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仙武神煌 > 748章 蝠王法翼

748章 蝠王法翼


  几乎是硬顶着拓拔海的重击,陆像根钉子一般钉在原地。

  拓拔海眼中闪过一丝异色,没想到陆挨到此时竟然还能如此硬气,这份实力,简直超乎他的想象。不过也到些为止了,一股爆炸性的力道再次将陆轰飞。

  “子,若非你给拓拔冲霄那老鬼送来了龙狮,让那老鬼得以开启我族的传承武库。我父亲也不能得到这蝠王法翼,不过这蝠王法翼与我父亲修炼的功法,使用的宝物有些冲突,这才赐给了我。若非如此,我还真收拾不了你。”

  “只要有你在,圣兽便会与拓拔冲霄那老头交好,如果没有了你这根线牵着,拓拔冲霄年老体迈,迟早要被我父亲取代。”

  “怎么样?自己送来的圣兽龙狮却是自作自受,若非是你,我也得不到这件蝠王法翼。你是不是很后悔?”

  拓拔海肆意地大笑着,眼里的陆已经必死无疑,不过此时拓拔海仍然不忘在言语上对陆进行打击。企图看到他悔恨的神情,不过结果显然是让他失望了。

  拔拔海眼中尽是杀气,取出自己的石枪,身后的蝠王法翼挥动,石枪化作一道流光,向陆的咽喉处刺来。

  陆眼中一片冰冷,毫无半点惊慌,有的只是一丝对过往的怅惘。实话,他对人形鬼物所给的那件石磨一般的器物一点信心都欠奉,只不过此时已经束手无策,没有其他办法的情况下,陆也只有死马当活马医了。

  好在使用这件所谓的噬阴鬼轮也极为简单,只要用元神开启,注入法力便可。否则他也来不及去学习如何使用。

  当陆用神识开启那噬阴鬼轮的那一瞬,法力浸入。转眼间,噬阴鬼轮发出一阵鬼哭狼嚎般的戾叫声,体形剧颤,飞速的悬转着飘至头顶。

  一只只阴魂如同细长的丝线一般,从里面飘出,这些阴魂双目猩红。响起一片阴森的戾笑。

  丝线越来越多,转眼之间,四周已经如同一片阴森鬼域。便是陆,也有种头皮发麻的感觉。

  这些丝线弯弯绕绕,看似缓慢之极,却似乎能穿透空间的限制,看似极慢。却在眨眼之间,便已经绕到了拓拔海的身体周围。

  “死到临头还想挣扎!”拓拔海冷笑一声,手中的石枪嗡地一颤,里面竟然隐现阵阵威严肃穆的兽吼之声。正是龙狮的声音。

  大量的声波震荡开去,浩荡无比。巨石一族与鬼族世代为敌,自然有一套对付鬼族的办法。寻常的鬼族对付这种声音极为忌惮。只是眼前的这些丝线一般的阴魂听到这种龙狮的吼声之后,起初有点忌惮,不过很快那猩红的双眸反而更显疯狂。丝毫不为所动地向拓拔海扑去。

  拓拔海眉头一皱,没想到这些阴魂倒是难缠得很,背后的蝠王法翼再次挥动,人影一晃,便要消失无踪,只不过那些丝线已经不急不徐地缠绕到了拓拔海的身上。

  紧接着,拓拔海发现身上的束缚之力越来越强,他的速度竟然开始慢下来。

  身后的蝠王法翼再次挥动,丝线般的阴魂束缚拓拔海似乎十分地吃力,不断地溃灭。很快又有新的丝线从里面冒出。

  “竟然有效。”陆原本也只是抱着姑且一试的想法,没想到竟然真的奏效了。

  看这驾势,这件噬阴**根本困不住拥有蝠王法翼的拓拔海,不过只要能迟滞对方的速度,让拓拔海降到自己可以接受的范围内,便有一线生机。

  看到拓拔海竟然慢了下来,陆吸了口气,直接如飘渺飞剑,大量的剑雨从而降,而陆的本体,也直接吞下一只九阶的妖熊精魄,奔雷般的向前蹿出。

  “你以为这样就能取胜,做梦!”拓拔海心头大怒,这只古怪的石磨确实让他的速度慢了下来,但并不是完全的禁锢,他仍然能发挥出比以往更加强大的战力。

  拓拔海挺枪与陆大战到一起,枪影,剑光舞动,两条人影以惊人的速度对撞,分开,如此反复。

  轰!陆身上凭添了数十道枪伤,并且那石枪直接插进陆的眉心要害。

  而拓拔海身上则是充斥着被剑气洞穿的孔,还有被陆一拳直接打个对穿的丹田要害。

  看到自己石枪刺中眉心的不过是一个跟陆长得一模一样的木人傀儡,拓拔海眼中闪过一丝难以置信且不甘的神色。身体轰然倒地。

  陆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那蝠王法翼不仅仅是使拓拔海速度爆增,而他的战力已经与自己相差无几。

  只是对方没有自己这股拼命的劲头,毕竟噬阴鬼轮也不知道能困住对方多久,一旦拓拔海恢复之前那种近乎无敌的速度,陆再无一丝回旋的余地,绝对的劣势让陆不得不拼命。

  便是如此,陆也险些跟拓拔海同归于尽,只是最后祭出了一直雪藏的傀儡娃娃,代自己受了拓拔海的致命一枪,才侥幸拣回了一条性命。

  此时已经完全失云了生机的拓拔海如同常人的死尸一倒软瘫于地,只有那对蝠王法翼,仍然悬浮于空,通体晶莹,偶尔有一道淡红的血色在上面闪动。华丽而神秘。

  “桀桀,没想到你竟然真的将那拓拔海给杀了,原本我还以为要浪费掉自己的噬阴鬼轮了,真是出人意料。我玄阴自从出道以来,还是第一次碰到你这么厉害的家伙,元婴老祖以下,怕是无人能是你的对手了。”

  陆尚在大口地喘气,一股黑气从地下冒出,转眼间变成了此前尺许长的黑色人。此时一脸放肆的大笑。

  很快,自称玄阴的黑色人笑声陡然间阴森起来,“像你这样的人族才死了真是可惜,不过也就到此为止了,准备让噬阴鬼轮吸个精光吧。”

  “不好!”此时的陆寒冰之愈已经动用过,法珠内的法力消耗一空,而头顶上,那石磨再次转动,此前缠绕住拓拔海的黑色丝线向自己漫延过来。

  大量的阴魂从四面八方疯涌,将陆包裹起来。