙的联系,仿佛这方圆距离内的大地是自己身体的一部分。

  陆小天很容易地发现有一只不过尺许高大,看上去像是魂体,通体黝黑,手里提着一盏法器小灯,那法器小灯散发着土黄色的光晕,一圈圈扩散开去,与四周的土地颜色,气息浑然一体,陆小天用刻意用神识触碰过去,发现神识碰到那土黄色光晕时,和碰到普通泥土的感觉竟然完全一样。

  如果不是通过紫叶真邬,陆小天根本无法发现这么隐蔽的方式。早先这家伙为什么不用这件法器?非得被拓拔海那家伙一通虐待之后,难道这盏小灯主要是用来庇护元神用的?

  不过不管干什么用的,现在既然发现了对方,陆小天自然不会让人形鬼物躲在一边。

  “想不到你还有这种手段,能躲入地下,连那拓拔海都发现不了你,真是让人意外。”

  “是你?你是怎么发现我的?”那提着小灯,像是幽魂一般在地下游动的尺许长的小人惊疑不定地道。

  “你别管我怎么发现你的,外面那拓拔海的速度太快,你有没有办法将他的速度慢下来?”陆小天问道。

  “此人速度之快,已经不亚于元婴级修士,我如果有办法,刚才也不会被他毁去身体了吗?连我那几只白骨隼也全部被灭杀了。”尺许长的黑色人影苦笑着说道。

  “也好,既然我活不了,索性把你的下落也告诉那拓拔海算了。”陆小天叹了口气。

  “且慢!”尺许长的黑色小人此时在小黄灯的映衬下,面色一慌。他现在这种状态可经不起折腾,比起常人的元神好不了多少,而且这盏法器小灯也有一定的缺陷,带着无法迅速移动。

  更何况他还舍不得那些已经被拓拔海轰散的白骨,那些可是自己的实力所在。就此舍弃,以后想要再重新修回来,就算他想,也没有这个时间了。

  此时陆小天已经再次被拓拔海击飞,尺许长的黑色小人心里带着那么一丝期待,要是拓拔海一举击杀了陆小天,后面自然少了这许多麻烦。只不过一道让他气极败坏的声音再次响起,“看来你是真打算跟我死一块了,也罢。”

  “看来你确实修炼过元神分裂之法。如此正好,倒也满足使用那件东西的条件,不过最终能否动用,完全看你的造化。如果能用出来,或有一线生机。要是不成,可别怨我。”黑色小人道。

  “什么东西,快说。”此时拓拔海似乎没有了之前的耐性,下手的力道加沉了几分,陆小天催促道。

  “噬阴鬼轮,足够你用了。拿到手直接贯注法力和神识进入其中便可。”

  “不过事先得提醒你一句,这噬阴鬼轮动用过后,会极速吸收你的法力,如果法力填不满噬阴鬼轮的胃口,会吸食你的本元,直到满足其需要为止。此物我一直不敢动用,便是因为金丹后期修士,或者是金丹级鬼修,一旦动用之后,几乎必死。连元神都逃不过。”

  黑色小人张嘴一吐,一只巴掌大小的灰色,如同一个缩小版的石磨正好向陆小天快要跌落的地上飞去。黑色小人眼中带着几许复杂的神色。

  陆小天原本也只是诈这人形鬼物的元神一下,没想到还真诈出了一件宝物,至于对方所说的动用过的后果,陆小天只当没听见,如果不用,眼前这一关,他便过不去,还谈什么以后。

  那灰色石磨一般的小圆盘速度倒是惊人,在地下畅行,毫无阻滞。眨眼间便来到了陆小天的身下。

  “大爷没有兴趣再陪你玩下去了,去死吧!”淡淡的血光闪过之后,拓拔海再次出现时,一拳轰在陆小天的胸口上。

  “糟糕。”此时若是被击飞,那块灰色的小磨盘未必能拿到。只是此时的拓跋海力道之雄浑比起以前凭添了数倍,胸口吃了对方一拳胸骨都塌陷下去小半边,浑身上下剧痛难耐,哪怕陆小天意志如铁,可重伤之下的身体根本控制不住。

  甚至体内的法力也因为拓拔海的这一拳四处乱蹿。陆小天喉间涌动着痛苦的声音。

  “寒冰之愈!”危急关头,陆小天毫不犹豫地动用了法珠内的力量,清凉的法力如同涓涓细流迅速地从丹田中流出,充斥着陆小天的经脉,转瞬间,陆小天的重伤被完全修复。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